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Top 15
  • 纽约时报
  • 离岸
  • 天堂文件
  • 苹果
  • 避税

苹果公司如何为利润寻找一个又一个庇护所?

事情就是这样,“你关掉了一个税收天堂,就又会冒出一个别的什么”。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蒂姆·库克(Tim Cook)很生气。

2013 年 5 月,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库克站到了美国参议院调查委员会面前。经过了长时间问询后,委员会裁定这家公司通过将利润转移到被委员会主席称为“幽灵公司”的爱尔兰分公司而避缴了数百亿美元的税款。

在听证会上,库克宣称:“我们支付了所有应缴税款,一美元都不缺。我们不依赖避税的小花招。我们没有把钱放在某个加勒比小岛上。”

话是没错。但苹果公司即将用到的小岛位于英吉利海峡旁边。

库克给出这份证词 5 个月后,爱尔兰官员开始调查苹果公司借以获利的税务结构。新泄露的记录显示,iPhone 的制造商从此刻便开始寻找下一个地方来存放利润。在擅长离岸避税律所的帮助下,苹果公司彻底研究了多个司法系统,最后选定泽西岛这座不会收取企业营业税的小岛。

苹果公司已经在海外累积了 1280 多亿美元利润,甚至可能还有更多没有被美国征税,也不太可能让别国染指。几乎所有这部分利润都产生于过去十年间。

2013 年 5 月,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就公司的税务政策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图片版权:Andrew Harrer/彭博社,来自 Getty Images

这个之前没被曝光的,关于苹果公司搜寻新避税天堂、并选定泽西岛的故事是一家为企业和富裕精英们服务的百慕大律所毅柏(Appleby)遭泄露的秘密文件里揭露的。

这些《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取得的文件是由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分享给《纽约时报》等媒体的。

这些文件显示了大型律所怎么帮助客户利用不同国家税收政策之间的差异。毅柏的客户们将商标、专利权和其它贵重的无形资产转移到离岸公司,避开了数十亿美元应缴税款。记录显示,耐克公司(Nike)的对勾商标、Uber 的打车应用、艾尔建公司(Allergan)的肉毒杆菌专利和 Facebook 的社交媒体技术都被转到了由毅柏设立在百慕大和开曼岛、被认定为这些公司总部的空壳公司。

南加州大学现任法律教授、曾为这类企业提供税务咨询的爱德华·克莱恩巴德(Edward D. Kleinbard)说:“美国的跨国企业是全球避税的大师,不仅剥削了美国应有的税收,几乎所有的大型经济体也都遭受了损失。”

美国企业离岸存放了上万亿美元的利润

标准普尔 500 指数企业中,海外存放收入的数额排名前二十的公司。

注:苹果公司、辉瑞制药、微软、Google、默克公司、甲骨文、惠普公司的数字包括了部分估计收入,这部分收入被上述公司为所得税负债而进行了申报。制图:《纽约时报》。来源:Zion Research Group

的确,按照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2015 年的估计,苹果公司,以及 Amazon、Google、星巴克和其它公司采用的税务策略让世界各地政府每年损失了高达 2400 亿美元的收入。该组织旨在改变那些允许这类操作的全球法律。

这些信息的泄露紧跟着上周共和党立法人士为跨国企业提供新税收减免措施的提案,提案内容包括了将联邦企业税从 35% 降低到 20%。特朗普总统说过美国企业在如今的法律下吃了亏。

但这些文件显示大型美国企业是如何创造性地避免缴纳了还远不到 35% 的税款。

比如,《纽约时报》按照苹果公司提交证券监管机构报告中的数据计算,苹果公司为自己的离岸利润缴纳了仅占这一比例很小一部分的税款。苹果公司在报告中声称近 70% 的全球利润都来自美国本土之外。

苹果公司的一位发言人乔希·罗森施托克(Josh Rosenstock)拒绝回答关于公司税务策略的大部分问题。但他表示苹果公司已经就爱尔兰分公司的重组知会了美国、爱尔兰和欧盟委员会的官员。“这些变化没有减少我们在任何国家应缴的税款。”他说道。

他补充说:“苹果公司遵守法律,如果系统变更,我们也会遵照执行。我们强烈支持国际社会旨在打造更易懂国际税法的改革以及一个更简明的系统。”

在提前准备好的声明中,艾尔建、Facebook、耐克和 Uber 也声称自己在全球范围内都遵守了税务规定。

国会的共和党人们也试图从美国公司声称在海外赚取的部分利润上获取 10% 的税收:这是他们在美国国内对利润征收税款比例的一半。立法人士也提议了其它税收减免措施,允许跨国企业以大大降低的税率将超过 2.6 万亿美元的离岸收入转回国内。批评人士认为,两项提案都只会刺激苹果一类的公司将更多的利润转移到海外。

泽西岛圣埃利耶上离岸律所毅柏的办公室。这家位于百慕大的律所帮助苹果公司减轻了在美国的税负。图片版权:Andrew Testa/《纽约时报》

毅柏律师事务所是全球律师、会计和银行家网络中的成员之一,他们为想要避税的客户设立并管理着离岸公司,或者保护他们的财务状况不被官方、商业伙伴甚至是本人配偶知晓。这家公司没有回应《纽约时报》就苹果公司或其它公司提出的问题。

税务机构已经调查了毅柏和这家律所负责企业服务子公司埃斯特拉(Estera)管理的税务构架。一年前,耐克在和美国税务局关于退缴税的争斗中获胜,Facebook 和税务局的类似争斗还在继续。

欧洲官员们试图强迫爱尔兰、比利时、卢森堡和荷兰等国家从那些依赖离岸系统的大型公司那里收取退缴税。在欧盟判定其借助旧税务结构获得的爱尔兰政府国家补助为非法后,苹果公司被要求补缴 145 亿美元的税款。

苹果公司位于爱尔兰科克郡的办公室。在欧盟判定其借助旧税务结构获得的爱尔兰政府国家补助为非法后,苹果公司被要求补缴 145 亿美元的税款。图片版权:Andrew Testa/《纽约时报》

寻找“必杀技”

1990 年代中期,总部位于美国的跨国公司开始越来越多地将利润转移到境外避税港。事实上,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经济学助理教授加布列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的一项分析显示,百慕大、爱尔兰、卢森堡、荷兰等极小一部分司法管辖区如今占据了美国跨国公司所谓海外收入总利润的 63%,而这些地方人口远小于全球总人口的 1%。

此前,此类转移利润行为的批评声大多被忽略了。直到 2008 年金融危机发生后的几年,全球各地政府财政面临压力时,人们才注意到这一行为,从而引发了一系列政府调查、税务稽查、媒体监督和改革承诺。

2013 年 5 月,参议院调查委员会针对苹果的避税问题发布了一份长达 142 页的报告。委员会发现,苹果公司每年都有数十亿美元的利润挂在三个爱尔兰子公司下,而这三家爱尔兰子公司不属于任何地方的税务居民。

爱尔兰法律规定,如果一家公司能够向爱尔兰税务机构证明,它的“经营权和控制权”都在海外,它就能很大程度上逃避爱尔兰的所得税。苹果表面上从加州世界总部运营这三家爱尔兰子公司,从而避免了爱尔兰税务居民的身份。

与此同时,美国法律指出,子公司只有在美国注册公司,才属于美国的税务居民。如果境外机构产生收入,只要公司表示利润会留在海外,联邦政府就允许无限期推迟收缴这部分收入的税款。

美国在离岸避税天堂产生的利润增加

过去 20 年里,美国公司挂在一些避税天堂的海外利润翻了一番多。制图:《纽约时报》。来源:Gabriel Zucman

2013 年听证会上,时任参议员卡尔·列文(Carl Levin)说:“苹果找到了避税的必杀技,它通过设立不属于任何国家、任何地区税务居民的离岸公司,从而达到避税目的——虽然现在它不承认那几家子公司是离岸公司。”列文当时是密歇根州民主党代表,也是小组委员会的主席。

当时,爱尔兰财政部长迈克尔·努南(Michael Noonan)首先维护了爱尔兰的政策:“我可不想为了一些误会做美国国会听证会上的替罪羔羊。”爱尔兰长期以来一直采取有利于公司的税收政策,进而为国家吸引工作机会,尤其是科技公司和制药公司的工作机会。目前苹果在爱尔兰有大约 6000 名员工,负责客户服务、行政等工作。

但是,2013 年 10 月,为了应对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努南宣布,在爱尔兰注册的公司未来必须申报成为世界上某个地方的“税务居民”。

美国公司在哪里避税保护利润

美国公司声称在顶级避税天堂获得的海外利润。制图:《纽约时报》。来源:National Income and Product Accounts, Gabriel Zucman

当时,苹果共累积了 1110 亿美元离岸资金,其中大部分都集中在爱尔兰子公司。每年都有数十亿美元新利润流入苹果,但公司却几乎不用为此支付任何公司所得税。

苹果高管希望继续保持这一情况。因此,爱尔兰即将关闭避税大门时,苹果找到了另一种安排税收的方式,而公司高管希望对此保密。

“你们不知道,苹果对宣传问题非常敏感,”2014 年 3 月 20 日,毅柏律师事务所事业部全球部门负责人卡梅伦·阿德利(Cameron Adderley)在一封发给其他高级合作伙伴的邮件中写道,“他们希望那些事务只在需要知晓内情的人之间交流。”

毅柏律师事务所有点像打造苹果全新避税措施的“总承包商”,而这项工程最重要的“建筑师”则是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Baker McKenzie)。这家律师事务所总部位于芝加哥,在全球各地共设有 77 个办事处,最有名的业务就是帮助跨国公司设计创新离岸公司结构、应对税务监管机构。此外,该律所还曾致力于取消国际上制裁避税行为的提议。

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想要利用当地毅柏办事处保留其客户苹果的离岸公司安排。阿德利解释说,这个可能的安排对毅柏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我们可以和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一起站在国际舞台上闪耀光彩”。

2014 年 3 月,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旧金山办事处向毅柏百慕大、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根西岛、马恩岛和泽西岛办事处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了一封问卷,列出了 14 条项目。

这份文件要求:“确保一家爱尔兰公司可以在不受你方管辖的情况下,展开管理活动(如举办董事会议、签订重要合同等)。”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还要求这些毅柏办事处保证,当地政治局面会保持友好状态:“是否有任何迹象显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法律可能发生不利变化?”

(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发言人称:“我们不对任何机密客户事宜发表评论,这是我们的总方针。”)

苹果决定利用泽西岛的毅柏办事处建立全新离岸税收结构。泽西岛是一个海峡群岛,与英国银行体系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泽西岛有自己的法律,欧盟大部分法律在这里都不适用。因此,这里是一个广受欢迎的避税天堂。

泽西岛位于英吉利海峡,苹果把这里作为新的避税天堂。图片版权:Andrew Testa/《纽约时报》

“双层爱尔兰”税务漏洞

但是,利用泽西岛的计划可能存在一项障碍:2014 年中旬,在其它国家政府又一次施压下,爱尔兰部长尝试关闭了所谓的“双层爱尔兰”税务漏洞。毅柏的客户艾尔建公司和 Facebook,以及 Google、LinkedIn 等许多公司此前都曾利用这一漏洞进行避税。

“双层爱尔兰”税务漏洞允许公司通过一家雇佣爱尔兰员工的爱尔兰子公司收取利润,然后将这些利润转移至一家税务居住地在百慕大、大开曼岛、马恩岛等避税天堂的爱尔兰空壳子公司。

爱尔兰官员尝试禁止了爱尔兰公司成为避税的跳板。艾尔建公司高管曾试图阻止这项规定的改变——记录显示,艾尔建公司已经利用“双层爱尔兰”税务漏洞避税至少十年了。时任艾尔建公司税务负责人的泰里利·威尔兰格(Terilea Wielenga)同时也是贸易集团 Tax Executives Institute 的国际总裁。2014 年 7 月,她向爱尔兰财政部提出,此类改革应该缓慢推行。

这一举动似乎起了作用。2014 年 10 月,努南宣布:“我们将为现有企业提供一段过渡期,过渡期到 2020 年底为止。”这个逐步推进改革的规定不仅适用于现有企业,同样也适用于一切在 2014 年 12 月前成立的新公司。

这给了苹果足够的时间。2014 年底,爱尔兰公司苹果国际销售公司(Apple Sales International)、苹果国际运营公司(Apple Operations International)成为了泽西岛的税务居民。

但是,第三家苹果子公司——苹果欧洲运营公司(Apple Operations Europe)则成为了爱尔兰的税务居民。

苹果没有给出其中的原因,但税务专家给出了一个可能的理由。当媒体都在关注爱尔兰关闭“双层爱尔兰”税务漏洞时,爱尔兰官员还宣布了一项让爱尔兰更具吸引力的措施:对于把知识产权(如专利、商标)权利转移到爱尔兰的公司,爱尔兰将加大税收减免力度。如果一家爱尔兰公司斥资 150 亿美元购买这类权利,即使是通过附属子公司,它接下来 15 年里可以每年享受 10 亿美元的税收减免。

苹果拒绝透露公司是否在利用爱尔兰的这一全新优惠政策。

但是,来自美国维拉诺瓦的法律教授、曾审查毅柏文件资料的前美国国税局官员 J·理查德·哈维(J. Richard Harvey)推断称,苹果很有可能会将知识产权转移到爱尔兰,以便利用这项慷慨的税收制度。根据苹果在美国证券机构披露的备案文件,他估计这项知识产权的转移价值约为 2000 亿美元。

也就是说,苹果目前在爱尔兰产生的收入可以获得部分税收减免,每年减免额超过 130 亿美元,持续时间为 15 年。

密歇根大学法学院(University of Michigan Law School)国际税收计划负责人鲁文·阿维-约拿(Reuven Avi-Yonah)也曾看过毅柏的文件资料。他说,苹果寻找避税天堂并不算什么新鲜事儿。

“事情通常是这样:你关掉了一个税收天堂,就又会冒出一个别的什么,”他说,“没完没了。”


翻译 熊猫译社 Harry 钱功毅

题图来自 YouTube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Top 15
  • 纽约时报
  • 离岸
  • 天堂文件
  • 苹果
  • 避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