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南机场人
  • 外省文化
  • 眷村
  • 台湾
  • 流行音乐
  • 陈升

陈升的新专辑《南机场人》,想谈台湾社会中的”外省文化”

陈升说他打算在 70 岁前发满 30 张专辑,说出他想说的故事,以一种最自由的创作状态。

继 7 月出了专辑《归乡》之后,今年 12 月陈升打算再出一张新专辑《南机场人》。这张专辑距离他在 1988 年发表第一张专辑《拥挤的乐园》,已经快超过 30 年。

随着《南机场人》的消息发布,陈升也打算在年底于台湾开一系列的演唱会,名为 “说故事的自由人”。

有别于《归乡》,陈升说的是他的故乡彰化县溪州乡的故事。新专辑《南机场人》被陈升形容为一个”很外省的国语专辑”。

专辑名称顾名思义是以台北市知名地标 “南机场” 作为主题,探讨外省老兵和外省第二代的故事。在接受香港媒体《端传媒》采访时,陈升曾这么说道 “这个地方,很富有一种……(国民)党味儿。很不同于《归乡》,我的《归乡》就很台的、土炮的、乡下的、稻米的...我突然惊觉我们现在简单归纳的所谓‘眷村文化’好像有点断层”。

陈升口中的断层来自于,当许多 “外省第二代” 成了菁英阶级之后,这个文化似乎逐渐在大众文化当中缺席。

什么是 “外省文化” 与 “眷村文化” ?基本上这两者还是很有关联的。

据统计,1945 年至 1950 年,中国大陆各地有将近 200 万军民迁入台湾,为了解决他们“住”的问题,政府会在某些地方集中盖军眷宿舍,这些宿舍所形成的社区,就称为眷村。当时在眷村里的人、建筑,以及他们的生活方式,与台湾本地人有着许多不同,也因此逐渐形成所谓的 “眷村文化” 。

南机场现况(图/台北市电影委员会)

南机场也曾经是知名的眷村聚落,甚至于,这里还曾经是陈升所创办的“丽风录音室”所在之处,但现在却因为都市更新的计划,已经被拆了。

如今,南机场最常出现的标签是“天龙国中的贫民窟”。天龙国是台北市以外的人民对台北人的一种调侃与标签,这个典故来自日本知名漫画《航海王》,现在就连台北人都会如此自嘲。

南机场曾经风光过,却又没落了。1964 年 11 月 29 日台北市南机场国民住宅落成,此前,这里是全台北市“眷村”密度最高的地方,这个新建的国民住宅被称作“最现代化的住宅”。

刚落成的南机场国民住宅(图/台北市电影委员会)

聚落里的人在经过 40 年之后,有了许多的变迁与流动。

近年,南机场也面临了被都市更新的命运,然而,这个社区除了亲眼见证台湾社会中的许多重大变动,更拥有许多复杂难解的问题,无论是复杂的产权问题,或是现在这里的居民普遍为社会中的弱势族群。

尽管如此,这里依旧是许多人相当感兴趣的灵感来源。

陈升说他打算在 70 岁前发满 30 张专辑,说出他想说的故事,以一种最自由的创作状态。“我们留得住回忆,却停不住时间,故事在时间里越堆越高, 唯有自由不羁的灵魂,才能翻越高墙,阅读每一个人身上的故事”他说。

这个第 30 张专辑《南机场人》,轮到了南机场,以及眷村里的故事。


题图来自陈升官方脸书

  • 南机场人
  • 外省文化
  • 眷村
  • 台湾
  • 流行音乐
  • 陈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