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设计
  • Wheelys
  • 无人巴士
  • 咖啡车

他说他的创意永不枯竭,所以就把“无人咖啡车”这样的东西变成了生意

最新一件事,则是在合肥尝试无人售货车。

6 月 13 日晚上,合肥学院校园里多出来的一辆奇怪的巴士车,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这辆巴士车停在学校正门口的草坪前,它三面通透,长约 10 米,高 4.1 米,车顶有着霓虹灯管制成的 24 hours store 的标志、太阳能电池板以及监视摄像头,车身的背面是一组用来播放广告的视频墙,在正面的出入口之间,隔着一台自动贩卖机。

当天晚上七点,在巴士的制造方、Wheelys 公司的工作人员讲解下,这辆名为 Moby Mart,号称是无人售货、自动驾驶的巴士迎来了第一波客人。

进入巴士前,你需要下载一个 Wheelys 247 的 iOS 应用,通过扫描巴士的二维码,车门就会自动打开。巴士里没有收银柜台,也没有一个服务人员,正对着门的一侧摆放了一整排商品,还有微波炉和冰箱。接着,用 app 扫描商品上的二维码,你就能看到你所择的商品被添加进了购物车,最后点击付款,利用 Wheelys 应用关联的移动支付方式进行支付,你的 Wheelys 自助购物就算完成了。

Per Cromwell 是这辆巴士的设计者,也是 Wheelys 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他和 Tomas Mazatti、 Maria De La Croix 在 2014 年创立 Wheelys,凭借着“移动咖啡车”,在两年多内进入了 70 多个国家地区市场。现在,Moby Mart 是这家公司最重要的一个新项目,他们已经为此筹备了好几个月。

在 6 月 13 日的发布会之前,Moby Mart 提前一周从浙江桐乡的 Wheelys 工厂里组装完成,被特种车运送到了合肥。Per 也和他的团队们一起,从上海来到合肥做最后的调试。

原本已经经过好几个月的商讨之后确定下来的方案,Per 却在调试过程中发现了更多的问题,他突然对车子的外型不是很满意,也很担心发布现场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电池断电,车内照明不够亮….

Per 的挑剔让发布会的时间变得不能确定。直到发布会前四天,Wheelys 的市场部同事才告知媒体确切的发布会时间和地点。

不过很快,Per 的劳动成果得到了展现:当天晚上,Designboom 上就有了 Wheelys 发布 Moby Mart 的消息。随后几天,这个消息开始疯狂传播,它出现在了 Wired、FastCompany、TNW 等涉及科技、商业、生活方式的媒体上面。

“我认为在十年以内,或者更短的时间里,零售的业态必然会改变”,Per 对《好奇心日报》说,“无人售货巴士的想法来自于,我们想创造一种更灵活的购物体验。这对想要自己创业的人们,以及普通消费者来说都是件好事”。

瑞典人 Per Cromwell 今年四十五岁,宣称要革新零售业的 Wheelys,是他的第五次创业。

Per 从小就很热爱设计。在孩童时期,他就喜欢用一些木棍、石头搭一些东西。大学毕业之后,他去了一家名叫 T5 的广告公司,做了九年创意指导。对于 Per 来说,成为一名设计师,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无法想象,一个不创造些什么东西出来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设计师 Per 一刻也停不下来。他脑子里面有太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而他的时间又有限,这令他感到不安。他从一个点子跳到另外一个点子,他把这称作是“休息”。

“我记得有一天,我的儿子笑着跟我说,他喜欢和我在沙滩上玩,我们可以用漂流木或者贝壳来搭景观和房子,一玩就是好几个小时。这对我来说很放松,但是什么也不做…..这让我很有压力”,Per 对《好奇心日报》说道。

Per 的创业生涯真正开始于 2003 年,他和表兄 Tomas 在斯德歌尔摩共同创办了创意咨询机构 Studio Total,他俩分别负责创意和商业咨询这两方面内容,为品牌提供服务。

不过,比起普通的创意工作室,Studio Total 还做了很多与生意无关,甚至有些“出格”的事情。其中最疯狂的一件,就是 2012 年的“明斯克泰迪熊空袭事件”。

“明斯克泰迪熊空袭事件” 图片来自:cbsnews

2012 年 7 月 4 日,Per、Tomas 以及 Studio Total 公司的另一位职工 Hannah Frey,驾驶一架小型单引擎飞机,从立陶宛机场起飞。侵入了白俄罗斯领空,畅通无阻地绕圈飞行了近一个半小时,在明斯克投下了 876 只携带呼吁言论自由标语的泰迪熊,然后顺利返航。

后来,这起事件引发了白俄罗斯和瑞典的外交风波,也把背后的策划者 Studio Total 推向了风口浪尖。

直到事情发生之后三个星期,他们三个主谋才被发现。据 Per 透露,他们就是想表示对白俄罗斯反对派的支持,让总统卢卡申科难堪。为此,Per 提前进入明斯克租好了房子和车辆,打算在飞机迫降之后去接应两位同伙到大使馆避难。

“泰迪熊空袭事件”的准备从行动前一年开始,这包括花了 18.45 万美元去购买飞机和一年的飞行训练费用。直到行动开始前几个星期,Tomas 才拿到飞行执照,而他们就这么无所畏惧地飞上了天空。

图片来自:adrants

Per 很容易对现状感到厌倦。继续去寻找下一个惊喜,是刺激他持续创造的秘密。

“事实上,我无法评判我做的一些事”,Per 捣鼓过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它们并不能被真正称作是一项事业。比如给狗狗用的磁力飞毯,翻译狗狗心思的设备 No More Woof,由 28 个扩音器组成的超大音响系统…这些概念化的产品多少有点实验性质,虽不能给公司带来什么实际性收益,却令他乐在其中。

2013 年,脱胎于 Studio Total 的 The Nordic Society for Invention and Discovery(NSID)正式成立,它的口号从为品牌服务变成了更为直接的“斯堪的纳维亚创新实验室”,NSID 的创始人同样是 Tomas 和 Per,现在 Wheelys 的 CEO Maria 也是员工之一。

No More Woof 是 NSID 最具代表性的产品。它的诞生来自于 Per 的一个想法:是不是能有一种方式,把动物的语言转换成人能听得懂的表达呢?

例如,大脑中有一种特定的信号表明疲劳感(我累了!),“我饿了”、“我好奇我是谁”、“我渴了”,这些都是最容易被发现的神经模式。尽管动物的思维方式和人类不同,但在解读动物思维的试验中,它们的大脑信号仍然大有可为之处。

No More Woof 就是一套翻译狗狗脑电波的设备,它由 EGG 传感器,微型电脑和特别的 BCI 软件组成。你可以把它戴在狗狗的头上,听取脑电波之后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再通过扬声器发声。低配版的 No More Woof 只需 65 美元,能够翻译两三种不同的狗狗思维,一个 300 美元的高配版本,可以区分至少四种不同的思维模式。

图片来自:No More Woof 

“我不能明确地说我的灵感和创造力是来自哪里,因为它们一直都在”,Per 的灵感似乎永远不会枯竭,他能从任何角落找到灵感,尤其是在一些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找到它们。相比设计类杂志和博物馆、展览,他会更喜欢他自己的花园,因为他认为大众媒体容易导致千篇一律的无聊想法,而他更喜欢遵循本质上的好奇心。

由于点子太多,Per 还把实验精神运用在了他服务的品牌上。他曾经为德国家居品牌 Micasa 创建了一个 Micasa Lab,提出了很多新鲜有趣的家居设计方案。

比如他在 Micasa Lab 创造了一朵能够进行天气预报的智能云,Nebula 12。这朵室内云由液氮结合热水创造出滚滚蒸汽,它们可以被真空吸收在灯具周围循环。可以通过 Wi-Fi 与诺基亚 Lumia 920 相连,自动获取手机里的天气预报。标准模式下,它可以显示未来 48 小时的天气:阴天时它是灰色的;低气压时,它透过云层发出红光信号;晴天时,云消失了,只剩下黄色,到了日落时分,它就变成了温暖的橙色。它预示未来的天气,并且永远不会下雨。

Nebula 12 甚至还可以由用户自定义颜色,来创造合适的居家氛围。现在听起来,这个在 2012 年就提出的概念化产品,很像是最近流行的家居智能灯。

Nebula 12 图片来自:dezeen

包括后来 Per 作为联合创始人的跨国创意机构 The Tale Studio,以及最开始创业时的服装品牌 T-Shirt Store,Per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参与创办了五家小企业。

如果把 Per 过去的五次创业都看成是一场冒险,他经历了 Studio Total 前面漫长的稳定期,到后来他真正意识到他的热情所在。以“泰迪熊空袭事件”开始,他那些疯狂又古怪想法慢慢在被落实,即便利润、名声都不是他的收获,但 Per 也开始逐渐了解,任何一项工作,永远都比想象地要付出更多。“它可能要消耗你的每个晚上和周末。所以如果你不是带着真正的热爱去开始的话,这个过程将会异常艰难”。

Per 的热情同时也感染了他身边的人,也正是在这些人的支持下,他的想法才终于不再只是天马行空。

27 岁的 Maria De La Croix 是和 Per、Tomas 曾一起在 NSID 共事的朋友,她或许不像 Per 那么有想法,却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

2014 年,当 Maria 因为染了一头蓝发,而在星巴克的招聘中被拒之后,她萌生了想要自己卖咖啡的念头。Per 和 Tomas 决定帮助她完成这个想法,还提出了一个新的主意:用自行车来卖咖啡。

Per、Maria、Tomas 一拍即合,在瑞典成立了 Wheelys 咖啡车公司。他们三人分工明确,Maria 作为 CEO,负责公司所有事物的具体执行。Per 担纲设计,包括品牌形象、咖啡车的制作等。更具商业头脑的 Tomas 则负责公司的长远战略规划,他还亲自跑遍了全球的咖啡生产地,为 Wheelys 挑选优质的咖啡。

标榜自由、环保的 Wheelys 咖啡车里面有煤气炉子、水槽、发电机、冰箱和话筒,它的全部动力来自太阳能和脚踏板。2014 年,Wheelys 咖啡车的初代版本发布在众筹网站 Indiegogo 上,它面向全球所有的买家开放。你可以花上 2990 美元,预订一辆咖啡车。在收到咖啡车之后加入 Wheelys 的“特许经营”,经营 Wheelys 手冲咖啡,或者采购符合标准的有机食材进行贩卖。Wheelys 鼓励经营者自行选择贩售对象,只要你愿意,把这辆车变成报亭车都行。同时你可以保留绝大部分收入,但需要交付一定比例的管理费给 Wheelys 公司。

低成本、灵活不受限的经营模式使得 Wheelys Cafe 在成功申请加入硅谷著名的孵化器 Y Combinator (孵化出过 Airbnb 等公司)之后,吸引来了许多资本跟投。Wheelys 和它的中国运营方味乐思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背后的大股东 Morning Crest Capital 就是其中之一。

充足的资金让 Wheelys 得以快速扩张,也让它在面对中国这个复杂又巨大的市场时更加从容。

截止目前,车轮上的 Wheelys Cafe 进驻了 70 多个国家市场,Wheelys 咖啡车也已经推出了五个版本。在今年年初,为了追求更廉价的成本和广阔市场,Wheelys 把公司总部从瑞典搬到了上海,他们在上海恒丰路上有了一间小办公室和十几名员工,中文名是味俪仕机械贸易公司。每个月有一半的时间,Per、Tomas、 Maria 这三名创始人,都要飞来上海与员工们一起工作。

现在的 Wheelys 以加盟的方式运营整个 Wheelys 咖啡车的海外市场,还负责咖啡车本身的升级换代。味乐思买断了中国市场的经营权,主要针对写字楼、商场等空间,以直营+合伙人的模式运营 Wheelys 咖啡车,他们成立了 50 多人的团队,其中有 20 多人负责后台开发操作,专门为 Wheelys 咖啡车更新商家、生产链和消费端的软件系统,加入了微信预约点单等功能,使它变得更为智能。

除此之外,Moby Mart 是整个 Wheelys 团队现阶段最关心的项目。在 Per 的设想里,Moby Mart 会像移动咖啡车一样,改变人们的消费习惯。当 2015 年他们在瑞典的一个不足 5000 人的小镇上发现 Näraffär 的无人售货便利店时,随即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就决定把这个只有一家便利店的小公司买了下来,利用 Näraffär 的无人售货系统,Wheelys 融入了自己最擅长的“移动”概念,Moby Mart 就此诞生。

尽管受限于政策,Moby Mart 现在还不能上路,而无人驾驶技术也还没有真正成熟,它还需要在合肥学院进行更多的研发测试。暂时作为大学生创业项目,测试无人值守、自动补货的功能。

Per 和他的团队觉得,Moby Mart 会有一个不错的发展。在未来,它不仅可以实现无人驾驶,还可以按照 Wheelys Cafe 的模式那样,欢迎所有买家加入,自定义无人商店。移动和开放社区,这两点也是 Per 口中,Moby Mart 区别于 Amazon、沃尔玛这些零售巨头旗下无人超市的优势。

接下来,Wheelys 还打算专门为 Moby Mart 组建一个新公司,以更好地吸引投资、进行继续研发。

“如果你没有创办 Wheelys,没有做咖啡车和无人巴士,那你还会做什么?”

“我会创造一些至今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毕竟值得去做的事情太多了。现在我唯一担心的是,我的时间有限。如果我能在我的一生中,实现我 10% 的想法,那就已经相当幸运了。” Per Cromwell 说。


文中未注明图片来自:wheelys

  • Wheelys
  • 无人巴士
  • 咖啡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