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 过劳死

一个日本年轻人4年前过劳死亡,到现在才被拿出来讨论

在日本,努力工作是勤奋的象征——然而勤奋和过劳之间的边界相当模糊。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东京电 —— Miwa Sado 是日本一家国家电视台的年轻记者,曾在 2013 年夏天,疯狂报道了两次地方选举。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加班共计 159 个小时;很少周末休息;几乎每个晚上都工作到凌晨。6 月 26 日生日当天,她给父母发了封邮件,家人都觉得她似乎身体很虚弱。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也就是第二轮选举结束几天后,她死于充血性心力衰竭,年仅 31 岁。

本周 NHK 电视台公布了这件事,作为过劳死问题的最新典型案例,立刻成了舆论热点。

过劳死问题在 80 年代末期成为一大社会现象,随着一个个蓝领工人倒在工作岗位的故事被爆出,日本战后经济奇迹的黑暗面也浮现出来。之后这些年里,仍不断有过劳死案例发生,且对象扩大到白领管理层汽车工程师以及移民劳工身上。

2016 年的一项关于过劳死的政府报告显示,近四分之一的受访公司承认,一些员工每个月加班时间超过 80 小时。日本广告公司电通 (Dentsu)一位年仅 24 岁的员工 Matsuri Takahashi 2015 年从员工宿舍楼顶跳下,这件事引发轩然大波,几个月后该公司主席宣布卸任

上述案例中的两位年轻女性都曾就职于发展势头良好、在日本享有良好声誉的公司。在日本,努力工作是勤奋的象征

一项 2014 年的政府调查显示,工作方式是导致 Sado 去世的直接原因。

“她当时由于工作责任的关系没有办法充分休息,还要天天熬夜。” 东京涉谷区劳工办公室在《朝日新闻》 上发布的声明中指出,Sado 去世之前长期处于 “疲劳和缺乏睡眠的状态。”

NHK 电视台表示,选择推迟曝光 Sado 死因是出于对其家人的尊重以及留出时间进行公司工作环境改造。

NHK 表示,“我们决定向所有员工以及公众公开她离世的情况,并且表明公司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出现的决心以及一系列的改革方案。”

NHK 公司主席 Ryoichi Ueda 透露,Sado 的父母 “希望我们能够尽全力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不过 Sado 的父母认为 NHK 所做的还远远不够。周四《朝日新闻》刊发的声明中,Sado 的父母表示曾经担心女儿的死会这样被忘记,“甚至担心公司会有所隐瞒,不理解公会为何一直保持沉默。”

父母也曾质问公司为何不限制员工的工作时长。

他们在声明中写道,“几乎每个周末都上班,几乎每天都工作到很晚真的不是正常的方式,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这种情况会被无视。”

Sado 的父母并没有立刻公布女儿的死,正是 Takahashi 的事件促使他们决定公开讨论这个问题。

此外,对于 NHK 没有在公司内部公开女儿的死,Sado 的父母亦表示不满。他们指出,公司其他的员工,包括那些曾经参与其他选举报道的记者,甚至不知道有同事因为这样的情况离世。

在某些行业,加班内容甚至包括陪同客户或上级进行娱乐活动,对于这类问题,社会早有建立相关立法的需求。

日本劳工政策与培训委员会曾在一份去年发布的防止过劳死的白皮书中指出,这已是 “日本社会工作环节中不可否认的问题”,且对于 35 岁以下常规员工非常不利。

在日本国家相关政策指导中以每月 100 小时,或连续 6 个月加班超过 80 小时为衡量基准,来判断一个员工是否面临身体或精神伤害的风险。这项指导于今年 4 月由政府工作组发布,但批评者认为政府还应做出更多努力。

二月,日本政府以及日本最大的商业组织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共同推出 “优质星期五” 的倡议,鼓励公司允许员工每个月最后一个周五下午三点半就可以离开岗位。

目前仅有少量公司参与这项倡议。


翻译 国舅

题图来自  NY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过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