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硅谷大公司们成功封杀了极右翼言论,不过它们该管这事么?

大公司的边界在哪里?

“今天早晨我起床的时候心情不太好,就决定把他们踢出互联网。“这句任性的话不是来自一位干部,而是来自硅谷连环创业者,互联网公司 CloudFlare 的 CEO Matthew Prince。

Prince 的话没有半分夸张。

现在距离极右翼网站 Daily Stormer 8 月 13 日发表一篇惹众怒的文章已经过去将近 9 天。这个网站也从互联网上消失了将近 9 天,中间恢复的时间短暂的按分钟计。

8 月 14 日,文章发布第二天中午,全球最大域名管理公司 GoDaddy 宣布不再向 Daily Stormer 提供服务,要求它在 24 小时内找到一个托管方。GoDaddy 给出的理由是网站“违反用户协定”。

没有域名,一个网站对于绝大多数互联网用户来说,等于不存在。

可能是因为提前有过沟通,Daily Stormer 在 GoDaddy 发声明前几小时向 Google 旗下的域名管理服务提交了迁移申请。

不到 3 个小时,Google 以相同的理由拒绝了申请。

Google 还顺带关闭了 Daily Stormer 的 YouTube 视频账号。Twitter 直接封了 Daily Stormer 的账号,Facebook 自动删除指向 Daily Stormer 那篇文章的内容。中国以外最主要的几个社交传播渠道都将它拒之门外。

之后 Daily Stormer 也找过多个其它互联网基础设施公司,但不是立刻被拒就是很快被封。dailystormer.com 已经没人愿意接。

到 16 日,Daily Stormer 通过一个俄罗斯域名 dailystormer.ru 恢复访问。

但很快,有人追踪 IP 找到了托管网站的法国公司 Scaleway。Scaleway 得到消息后,立刻锁定了 Daily Stormer 的账号。这样一来,域名就没法通向 Daily Stormer 网站。

最后,维持 Daily Stormer 存在的最主要服务变成了 Cloudflare。这是全球最大的防范 DDoS 网络攻击的服务。

理论上来说,一家网站并不需要它也能存在。但实际上,Daily Stormer 之类被人盯上的网站,如果不在 Google、亚马逊 AWS 等大平台上,就必须靠第三方安全服务抵挡黑客攻击。

同时 Cloudflare 也为用户提供 CDN 缓存服务——这意味着即便 Scaleway 锁定了网站,用户也可以看到之前保存在 Cloudflare 服务器上的网页内容。

Cloudflare 此前也一直坚持不干预客户言论,称“言论不是炸弹”。但在 16 号上午,Cloudflare CEO 写下那句话并中止为 Daily Stormer 提供服务。

之后 Daily Stormer 就从公开的互联网上消失了,只能像那些毒贩聚集地一样通过暗网加密访问。

唯一一次恢复正常访问是 18 日从域名公司 Namecheap 申请到 dailystormer.lol 域名,但几个小内就被 Namecheap 下线,理由同样是内容违反用户协议。

现在 Daily Stormer 没有直接的域名、在主要社交网络上没有账号,也无法从 Google 的搜索结果中找到它。目前搜索网站 Duckduckgo 还保留搜索结果,但你已经打不开 Daily Stormer 的网页。

没有政府的命令,相互竞争的互联网公司 CEO 也没建立什么行业自律委员会。但硅谷大公司们还是成功让 Daily Stormer 的声音从互联网上消失了。

起因是一个小镇的冲突

让 Daily Stormer 引来各个科技公司不待见的事件源自上周在弗吉尼亚州发酵的一起游行示威。

这一场示威由白人民族主义者 Richard Spencer 发起,起因则是由于夏洛茨维尔政府投票表决要拆除当地的一尊“李将军”铜像。

李将军是美国南北战争当中的著名南方将领,因领导多场以少胜多的战役而闻名。不过罗伯特·李本人却并不支持黑奴制度,他妻小帮助不少黑奴获得自由、他本人也在家书中写过:“奴隶制在任何国家都是政治制度和道德的毒瘤。”

不过给李将军建雕塑的人倒不一定有和他一样的价值观。相当一部分雕塑都在美国民权运动激化时建立,3K 党、新纳粹游行也经常拉着南方联盟的旗帜。

近年美国种族冲突加剧。两年前,白人至上主义者 Dylann Roof 就闯入一个黑人社区的教会,枪杀 9 人。像很多极右翼一样,他也拍过挥着南方旗帜的照片。

此后,多个城市的政府都以激化仇恨为由开始讨论是否移除为蓄奴制而战斗的南方将领铜像。

为了抗议移除铜像,白人至上主义团体以“右派团结”( Unite the Right)的名义聚集在夏洛茨维尔,8 月 11 日开始正式示威。成员们有人拿着盾牌、夜里举着火炬向 1960 年代的 3K 党集会致敬。

游行者中,也不乏直接挥舞纳粹德国万字旗的人。

反对者也聚集了起来,局面在 8 月 12 日开始变得紧张。上百名极右翼示威者在解放公园附近聚集,还有人携带枪支。当地政府开始出动警力禁止集会继续进行。但伤亡还是发生了,当日下午 1 点 45 分左右,一辆深灰色的道奇轿车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并不宽敞的街道上冲向对抗极右翼的示威人群。队伍中一位 32 岁的白人女子海瑟·希尔当即被撞死,另有 19 人受伤。

肇事司机逃遁不久后被抓住,他是来自俄亥俄州的 20 岁白人至上主义者詹姆斯·菲尔德。

Daily Stormer 为人所知也是在冲突发生后

集会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Daily Stormer 的出版人 Andrew Anglin 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海瑟·希尔:路怒事件中死亡的女性,一个 32 岁还没孩子的荡妇》,称“不管媒体怎么假装愤慨,大多数人还是庆幸她死了的。因为她诠释了什么是一文不值,32 岁还没有孩子的女人,是对社会毫无用处的累赘……是公共财富和能源的无底洞。”

Anglin 特别纠结于“32 岁没有孩子”是因为纳粹价值观。在纳粹德国,高等种族女性最重要的职责是作为母亲生更多小纳粹。当时甚至还有“德国母亲荣誉十字勋章”,分三级,最高一级得生 8 个,最低一级也要生 4 个,每一年颁奖的日期也是 8 月 12 日,这是希特勒母亲的生日。

Daily Stormer 就是这样一个宣扬纳粹主义的网站,从这个名字你也能知道它的立场。网站的名字来自 Der Stürmer(《先锋报》),一份二战时期的纳粹刊物。它的主编尤利乌斯·施特莱歇尔是纳粹党高层,鼓吹种族灭绝。在二战结束后被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绞死。

尽管 2013 年就上线了,但 Daily Stormer 直到发表这篇文章时才被大部分人注意到,让它成为第一个没有明确违法行为却被硅谷主流公司全面封杀的网站。

特朗普的三次声明引来了更多关注

事发当天,特朗普在一则声明中并没明确指责白人种族主义的行径,而是立场模糊地表示:“我们必须团结起来,谴责任何形式的仇恨。”“以最强烈的言辞谴责来自任何一方的仇恨、偏见、暴力”。但并未直接谴责白人种族主义的行径。

一个类似欧洲的恐怖袭击发生了,但美国总统并未直接谴责行凶群体。特朗普的态度引来极右翼的欢呼。比如当时还没被封的 Daily Stormer 就发文称赞特朗普,写道“当被要求明确谴责的时候,他直接走出了屋子。实在是太棒了,上帝保佑他。”

加上大选期间特朗普被问到如何看待白人至上运动时,也拒绝谴责而是说自己不了解那些团体,特朗普的态度引来大规模抗议。

在白宫幕僚长凯利的劝说下,8 月 14 日特朗普第二次就此事在推特上发言,他说:“种族主义是邪恶的。那些以种族主义名义来使用暴力的人是罪犯和匪徒,包括三K 党、新纳粹、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及其他以仇恨为基础的团体。”

随后,参与了此次“右派团结”的前 3K 党领袖、大巫师(这是他在 3K 党的正式职位)David Duke 指责特朗普背叛了他们的信任。

8 月 15 日,特朗普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当中进行一次非正式的谈话当中,在记者关于极右翼主义的追问下,特朗普给了一个各打五十大板的回应。他说:“右翼不对,但去现场抗议右翼的左翼同样携带了武器,两边人都很暴力。”

特朗普关于左翼带武器的说法有事实根据。根据当时的视频,双方都有人带了武器,示威期间也有过肢体冲突,不过被警方很快隔开,并未造成伤亡。但最后像欧洲伊斯兰圣战主义恐怖分子一样开车冲向人群的是一个极右翼分子,同时各路极右翼团体为此庆贺也是事实。

之后美国公众人物都公开站队,没有几个人站在“两边都不对”那派。

撞车袭击后,波士顿的极右翼示威也引发大规模抗议,照片中左方建筑内聚集着极右翼示威者,数十人规模。被隔离在远处的庞大人群是反极右翼示威的人群
 

政治人物不用说了。比如与特朗普站在同一阵营的共和党议员 Cory Gardner 说:“总统先生,我们必须对于邪恶势力直呼其名,这是一次国内恐怖事件。”

一个又一个特朗普顾问团的企业家宣布退出顾问团,就连与特朗普联系频繁的贝莱德 CEO 也宣布退出。最后特朗普直接解散两个顾问团。

一贯避免直接评论政治的现役军队高层也公开表态。美军参谋长联席会的五个长官都公开在社交网络上直接谴责袭击,这五人分别是美国海陆空三军、陆战队和国民警备队的最高指挥官,每个人的声明都不只是代表个人,而是强调各军种立场。比如海军作战部长海军上将约翰·理查森在 Facebook 上写道:“在夏洛茨维尔发生的让人感到可耻的事件是不可接受的,决不能容忍。美国海军永远不容忍这样的仇恨行径。” 

最后连小默多克,特朗普最爱的电视台福克斯新闻的 CEO 都在邮件里写道“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得写这样的话:对抗纳粹是最基本的。世上没有好纳粹、好 3K 党或者好恐怖分子。”

但就像大选期间几次一边倒的事件一样,这次尽管公众人物都立场鲜明,但根据调研机构 SurveyMonkey 上周的一份调查,40% 的被调查对象认为示威双方对伤亡负有同样程度的责任

不论特朗普当选,还是现在活跃的极右翼,显然都在美国有一定民众基础。

事件扩大后,互联网公司的封锁也开始了

Daily Stormer 只是一个起点,对于白人至上运动的封锁,蔓延到持有各种互联网服务的硅谷公司。

最早付诸行动的是 Airbnb。早在夏洛茨维尔游行示威发生前 4 天,Airbnb 就宣布停止那些他们认为可能是为了参加那个集会而在他们平台上订房间的人的账户。

这更像是态度的表达,毕竟 Airbnb 也没能实质性地阻止集会发生。在一份声明中 Airbnb 表示他们的社区成员“必须接受尊重他人的不同种族、宗教、民族、国籍、残疾、性别、性取向或是年龄。”

Daily Stormer 被数次下线之后,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参与进来,在各自能控制的服务上封锁极端组织。

硅谷科技公司向来持有自由派立场,早先会直接发声明、捐款支持相同政见团体,但不会直接封杀对立方。

但氛围在转变。

最直接的是阻断言论渠道。除了前面提到的基础设施外。流血事件后,Facebook 删除了 Daily Stormer 的文章链接和活动页面;Twitter 也清除了组织者的账户;Reddit 关闭了一个含有大量相关暴力言论的板块。这三家社交平台几乎覆盖了全美所有的线上言论渠道。

紧接着还有支付公司。Paypal 最先表明停止向极端组织提供支付和转账服务;之后传统的金融机构 Discover、Visa 和 Master Card 也先后切断了这些网站的支持,其中后二者是全球最大的两家信用卡支付渠道;苹果 Apple Pay 也在 16 日宣布不再向相同的网站提供服务。这意味着宣扬白人至上的网站完全失去了主流的支付方式。

另外,众筹网站 GoFundMe 也移除了多个为犯罪嫌疑人 James Fields 筹款的项目,后来变成为事件受害者筹款。

如果说域名、言论和金钱控制了极端团体的命脉,那么一些互联网服务商的行动,似乎造成不了多大的实质性威胁。

Uber 在 17 日宣布不再为白人至上主义者提供服务,不过这本身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他们无法审核每一个乘客。唯一被拿出来的案例是乘客在车里发表种族主义言论,被黑人女司机举报,随后 Uber 关闭了三个乘客的账号。

不少科技公司的决策似乎是被推着走。

再比如流媒体音乐服务商 Spotify,宣布说删除了多个有仇恨倾向的乐队和他们的歌曲。这个问题其实由来已久,2015 年就有媒体指摘他们的平台上有 37 个这样的乐队,同期 iTunes 是删除了的。直到现在才解决问题,Spotify 怎么看都有点被舆论胁迫的意思。

其他的公司,也大多在付诸行动前遭受舆论压力。

最直接的,可能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一个域名网站。

“@GoDaddy 你们掌握着 The Daily Stormer 的域名,他们发布了这个(冒犯文章截图)。如果你们觉得这种言论应该被禁止,就转发。”在 GoDaddy 撤销域名前,女性和 LGBTQ 组织的主席 Amy Siskind 在 Twitter 上的这篇帖子被转发上万次。

每当一个域名网站接下 Daily Stormer 网站,都会被质问同一个问题——为什么 Godday、Google 动手了,你无动于衷?

在 Twitter 封锁账号前,也有不少人@ 创始人杰克· 多西,指责说“连 GoDaddy 和 Cloudflare 都站在了纳粹的对立面。Twitter 是跟随大潮,还是一如既往的为纳粹提供平台?”

少数科技公司在对抗这个趋势,比如在右翼成员中流行的社交应用 Gab 坚持说自己容忍极端言论是为了言论自由。在遭到 Google Play 下架后,他们自己筹措了 100 万美元资金,把自己描述为“为自由言论,个人自由和在线信息自由流动的创作者提供一个无广告的社交网络”,还指责科技公司是奥威尔式的集权主义,讽刺扎克伯格是“斯大林伯格”。

比较讽刺的是,Twitter 上的自由派指责扎克伯格包庇纳粹;美国新纳粹网站说扎克伯格是准备迫害白人的犹太人,俄国人才是朋友;Gab 这样的竞争对手则说扎克伯格是俄国独裁者斯大林。

甚至,Gab 还声称要建立一个“完全自由的操作系统”,说要通过 ICO 募资 5 亿美元。

Gab 早先曾经是硅谷最大孵化器 YC 的一员,后被扫地出门。

著名的 ACLU(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组织)这次也成为了舆论讨伐的焦点,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大型非盈利法律援助组织,成立于 1920 年。其目的是为了“捍卫和维护美国宪法和其他法律赋予的、这个国度里每个公民享有的个人的权利和自由。”

在夏洛茨维尔的集会中,原本右翼团体在解放公园集会申请被当地政府以安全为由驳回,组织者以第一修正案为由,将当地政府状告到了联邦法院,最后游行被批准。这个过程当中,左翼的 ACLU 组织对其游行自由权利一直表示支持。

ACLU 一直坚持不分派别和价值取向地保障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公民的权利。在历史上,它也曾支持纳粹党人游行的权利。

这一次 ACLU 支持极右翼集会同样遭受到了强烈质疑…ACLU 弗吉尼亚州董事会成员 Waldo Jaquith 决定辞职离开组织,在 Twitter 上他是这么说的:“我已经离开了 ACLU 弗吉尼亚州的董事会,什么是合法的事情与什么是正确的事情有时候是不一样的,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为纳粹提供帮助。”

伤亡发生后,ACLU 发布声明称将重新考虑保障团体自由集会权力的限度,至少确定当事人没有持枪并且不具暴力倾向。

硅谷大公司这次让纳粹下线,那么下一次是谁呢?

Daily Stormer 代表的纳粹极端主义很难让人同情。但不是所有观点都像纳粹那么黑白分明。

并不同情纳粹的 EFF(电子前哨基金会)发表博文对近日科技公司集体静音新纳粹分子/网站的行为表示谴责。

EFF 在博文中表示,这些用来屏蔽仇恨言论的行为,最终也将会反作用于争取自由权利的民权组织,未来也会被各大科技公司反过来用于禁止民权组织发声。

EFF 说:“保护言论自由并非是因为我们支持哪一种言论,哪种言论就应该受到支持,而是因为我们相信不管是政府还是商业组织都没有权限去干涉言论自由。”

事实上,这些限制 Daily Stormer 发声的科技公司有可能会面临诉讼。美国高院已经有多次裁决,禁止政府限制带有歧视或者仇恨,但并不直接威胁的言论。之前没有关于公司控制言论的先例,因为公司从未有这样的力量去控制言论。

说自己因为起床气而直接拔线的 Cloudflare CEO Prince 在做出决定的同时,也公开承认做法有问题。

这位至今还在大学任教的法学副教授公开说自己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 Daily Stormer 的人说 Cloudflare 是纳粹的秘密支持者,而他不想被当成纳粹同党。他这么做,是因为公司的用户协议给了他这么做的权力。

在做出决定时,也意识到了这一做法的潜在危险。事后在接受 The Verge 采访时,Prince 说

“这是我的决定,我不认为这是 Cloudflare 的政策,而且我认为在很多方面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决定。”
“我认为我们作为互联网公司需要有一个讨论公司行为限度的共识,有清晰的规则和框架。我,或者杰夫(贝索斯,亚马逊创始人)、拉里(佩奇,Google 创始人)、萨提亚(纳德拉,微软 CEO)、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 创始人)的抱怨不应该决定什么东西可以上线。我认为 Daily Stormer 背后的人令人憎恶,但我不觉得我的政治立场应该用来决定什么可以存在于互联网。”
“但是在我们解决这个特定的问题之前,我们没有办法达成这样的讨论与共识。”

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并没有对此公开讨论。在封杀网站时,基本只是说因为违反用户协议,所以停止了服务。

今天,十几个控制互联网基础设施的硅谷公司可以让一个声音彻底消失。但做出决定的人并不需要解释具体原因。

听起来挺耳熟。


题图来自 Getty images

  • 极右翼主义
  • 新纳粹网站
  • 言论自由
  • 白人至上主义
  • CloudFare
  • Google
  • Spotify
  • Facebook
  • Airbnb
  • Apple
  • 长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