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First 影展
  • 《南京南》
  • 张文龙

《南京南》,用 4000 元拍一部“毕业丧片” | FIRST 青年影展

这部最佳剧情片奖的提名影片遭遇了两极化的评价。它远远算不上一部成熟的电影,但很真诚。

毕业前一个星期,张文龙接到 FIRST 影展的电话。当时,在南京一所理工大学读书的他正忙着做毕业设计。

对方说,他在毕业这年拍摄的影片《南京南》获得了第 11 届 FIRST 青年电影展最佳剧情片奖提名。

大三第二学期,在大学期间“拍摄过一个短片,又一个短片”的张文龙决定拍一部电影,“把大学经历过的事情,遇到的人,有过的感受用电影这种形式记录下来”。

这部名叫《南京南》的影片看起来有点复杂。片子的第一部分围绕两位大学生展开:男主角李浩沉迷网游,正决定痛改前非,女主角刘雯则在思考异地恋的未来。第二部分, 隐身在摄像机后的导演忽然出现在画面中,影片随之走向“元叙事”:在窘迫的拍摄条件下,导演为了抵达剧本里的故事终点,开始强行矫正真实的演员,并与之发生矛盾,而故事渐渐变得不可控起来。在某些片段中,电影剧本甚至出现在了画面里,直接推动了情节进展。

在文学创作中,“元叙事”主要指故意暴露自己叙事行为和写作活动以揭示小说虚构本质的一种手法。在国内,马原等先锋作家曾以这种创作手法写下《冈底斯的诱惑》等作品,创造出似真似幻的阅读体验。

讲述电影中的故事,同时也讲述自己拍电影的故事,继而让这两部分发生化学反应。“电影再真也是假的,生活再假也是真的”,这是借演员之口说出的影片主题。

这种三段式的嵌套结构以及虚实之间的色彩调配,成了影片《南京南》最大的特色。

一部分观众认为,这种“漂亮”的剧本结构为影片故事赋予了私人感情,它让影片显得格外真诚。在豆瓣电影评论中,一位观众写道:“这些情感在故事的展开中,在屏幕和我的观影感受之间,发生了很多互动和回馈。”

《南京南》剧照

事实上,这种拍摄模式本身正是“由现实决定的”。由于临近毕业,剧本只写了一半,张文龙便匆匆开始了拍摄。剧组在四个月的时间里完成了第一部分故事。这之后,现实的种种问题开始侵扰影片,演员面临求职压力,剧组成员之间也发生矛盾。张文龙临时想到,可以将现实生活中的拍摄困境记录下来,并添加到剧本里,边写边拍,最终形成了这一部 118 分钟的电影——除了网游、异地恋,还有大学中的人际矛盾、无处不在的压力和惶恐——它本身就是一种对现实的映射。

有观众将《南京南》与 2010 年由张内咸执导的《待业青年》类比。这部电影采用了半纪录半剧情的方式,穿插讲述了几十个青年人的命运。该片曾获得土豆映像节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大学生创作三项提名。

与之类似,《南京南》也散发着一种阴郁青春的气息。在映后群访中,该片录音吕永川说,“我认为这个电影说青春片不是特别准切,更多是大学生的迷茫而不是青春。”电影中,主角最后的一段台词是:“毕业之后要干什么?”“不知道,开个黄焖鸡吧”。 

《南京南》剧照

不过在专业影评人眼中,《南京南》还远远算不上一部完整成熟的影片。受成本所限,《南京南》显得格外粗糙。全片导演、编剧、摄影、剪辑全都由张文龙一人完成,拍摄过程只花了不到 4000 块钱。演员没有片酬,最大的开支来自日租金 180 元的旅店房间,“电影中的充气娃娃道具买的是淘宝最便宜的,300 多”。

曾任金马奖初审评委的木卫二毫不客气地给影片打了零分(X 级,放弃评价):“四千块和 DV 美学符合这部电影的需要吗?我不知道。一出南京大学校园的‘罗曼蒂克消亡史’。打游戏和异地恋很熟悉很真实,但是啊,不适合放在剧情长片单元做评价。”

但对于非科班出身的张文龙来说,《南京南》已经足以完成他的目标。他在自我阐述中说,这部影片的意义在于“纪念即将完结的学生时代,纪录我所目睹的真实大学,实践自学了解的电影知识,努力明白一个道理——什么样的人拍什么样的电影。”

片子在 FIRST 影展放映时,张文龙并没有走进影厅。映后群访中,他说,“我边拍边剪,我拍的烂的部分都已经看了 100 多遍了,看烂片的感觉好难受啊。”


题图及内文图片来自:电影剧照及海报

  • First 影展
  • 《南京南》
  • 张文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