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纽约时报
  • 收入
  • 中产阶级
  • 美国梦

美国收入水平上升,但还是难以弥补 50 年之伤

中产阶级空洞化,这是在说什么?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收入增加,贫困人口减少,就业机会创历史新高。然而,如果经济状况真的那么好,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美国人觉得自己没有享受到经济发展的好处?

乐观的数据表现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感受之间存在差距——近些年来,这成为了一个令人困惑的重大经济和社会难题。它推动了特朗普总统在政界的崛起,加强了人们的挫败感,而这种挫败感又刺激了修墨西哥边境墙、重启贸易协定、重新恢复待遇优厚的煤矿和工厂工作等呼声的出现。

周四,美国人口调查局(Census Bureau)发布美国经济状况年度报告,展现了美国经济明显增长趋势:曾受到 2007 年经济危机冲击的家庭收入连续第二年出现了增长。2016 年有工作、有健康保险的美国人比前一年更多了。

这一发现表明,一代更比一代富、一代更比一代地位高的“美国梦”又回来了。

但是在许多美国人看来,近半个世纪以来,美国不平等程度上升,收入停滞不前,相较这些巨变而言,近期的经济发展并不算什么。

1963 年密歇根州韦恩市一处福特汽车装配线。1960 年代末以前,任何一年年满 25 岁的男性终身收入都比年长者高,但如今的趋势却恰恰相反。图片版权:福特汽车公司,来自 Underwood Archives/盖蒂图片社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社会工作教授马克·兰克(Mark Rank)说:“过去五十年,美国中部经济增长一直处于停滞的状态。”去除通货膨胀因素后,1973 年全职男性收入中位数是 54030 美元,2006 年则是 51640 美元——相较 1973 年反而下降了 2400 美元。这群工人阶级的白人男性中很大一部分正是特朗普的关键支持者。特朗普针对他们的经济焦虑发言,承诺用改变贸易、移民和税收政策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就像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的推理小说一样,造成这个长期趋势的“嫌疑犯”有很多:全球化竞争、技术进步、贸易失衡、技能错位、税收体系、房价、工厂倒闭、监管过度、华尔街压力、工会影响力降低等等。就算所有这些因素并非都是罪魁祸首,至少其中大部分对这一长期趋势产生过影响。

两代人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

男性职业生涯总收入中位数最高的是 1967 年刚开始工作的男性。自那以后,男性职业生涯总收入中位数下降了 19%。低收入者的情况更糟,极高收入者的收入却增加了。

注:数据已根据消费者物价指数,按照 2013 年美元的价值进行调整。

资料来源:《60 年来美国人的终身收入》,作者:Fatih Guvenen、Greg Kaplan、Jae Song、Justin Weidner | 图片版权:Karl Russell / 纽约时报

然而,削弱中产阶级的力量影响范围可能比许多经济学家想象的更大。一群大学和美国社会保障管理局(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的研究人员跟踪记录了亿万人职业生涯的收入情况,给出了最新的证据。

他们研究了从 1957 年起人们在 25—55 岁黄金工作年龄的实际收入情况,发现有一段时间收入情况呈现出了一个明显的模式:年轻一辈男性整个职业生涯赚到的钱有望比老一辈更多。每一年的起薪都比上一年更高,而且在持续上涨。比如说,1960 年 25 岁的男性累积收入中位数,比 1959 年 25 岁的男性累积收入中位数高 55 美元;而 1959 年 25 岁的男性三十年总收入又比 1958 年 25 岁的男性高。

但是到了 1960 年代末,这个稳步上涨的趋势戛然而止。接着,人们的终身收入不仅停止了增长,而且还开始减少了。从那以后,人们的终身收入大幅下降。去除通货膨胀因素后,1967 年开始工作的 25 岁男性接下来三十年的总收入比他们年轻 15 岁的同行多 25 万。

“25 万都足够在美国买套中等大小的房了,”明尼苏达大学(University of Minnesota)经济学家、这项研究的共同作者法提赫·古韦恩(Fatih Guvenen)说,“这就是下一辈人比上一辈人缺少的(收入)。”

而且,这个趋势似乎还在延续。古韦恩说:“每一届新入行的人终身收入中位数都比上一届要低。”

这就扩大了人们终身的贫富差距。因为几乎所有经济收益都收归到了收入阶梯最上层的那些人手中,五分之四的人没能真正享受到经济增长的好处。

古韦恩说:“而且这都是从 25 岁开始的。”他说,终身收入的减少很大程度上是年轻一辈比老一辈收入低造成的,“这让我们非常惊讶”。

大多数年轻一辈人挣得比他们老一辈同行少的原因在于,他们一开始的收入就比较低,而且刚开始工作的几年工资涨幅也很小。他们入行起薪低,而且收入永远赶不上老一辈同行。

纽约一家支票兑现店。1950 年至今,四分之三工作的美国人终身收入毫无变化。图片版权:Spencer Platt/盖蒂图片社

去除保守估计的通货膨胀因素后可以看到,1967 年 25 岁男性的收入中位数是 33300 美元,1983 年则是 29000 美元。1990 年代 25 岁男性收入情况提高了一些,但随后又开始重新下滑。2011 年,25 岁男性的收入中位数低于 25000 美元,相当于 1959 年 25 岁男性的收入水平。

女性的情况看起来则有所不同,因为她们中许多人一开始就处于劣势:1950 年代很少有女性全职工作,而全职工作的女性拿的工资也低于平均水平。这几十年来,更多女性开始工作,她们的终身收入自然也有所上升。但是最近,女性工作的比例趋于平稳,她们的终身收入增长也开始放缓。

因此,1950 年代至今,四分之三工作的美国人终身收入毫无变化。医疗与退休福利弥补了一些差距,但却不能填补所有的缺口。

美国人口调查局近来报告中呈现的经济增长和上述情况并不冲突。正如调查局所言,收入增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更多人有了全职工作。2016 年全职工作的成年人比 2015 年多了约 220 万。

在古韦恩看来,研究结果显示,华盛顿的政治争论只集中在收入和就业上,这太狭隘了。他说,考虑到终身收入差异的早期根源,政府应该更多地关注人们开始进入职场以前的情况。

这支研究团队总结称:“我们的发现表明,男性的终身收入中位数停滞不前,男性和女性终身收入的不平等程度上升,这两点情况都可以追溯到新入行的年轻人 25 岁以前出现的变化。”

也就是说,人们应该关注直接与家庭、教育有关的政策。

高中毕业生能得到的就业机会和薪水无疑已经急剧减少。“这是我们碰到这么多糟糕情况最重要的一项原因,”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罗恩·海斯金斯(Ron Haskins)说,“现在你得有比以前更好的能力、更多的知识,才能一年赚到 6-8 万美元。”

高中学历收入缩水帮助解释了美国劳动者如今感受到的压力,以及许多人选择在最佳工作年龄放弃工作的原因:工作不再能得到像以前一样的回报了。

海斯金斯说,这不只是劳动市场产生的问题,同样也是教育系统造成的问题。他说:“我们有许多很难教育,容易辍学的人。”少数族裔尤其脆弱。他说,如果不能改变这种动态,那么我们就很难阻止中产阶级空洞化


翻译 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无耻之徒》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收入
  • 中产阶级
  • 美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