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时尚
  • 纽约时报
  • MoMA
  • 时装
  • 展览

时尚是什么?MoMA 举办史上第二次服装设计展探讨这个

自 1944 年初次举办服装设计展之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再一次涉足时尚领域。这给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时装学院带来了压力,在两者之间掀起一场良性竞争。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的时装学院(Costume Institute)举办过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展览,包括 Comme des Garçons 、设计师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作品展和中国题材服饰展等。为此该馆收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称赞。如今,终于有人能在时装展览领域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展开良性竞争——忽视时装题材七十年之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决定涉足时装展览领域。

Items: Is Fashion Modern? ”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历史上第二场时装设计专展,展现了他们想要奋起直追的精神。1944 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历史上首个时装设计展开幕。这场名为“Are Clothes Modern?”的展览由极具争议的建筑师和社会历史学家伯纳德·鲁道夫斯基(Bernard Rudofsky)策划举办。在他看来,大部分衣服都“过时、荒谬且有害”。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Items: Is Fashion Modern? ”展览中的部分展品。图片版权:Mark Wickens/《纽约时报》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这次举办的是一场高端复杂且充满雄心壮志的展览,用丰富多彩(Profuse)形容最贴切不过。该馆建筑和设计部门资深策展人保拉·安特纳利(Paola Antonelli)和策展助理米歇尔·米勒·费舍尔(Michelle Millar Fisher)负责展览的策划筹备工作。他们用了多年时间研究和旅行,从人类学和审美学角度出发,挑选出了最合适的展品。

“Items: Is Fashion Modern? ”展览规模很大,占用了整整六层楼的临时展览专门区域。上一次这种规模的展览还是 2011 年德·库宁(de Kooning)内容狂放的抽象画作展。主办方制作了精美的视频和幻灯片。三十多种原型技术设备(其中二十种是首次在该馆投入使用)的使用为展览增添了灵动和创意的火花。当然纪念品商店也准备就绪,货架上的商品可比普通裁缝店里的衣物更加诱人。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展品:Dockers 公司出品的裤子,设计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约翰内斯堡时尚团体 Sartists 出品的拼布西装、鞋子和帽子,设计于 2017 年;Halston 出品的帽子,大约设计于 1974 年。图片版权:Mark Wickens/《纽约时报》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时装设计展以各种令人拍手称赞的顶级工艺、创新和服饰展品而闻名世界。相比之下,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Items: Is Fashion Modern? ”展览在这方面尚有不足。

参展的展品包括牛仔裤、人字拖、纹身和比基尼,缺少雍容华贵、独一无二并且造价高昂的服装。从某种程度而言,这次展览甚至有些简约,风格像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该馆举办的最新厨具和家具展——体现了对既能提升现代生活质量又定价实惠的现代设计的支持。

不过值得赞扬的是此次展览促进了人们意识的觉醒。主办方用投影设备展现了 T 恤的发展过程,用更为直接的手段带领观众从次文化时代和殖民地时代的审美向西方主流文化和体现自我表达与政治抗议的精品服装过渡。

参展 111 件展品中的两件:由澳大利亚 Ahiida 公司为穆斯林女性设计的比基尼泳衣;由 Havaianas 公司设计的人字拖(根据 1962 年原始版本设计重新制作)。图片版权:Mark Wickens/《纽约时报》

除了遵循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一贯以线性方式讲述艺术历史,主要关注西方文化现象的策展风格之外,“Items: Is Fashion Modern? ”展览也有自己的特色:更体现全球化特色和服装与时尚的历史发展。

本次展览的核心主要是二战后的服装和配饰——在印刷出来的宣传册中,主办方将这 111 件展品称为“完美的设计”。策展人还在展览入口的墙上列出了这些展品的名称,同时以幻灯片形式展现了特定服饰在假人模特身上的穿着效果。展览中陈列着特定服饰的样品,旁边通常还摆放有受其影响产生的其他衍生作品和雏形作品。一般而言,雏形作品都是对经典作品的延伸或者致敬。

南非纺织品设计师拉杜玛·尼克塞库拉(Laduma Ngxokolo)用丰富的颜色点缀爱尔兰阿兰群岛(Aran)渔民的传统服饰,给这种庄严的针织毛衣增添了新的活力。个性化定制创业公司 Unmade 发起的 Bret.on 项目研发出一套计算机程序,能让用户在蓝白相间的法国水手套衫上添加自己喜欢的超现实主义漩涡。中国设计师王志俊(音)则以普通的医用口罩为题材进行设计。他用运动鞋作为材料,将盲目迷恋鞋子的现象描绘成后世界末日风格的时尚。

经典品牌 Orcival 出品的法国水手衫,设计于上世纪六十到七十年代(左侧);Bret.on 专门为超现实主义者定制的套衫,设计于 2017 年(右侧)。图片版权:Mark Wickens/《纽约时报》

主办方对参展服装进行了精心挑选和分类。可能只有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能做到这样。奢侈品小型展区中陈列着爱马仕铂金手包、蒂芙尼钻石和劳力士手表。不过该展区的其他展品(比如门环式耳环和定制的美甲饰品)则没有这么华贵,拉低了整体的奢侈水平。

总体来看,这次展览集中展示了全世界人民因为各种复杂原因——气候环境、个人风格、经济水平、宗教信仰、政治立场——而使用的日常服装和配饰。在这里,你能看到机车夹克、斜纹布裤、衬衫式夹克衫和阿拉伯头巾。贝鲁特建筑师沙林·阿卡迪Salim Al-Kadi使用防弹材料设计的阿拉伯头巾原型设计也在陈列当中。另外,各种各样的休闲服、运动装外套、派克大衣、羽绒服和羊毛织物更是随处可见。这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展览,场地内还摆放有一个加大码的人体模特。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一面展现服装变化过程的墙。上面既有设计师 Lilly Pulitzer 的作品,也有 Harry Gordon 设计于 1967 年的纸质海报女装(印着鲍勃·迪伦的头像)。这件纸质海报女装的制作成本仅有三美元。粉丝对鲍勃·迪伦的热爱渐渐消退之后,人们曾经轻易的将这件衣服揉成一团废纸。图片版权:Mark Wickens/《纽约时报》

这边一件 Chanel 长袍,那边两套印度纱丽服,中式旗袍随处可见。在这样的布置下,这次展览成功将高雅与大众、东方与西方、经典设计与普通产品融合在一起。但是展览整体风格较为平淡,营造出一种亲近的气氛。通过标签介绍,观众可以更好的了解展品的详细起源、在不同地区的差异和所采用技术的进步之处。铅笔裙就是很好的例子。这种裙子结构复杂,通常二十多个部分构成,制作装配过程非常复杂费劲。陈志(音)用莱卡布料和安哥拉羊毛打造的铅笔裙样品仅由三个部分构成,而且能够防皱。印度的纱丽克米兹(salwar kameez)将长袍与旁遮普邦(Punjab)的宽松裤结合起来,一直都是“男女皆宜”的服饰。大英帝国的克什米尔披肩曾经盛极一时,印度的纱丽克米兹如今独领风骚。随着穆斯林的迁徙,这些服饰渐渐被主流社会所接纳,成为全世界各地人民都很喜爱的流行元素。有时候想想,此次展览名字中的“时尚”一词甚至有点虚假宣传的味道。也许将其称作“平民服饰展”或者“众包式个人风格服装展”更为合适。

“Items: Is Fashion Modern? ”展览中展出了 Calvin Klein 的三角内裤,Spanx OnCore 的高腰中长款短裤以及 Wonderbra 的文胸。图片版权:Mark Wickens/《纽约时报》

一进展厅,观众就能看到多条行列整齐的小黑裙。从 Chanel 到 Rick Owens,它们足以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然后另一个开场展品则有些令人失望——内衣展。参展的有 Wonderbra 的文胸和 Spanx 的男士内裤等。不过,露西·琼斯(Lucy Jones)为 Somarta 公司打造的残疾人专用连裤袜却让人眼前一亮。内衣展之后便是此次展览最精彩的部分之一: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 Snugli 孕妇服、腰包到 1997 年 Comme des Garçon 公司充满异域风情的球根状条纹 Bump 系列服饰。本次展览还展出了陈伟宏(音)设计的 Modular Dress 2.0 系列服装。这套衣服采用了可调节的活褶,能在怀孕和哺乳期间根据孕妇的身材变化进行调整。

设计师 Lucy Jones 在今年为残疾人设计的紧身裤。图片版权:Mark Wickens/《纽约时报》

亮红色的 A-POC Queen(A Piece of Cloth 的简称,即一块布料做成一件衣服)由设计师三宅一生Issey Miyake)和工程学设计师藤原戴(Fujiwara Dai)用一整块针织布(和图片中衣服头上的那块布类似)共同打造完成。它集中表达了单一布料服装所体现大伞理念(big-umbrella)以及这背后的经济学理念(这套衣服包含一件长袖衣服、一条长袍和一条连体裤,可谓非常经济划算)。在展览最后,主办方用多个版本的服装为观众呈现了男士西装的发展变迁历史。在这里,你能看到由汤姆·布朗(Thom Browne)和山本耀司(Yojhi Yamamoto)设计的高端定制西服和肩宽惊人的阻特装(上世纪四十年代流行于爵士音乐迷等类人中的上衣过膝、宽肩、裤肥大而裤口狭窄的服装——译者注)。

1997 年,设计师 Issey Miyake 和 Fujiwara Dai 用一块扯开的布料搭配上手套和包,打造出模特身上名为“A-POC Queen”的服装。图片版权:Mark Wickens/《纽约时报》

有的时候,太过于亲民平淡的展出可能让人觉得乏味无奇。但如果仔细的依次观察每一件展品,你便好像跳入了神奇的兔子洞一般,能够获得大量有趣的信息。主办方用视频展示了穆斯林妇女所戴的头巾和印度纱丽服,也介绍了巴拿马草帽和七折领带(用一块布料折叠七次之后制成的领带——译者注)的制作工艺。有时候某件服饰和其构成组件的动态展示图非常引人入胜,比如由设计工作室 Nervous System 打造的黑色蕾丝裙 Kinematics。这款裙子由名为 Kinematics 的 4D 打印系统制作完成,上面布满了尺寸各异的不规则镂空。不过,这条裙子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它具备的多功能性:这是所有女性都可以使用的工作服,你可以在里面搭配任何自己喜欢的衣服,也可以直接套上这条裙子出门。

从左至右:Chanel 出品的小黑裙(1925-1927);设计师 Charles Creed 设计的裙装(1942);Dior 出品的裙装(1950 年左右);Givenchy 出品的裙装(1968);设计师 Arnold Scassi 设计的裙装(1966 年左右)。图片版权:Mark Wickens/《纽约时报》

有时候,比展品更亮眼的是现场播放的影片。设计师哈娜·田岛( Hana Tajima)与三宅一生共同设计的黑色高领毛衣视频美得让人震惊。在上世纪中叶先锋派舞曲的伴奏下,田岛将自己的毛衣比作是适应性极强的异见人士,比如垮掉的一代、黑豹党人、女权主义者以及厌倦了衬衫领带的男人。她还批评了西方对穆斯林妇女所戴头巾的狭隘理解。西方人士对穆斯林妇女的头巾充满恐惧,认为它仅仅是为了保护隐私,而且还代表穆斯林妇女拒绝“呈现自己的美丽”。这段影片堪称整场展览中最令人难忘的部分。

展览中还有很多值得关注的展品。亲自来到这里,才能感受这一切。


翻译 糖醋冰红茶

题图来自 NY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MoMA
  • 时装
  • 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