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纽约时报
  • 老龄化
  • 尸体酒店

老龄化严重,火葬场供不应求,日本推出了尸体酒店

这些酒店像是太平间与酒店旅馆的结合体,它们所服务的是一个日益增长的市场——传统盛大葬礼之外的另一种选择。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日本大阪电 - “关系旅馆”(Hotel Relation)位于日本人口数量第三多的城市——大阪。这家旅馆的客房设计简约,每间客房都配有两张简单的单人床。墙壁上装着平板电视,而在浴室中还提供有塑料包装的杯子和牙刷,穿过大厅就是摆放遗体的房间。

对住在这里的家属和尸体来说,退房时间通常都是下午 3 点前。

关系旅馆就是日本所谓的“itai hoteru”,即尸体酒店。这家旅馆大约有一半的客房内都配备了小祭坛和一个窄小的平台用来摆放棺材。有一些棺材还可以调节温度,上面为透明盖子,这样送葬者就可以瞻仰棺材内的遗体。

这些酒店像是太平间与酒店旅馆的结合体,它们所服务的是一个日益增长的市场——传统盛大葬礼之外的另一种选择。日本人口老化迅速,社区人际联系日渐疏远,庞大的死亡人数令火葬场供不应求。

按照日本传统,当家属从医院将亲人的遗体领回家后,需要先守夜,然后在第二天早上举办葬礼,届时邻居、同事和朋友都会出席。然后在葬礼当日下午,尸体会被送至火葬场火化。

但是,随着邻里关系日益淡漠,曾经需要整个社区参与的葬礼如今已经缩小到只需要家人参与。与此同时,日本社会人口迅速老化,每年死亡人数攀升速度非常之快,有时候家属要排队等候数天才能让遗体火化。

这些尸体酒店的出现解决了一个实际的问题——在家属排队等候将遗体运送到火葬场火化前,为其提供一个低成本存放遗体的方案,并且让家属得以在家以外的地方举办价格低廉的小型守夜仪式。

日本环境斋苑协会(Japan Society of Environmental Crematories)的官员太田拓志(Hiroshi Ota)表示:“可以说我们现在是供不应求。”这个问题在城市地区尤其突出。虽然日本全国大约一共有 5100 间火葬场,但在人口超过 1300 万的东京,却只有 26 间。

太田拓志说:“对火葬场的需求还将一直增加,直到婴儿潮一代过去。”

日本也有殡仪馆,这种服务的兴起,最初是由于人们从农村搬到城市后,发现要将遗体运至位于高层建筑的家中很困难,大部分时候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但这些殡仪馆所举办的葬礼往往规模较大,仪式更繁琐,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说有点过于盛大。

在 1980 年代的泡沫经济中,“日本葬礼是一种向其他人炫耀的方式,人们很在乎其他人对葬礼的看法。但是现在,越来越少的人和自己的邻居交谈,所以他们不需要(通过葬礼来)炫耀或顾虑自己的邻居如何看待自己。”小谷碧(Midori Kotani)说道。她是日本最大的保险公司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Dai-ichi Life Research Institute)里的一名研究员。

尸体酒店适合那些想要办简单葬礼、甚至是跳过葬礼不办的家庭。据小谷女士表示,在东京地区,大约有 30% 的死者没有登记使用殡仪服务,而在 10 年前,这一数字仅为 10%。

火葬之后,家属通常会把骨灰放在家中 49 天,然后再在公墓举办下葬仪式。根据佛教传统,在第 49 天,死者就会到达另一个世界。

井口元的遗体正被运送到火葬场。图片版权:Ben C. Solomon/《纽约时报》

83 岁的井口元于去年秋天逝世,他的妹妹和妹夫在东京郊区川崎市的尸体酒店 Sousou 旅馆举行了他的守夜和葬礼。井口元终身未娶,因久病不愈在一家疗养院去世,生前身边只有几个朋友。

73 岁的妹妹安倍国枝(Kunie Abe)说:“以前我们通常都是在家里举办葬礼,但是现在时代变了,以前的邻居们都互相认识,会互相帮助。但是今天,你甚至不知道你隔壁的邻居是谁。”

尸体酒店的需求很可能会继续增长。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Ministry of Health, Labor and Welfare)统计,去年,日本的死亡人数为 130 万人,与 15 年前相比上升了 35%,每年死亡人数预计会继续攀升,直到 2040 年达至最高值,约为 170 万人。

在去年逝世的日本女性中,大约有 37% 已经超过 90 岁,通常她们仅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位朋友还在世,可以在她们的葬礼上进行哀悼。此外,近五分之一的日本男人一辈子都没有结婚或有孩子,所以也只有廖廖几位亲戚可以来安排或出席葬礼。

孤独终老的人数也在上升。例如,按照政府最新可用数据,从 2003 年至 2015 年期间,于东京家中孤独死去的 65 岁以上人群的数目就翻了一倍。

在大阪的关系旅馆,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客户放弃举办正式的葬礼。相反,他们会守在遗体旁边一天或两天,出席的也只有最亲的家人,然后就会将遗体送去火化。

井口元的亲属带着他的骨灰离开火葬场。图片版权:Ben C. Solomon/《纽约时报》

“在过去,如果你听到有人举行了一场只有家人出席的葬礼,周围的邻居就会议论,‘他们怎么可以举办一个只有家人出席的葬礼?’但现在这种做法已经被人们所接受。”旅馆总裁栗栖义弘(Yoshihiro Kurisu)说道。

尸体酒店比大型的殡仪馆价格更实惠。根据日本消费者协会(Japan Consumer Association)的统计,在日本举办一场葬礼平均需要花费 195 万日元,约为 17690 美元。而在关系旅馆,最便宜的套餐价格为 18.5 万日元,约为 1768 美元。

这个套餐包含了鲜花、一间摆放遗体和供家属守夜的客房、一件供遗体穿上的传统白色寿衣、一副简单装修的棺材、将遗体从医院运送至旅馆及火葬场的费用,以及一个骨灰瓮。每增加一晚的费用为 10800 日元,约不到 100 美元。如果家属想要单独的客房、守夜或举办葬礼,则要额外支付费用。

“尸体酒店”大约在五年前首先出现在日本的大城市中,现在全国只有廖廖几间。但有些尸体酒店却让住在附近的居民很不满,因为他们不想自己的生活与死亡和哀悼这么接近。

在川崎市 Sousou 旅馆附近的围栏上,有居民放上了抗议的牌子,上面写着“存放尸体:坚决反对!”(Corpse storage: absolutely opposed!)

旅馆老板高桥久雄(Hisao Takegishi)表示,他理解为什么邻居会觉得不舒服。但他表示,旅馆的工作人员在运送尸体时会尽可能谨慎、隐秘。

东京郊外的一座公墓。在日本,几乎所有人死后遗体都会被火化。图片版权:Ben C. Solomon/《纽约时报》

高桥久雄将旅馆里面的墙壁刷上浅色色彩,在客房内摆上绿色的沙发和凳子。这样的设计让这家旅馆看上去更像是一家初创公司的休息区,而不是守夜或举办葬礼的场所。在入口的柜子上,还摆放着植物和几本书,看上去就像是一家水疗中心。

他解释道:“我不想让旅馆看上去充满了悲伤或孤独的气氛。”Sousou 旅馆还与殡仪业者和僧侣有联系,可以帮助客户安排适度的服务。

全日本葬祭业协同组合联合会(All Japan Funeral Directors Co-operation)代表着大约 1340 所成立已久的殡仪馆,其执行主任松本由纪(Yuki Matsumoto)表示,这些尸体酒店的业主未能重视行业标准,或未能尊重死者的尊严。

在日本,经营葬礼业务并不需要申请许可证,与经营相关的规章制度也很少。松本由纪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不怀好意的企业进入到这个行业中。”

但关系旅馆的总裁栗栖义弘认为,这只是传统殡仪馆对新竞争的排斥。他说:“我是同行人的眼中钉,因为我令殡葬服务的价格下降了。”

去年秋天,在井口元的小型葬礼仪式上,他的遗体躺在有白色缎绸内衬的棺材中,一名和尚在为他念诵经文。出席的五位宾客都是他的家人和亲戚,就坐在附近的折叠椅上。

念诵完经文之后, 他们站起来,在井口元的遗体旁边摆放鲜花和折纸鹤,在他的头和胸口周围成了一个色彩鲜艳的花环。

妹妹安倍贴近她哥哥的耳朵旁边,轻声说道:“再见。”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NYT

© 2017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
  • 老龄化
  • 尸体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