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纽约时报
  • 城市
  • 经济

为什么大城市迅速复苏繁荣,小城市却身陷经济危机泥潭

目前人们还没有找到减缓美国小城市衰退速度的办法。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你可不想经历俄亥俄州斯托本维尔市(Steubenville)那样的经济衰退。

俄亥俄州的斯托本维尔市和西弗吉尼亚州的威尔顿市(Weirton)联手组建大都会地区(metropolitan area)。如今已经进入到经济复苏的第八个年头,但该地区的岗位总量还是比 1929 年经济大萧条爆发时少了数千个。人们的时薪比十年前还低,劳动力总数也比十年前减少了 14%。

这种凄凉萧条的局面并不出人意料。斯托本维尔市和威尔顿市凭借煤炭产业和钢铁产业起家。在全球化和信息经济时代掀起的转型大潮中,它们很难生存。其实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这两座城市的人口总量便开始出现下滑。

除了产业结构之外,导致它们难以顺利走出经济衰退的因素还有很多:两座城市的人口总量仅为 12 万,不足以帮助它们应对经济震动带来的打击;城市的规模太小,很难在经济危机中生存下来。

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威尔顿市一座废弃的炼钢厂。这座工厂曾经是该州境内规模最大的私营企业。图片版权:Luke Sharrett/《纽约时报》

地理不平等(geographic inequality)是导致美国富人和穷人之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重要因素。如今来看,斯托本维尔市和威尔顿市正好处在地理不平等带来贫富鸿沟的输家一侧。

无论你的支柱产业是钢铁、煤炭、医疗还是制造业,小城市构成的大都会地区都在应对经济转型过程中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应对经济衰退的无力阻碍的可不仅仅是小城市经济复苏的步伐。科学技术在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不断提高,促进各地区产业从能源和零售向医疗卫生和交通运输转型。小城市构成的大都会地区科技水平并不先进,导致它们的经济发展前景一片黯淡。

布鲁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大都会政策研究项目的马克·穆罗(Mark Muro)表示:“对于工薪阶层而言,小城市构成的大都会可能是危险之地。”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穆罗对比了全美最大的 100 个大都会地区(人口总数超过 55 万)和全美最小的 182 个大都会地区(人口总数介于 8-21.5 万之间)。平均来看,规模较大的大都会地区走出经济衰退的速度比规模较小的大都会地区要快。

受对外贸易的影响,美国各州都提高了产业中的自动化水平,也进行了裁员。因此人们用自动化水平和裁员规模这两个数据衡量一个州受经济危机冲击的程度。为了更好地预测未来发展态势,穆罗专门挑选了十个受经济危机冲击最大的州进行研究。他深入分析这十个州内的大型大都会地区和小型大都会地区,想要搞清楚经济转型大潮所带来的影响。

经济危机对美国劳动者的影响程度分析

自动化程度提升和对外贸易给美国的劳动力带来巨大冲击,中西部和东南地区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但就从经济危机中恢复元气的情况来看,规模较大的大都会地区比规模较小的大都会地区表现更好。

*根据“贸易调整援助计划”(Trade Adjustment Assistance)数据确定出各州受自动化程度提升和对外贸易的影响程度。1994-2014年期间,贸易调整援助计划项目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受海外竞争冲击而丢失工作岗位的劳动者。2015年,该项目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因自动化程度提升而丢失工作岗位的劳动者。

图片版权:《纽约时报》;数据来源:布鲁金斯研究院对穆迪分析公司、人口统计局、经济分析局和劳工统计局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得出

研究表明,不同规模大都会地区之间的发展水平差异越来越大。2009 年到 2015 年是此次经济衰退的低谷时期。在此期间,规模较大的大都会地区私营企业提供的就业岗位增长总量几乎是规模较小的大都会地区的两倍之多。同一时间段里,规模较大的大都会地区工薪阶层的收入增长速度比规模较小的大都会地区快 50% 左右,规模较大的大都会地区的劳动参与率(labor participation rate,包括就业者和失业者在内的经济活动人口占劳动年龄人口的比率)下降比例也仅为规模较小的大都会地区的一半。

穆罗说:“经济转型对美国境内规模较小的城市不利。目前这个阶段,各个城市仅需要开展令人极其痛苦的经济转型工作。”

到目前为止,大部分美国人都生活在规模较大的大都会地区。课即便如此,小城市经济萧条的情况依旧需要得到人们的关注和重视。去年美国大选中,人口规模不到 25 万的大都会地区中存在大量沮丧失望的选民。计票结果显示,他们更倾向于把选票投给唐纳德·特朗普,而不是希拉里·克林顿:57% 的人支持特朗普,38% 的人支持克林顿。数据还表明,61% 的农村地区选民和 52% 的中型城市选民支持特朗普。这削弱了克林顿在决定选情的摇摆州内繁荣发展大城市所取得的领先优势。

人民的沮丧挫败情绪帮助特朗普最终入主白宫。这个局面对引导政策发展起到了负面作用。特朗普总统承诺振兴煤炭和钢铁产业以缓解经济衰退给人民带来的生活压力。他所采用的方式很简单:收紧移民政策和提高进口制成品的准入门槛。不过这只能暂时缓解中下层人民心中的愤怒和沮丧。这些人想要重塑中小城市往日的辉煌,但却不知道自己只是在痴人说梦。

威尔顿市中央大街。目前,该地区的时薪比十年前还低。图片版权:Luke Sharrett/《纽约时报》

目前人们还没有找到减缓美国小城市衰退速度的办法。其实,导致小城市衰退的原因恰恰也是促进规模较大的大都会地区实现繁荣成功的动力:人才的积累能够刺激投资和创新,从而促使美国繁荣昌盛。

大城市的优势显而易见。相比小城市而言,大城市有着各种各样的企业,能够利用复杂丰富的产业结构创造出更就业岗位。一般来说,小城市的企业数量比较少,人们在就业时的选择并不是太多。

大城市效率更高。它们创新性更强,能够利用更高的工资吸引接受过更好教育的劳动者。大城市的产业结构更加丰富合理,因此发展速度更快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不过大城市的日子也不是一直都很好过。在二战之后的数十年里,规模较大的大都会地区能提供的就业岗位不断减少,反而是中小城市的就业岗位总数持续攀升。

不过当年的经济环境与现在截然不同。二战后那段时光是制造业的黄金时代,无论是大城市、小城市还是城郊的工业园区,你都能看到制造业的身影。但是在信息时代,大量机会集中出现在人口稠密的城市飞地地区:科技企业能够雇佣技能娴熟且创意无穷的高端人才,从而带动经济实现腾飞。

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的经济学家恩里克·莫雷蒂(Enrico Moretti)表示:“如今,促进经济发展的动力是创新产业。对于创新产业而言,劳动力市场的规模和层次堪称至关重要。它需要的是生物技术工程师,而不是掌握更具有可替代性技能的焊接工。”

芝加哥大学的埃莉萨·詹诺内(Elisa Giannone)指出,上世纪四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期间,贫穷城市和富裕城市之间的工资差距其实在不断缩小。但此后数字经济的兴起使得大城市中受过大学教育劳动者的工资以更快的速度增长,最终导致区域收敛(regional convergence)现象渐渐停止。一个城市接纳个人计算机产业和相关技术的速度越快,它的工资增幅就越高。

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的城市研究专家理查德·佛罗里达(Richard Florida)说:“二十年前,我肯定不会想到未来的城市集中程度会如此之高。经过多年发展,大城市已经实现了高度聚合,对经济发展产生了意义深远的影响。从目前来看,这一现象还将继续延续下去。”

阻碍大城市扩张发展的因素有很多。拥挤成本——交通拥堵、城市贫困现象加剧、城市犯罪率提升——可能导致大城市吸引力下降,不再能吸引聪明的年轻人前去工作和生活。实际上,聪明的年轻一代正是促使大城市繁荣兴盛的关键因素。房价上涨也可能减缓大城市的发展速度。有些经济学家认为,住房问题减缓了人才流动速度,从而影响了大城市的经济发展速度。

穆罗担心大城市在地理上的高度聚合最终可能给美国的繁荣发展带来负面影响,因为这会导致创新同样高度聚合在少数超级大都会地区。另外使得大城市繁荣成功的种种因素可能力量太过强大,无法将斯托本维尔和威尔顿这样的小城市从不可阻挡的衰退泥潭中拯救出来。

正如佛罗里达所指出的那样,如果以国际标准衡量,美国经济的地理集中程度并不。伦敦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到了英国的三分之一,而纽约、洛杉矶和芝加哥的国内生产总值加起来也还不到美国经济总量的 17%。

近期,伊利诺伊大学、魁北克大学、洛桑大学和犹他大学的经济学家联手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在文章中指出,美国的城市数量太多,而且很多小城市效率太过

要想实现经济转型和复苏,美国小城市要做的可不是振兴原有的旧产业。规模较小的大都会地区也许应该尝试向更繁荣的大城市靠拢,借助大城市的力量度过眼下的艰难岁月。规模较小的大都会地区可以吸引大型教学医院入驻,从而转型成为当地的创新中心。

不过,美国小城市居民的未来仍旧一片黯淡。也许美国能采取的最好政策就是帮助他们迁居到周围的大城市之中。


翻译 糖醋冰红茶

题图来自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城市
  • 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