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时尚

如今这个调皮又辛辣的巴黎世家,到底是怎么来的?

儿时物质匮乏塑造了 Demna Gvasalia 的人生经验,也构成了他设计里的“黑暗面”。

36 岁的设计师 Demna Gvasalia 是个厉害角色。

他有两份正职:时尚品牌 Vetements 的创始人兼设计师,以及,巴黎世家(Balenciaga)自 2015 年起的创意总监。

就在刚举办的 2018 年春夏巴黎男装周上, Demna Gvasalia 又成了焦点。

他把时装发布会搬到了一片绿荫丛林中,设计的灵感是“周末带孩子到公园游玩的年轻父亲”,因此男模特们都领着一个小朋友走秀。一如既往,从丛林中徐徐走来的“反时尚”的爆款不少,比如,假三件拼接长裤、透明塑料外套和超大廓形的西服。

同时,Balenciaga 还发布了和巴黎著名的精品店 Colette 合作的价格为 3500 欧元的限量版自行车。

限量版自行车
Balenciaga 仿的 Frakta
6 月末推出的天价购物袋

2 个月前,一向优雅持重的 Balenciaga 推出了一款和宜家的购物塑料袋 Frakta 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包包,但售价要 2145 美元——一个能买 3000 多个宜家购物袋的价格。宜家倒也一点不计较,眼见这事反响热烈,就将计就计拿来做了几次社会化营销。

不过,Demna Gvasalia 可没打算收手,6 月末,他又用这个思路让 Balenciaga 推出了一个长得像商场购物袋的白袋子——在意大利用小牛皮制作,还用了 Nappa 皮革手柄,要价 1100 美元。

经 Demna Gvasalia 之手后, Balenciaga 的风格正变得前所未有的街头,还高调拥抱了恶搞文化。

大家果然纷纷开始讨论“街头风是如何进入奢侈品的世界”,其实这件事以前也发生过,以后也会不断发生。整件事的魄力并不在于街头风的渗透,而是一个人为何可以让看似不登大雅之堂的设计扭转死气沉沉的老牌奢侈品,并让整个社会解读为“幽默感”。

Demna Gvasalia 之于时尚界,就好像《皇帝的新衣》里那个大喊大叫的孩子。

Vetements 这个牌子,坏得很是时候

如果说 2016 年最能制造话题的时装设计师是 Gucci 的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那么今年的风流人物当属 Demna Gvasalia 。

他和哥哥 Guram Gvasalia 在 2013 年创立了潮牌 Vetements,风格街头又解构,还带有少许的戏谑和幽默感,一经推出爆款频频——DHL 的黄色 T 恤、背后印有“Vetements” 的黑色警服雨衣和解构牛仔裤等。

市场对这个品牌的接受程度可以用“热烈”来形容。说来也巧,Vetements 创立的这几年,正好赶上全球都在流行运动休闲,穿得吊儿郎当变得很时髦,一个明显的例子是运动球鞋成为了百搭的单品。Vetements 创立不到 3 年,就进驻全球 200 多家店铺,2016 年还以“客座品牌”的身份被邀请参加了巴黎高级定制周走秀。接着,开云集团就宣布 Demna Gvasalia 任 Balenciaga 创意总监的消息。

和 Demna Gvasalia 同时期走红的还有俄罗斯设计师 Gosha Rubchinskiy 。这俩人的风格有些类似,都是换着花样让全世界擦亮眼睛看他们的俄罗斯街头风,感受玩世不恭的恶搞文化。两个人关系也不错,Demna Gvasalia 还为 Gosha 的走秀做了开场嘉宾,穿的就是那件恶搞“DHL”的黄色 T 恤。

在这俩人之前,时尚界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鱼龙混杂又相得益彰的风尚。多年以来,整个时尚圈在研究的事都是如何让人变得更美,更有风度,或者更有个性。哪怕是时不时有些凶神恶煞的朋克风,那也是借着“反抗父权”的精神内核把自己搞得酷成一体,谁也没想过要在“好看”和“洋气”这些事上开开玩笑。

Demna Gvasalia 这些设计是怎么来的?

Demna Gvasalia 生在黑海边上的格鲁吉亚,一个夹在土耳其和俄罗斯之间的国家。按照他的描述,他是“伴着斯大林主义、列宁主义和共产主义长大”的人。从小到大,他只读过两本杂志,上面顺带讲一丁点儿时尚信息。

在他的记忆中,前苏联统治下的格鲁吉亚人都穿得大同小异。他还在孩童时期就对衣服很有兴趣了,因为“总是没有衣服换”。在他的观察中,上个世纪 80 、90 年代的格鲁吉亚女人的品味和俄罗斯女人不太一样,家乡的人更喜欢黑色,同时用上戏剧性的元素,有点像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人的喜好,但更极致。

“然后前苏联崩溃了,格鲁吉亚对外开放了,就像一场爆炸。突然,你有了芬达、可口可乐,麦当劳和 VOGUE。” Demna Gvasalia 回忆说,“最酷的事是在麦当劳办生日宴会。我曾在那里庆祝过一次生日,只想说 WOW 。”

Demna Gvasalia 

等到 Demna Gvasalia 14 岁,他迷恋上了 Hip Hop。当时,他仍住在格鲁吉亚的首都第比利斯,加入了一个叫 East Coast 的帮派,成员们的偶像是 Notorious B.I.G.。“有时候,我们抽着大麻就开始了和 West Coast 的街战。其实挺蠢的,但很好玩。” Demna Gvasalia 说,“接下来,我进入了人生的黑暗期,当时我极端反社交、抑郁,也讨厌一切。”

Demna Gvasalia 人生的转折点是在 2000 年。那年,他和家人搬家到了德国的杜塞尔多夫,并在那儿呆了一年半。不过, Demna Gvasalia 很珍视这一段时间,他觉得“这期间让他想清楚了自己要干什么”。

“住到了德国之后让我在文化上觉得震惊。有那么多事情值得去发现——音乐、时尚、艺术。那么多年来,我对这些事闻所未闻。” Demna Gvasalia 说,“我像得了贪食症。要知道我到德国时已经 19 岁了,我 19 岁才知道很多人 12 岁就知道的东西。然后,我忙着探索和发现,有那么多新东西可以学。”

他又补充说:“这些迟来的信息的确从某种程度上塑造了我。”

后来的故事变得简单了一些。 Demna Gvasalia 的家人曾极力反对他在格鲁吉亚的时候学时尚,因为觉得“做设计根本没法糊口”。因此, Demna Gvasalia 本科读的是经济学,后来到了德国,他的家人也劝他去银行谋生。

结果,Demna Gvasalia 选择了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读研,此后他去了 Martin Margiela 实习,实习时他拿到了硕士毕业证。事实上,他的夸张廓形就是师承 Martin Margiela 这个品牌。

到现在,他依然会谈起在这个创立于 1988 年但已经不存在的法国奢侈品时装屋(在原文采访中,Demna Gvasalia 用了“不存在”这个词,他应该说的是 2009 年创始人 Martin Margiela 宣布退出自己创立的个人品牌) 。他说,在那里他学会了方法论,如何剪裁,如何推陈出新和如何对待衣服。

后背印着 Vetements 字样的黑色风衣
DHL T恤

至于那些玩笑和恶搞,Demna Gvasalia 则表达那是一种内心“阴暗面”的释放。

比如那件后背印着 Vetements 字样的及地黑色风衣,其实和市场后来解读的“和法国《查理周刊》遇袭”没什么关系。

Demna Gvasalia 收藏了一些真正的警服。他大概有 15 件保安服,每天换一件。“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有这个喜好,这大概源于我内心自保的意识。”他说。有一段时间,他痴迷于搜集这些衣服,买来挂在工作室里,后背印着 Vetements 字样的及地黑色风衣就是看着它们做的设计。

“我的设计里有挺多黑暗因素,尽管不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对于我来说,我内心的阴暗面用更有创意的方式表达出来了。” Demna Gvasalia 说,“我不太开心的时候,设计得更好。当我很开心,我就没什么有创造性的灵感。”

他终于对 Balenciaga 动手了

从最近 Balenciaga 频频制造的噱头来看,毫无疑问,Demna Gvasalia 把 Vetements 的经营理念和设计风格也带到了这个品牌。

此前,他说,他考量接不接这个工作的一个重要标准是,能否在 Balenciaga 讲和在 Vetements 不一样的故事。但如今看起来不尽然,两个品牌显然在他的控制中互相借力。

比如,最近模仿 Vetements 的山寨品牌 Vetememes 又推出了一个恶搞 Balenciaga 的系列。单品是 Vetements 的特色,大廓型和街头风,不过名字取为“Boolenciaga”,似乎又在拿 Balenciaga 开玩笑。 

此前,这个山寨品牌就一直在模仿 Vetements ,方式就是二次恶搞,最著名的作品就是把 后背印有 Vetements 字样的及地风衣的字直接改成了 Vetememes

但 Demna Gvasalia 态度一直很轻松,对外表示不会起诉这个山寨品牌,希望它像自己一样玩得愉快。尽管这次的 “Boolenciaga” 山寨玩笑开得有点大,牵涉到 Demna Gvasalia 掌控的两个品牌,但他都没有表示阻止的情绪。

至于结果,当然是多管齐下的,Vetements 和 Balenciaga 都因为这件事又成为了被讨论的对象。

曾经一直以优雅著称的巴黎世家
Demna Gvasalia 手中的巴黎世家 

创立于 1919 年的 Balenciaga 最初开在西班牙,尔后辗转法国巴黎。创始人 Cristóbal Balenciaga 是和 Christian Dior 齐名的“廓形的革命家”。同时期存在的设计师还有 Coco Chanel,以及她的死对头 Elsa Schiaparelli。

在这个品牌发展到 1972 年时,也就是创始人去世之前,也一直不怎么“本分”。对于创新前卫,Balenciaga 可以说是历史先锋。1953 年,它向市场推出了灯笼外套,1957 年是高腰的娃娃裙。除此之外,在 60 年代,它还向市场推出革新性的面料,他做了 silk gazar。1967年,Cristóbal Balenciaga 设计了一件极简风格的婚纱,在细腰和 A 线廓型盛行的 50-60 年代,从廓形上彻底颠覆了传统晚装的样貌。

在 1960 年代,Vogue 的一位老编辑 Bettina Ballard 曾为 Cristóbal Balenciaga 写过回忆录 In My Fashion,很直接地评价过这个时装屋的喜好。

“他从来没有为那些漂亮女孩或者说相貌甜美的女孩儿做过衣服,他请来的许多时装模特也以长相‘狰狞’著称。其中一个最厉害的模特叫 Colette,她走路像电影《惊情四百年》里的僵尸,头也很大,肩膀也耷拉着,与她的脸极端的不和谐。任何女人都可以穿巴黎世家那些比例不协调的时装。” Bettina Ballard 写道。

1968 年,Cristóbal Balenciaga 去世前关闭了 Balenciaga 时装屋,20 多年后又由 Jacques Bogart S.A. 重振,一直等到开云集团接手,Balenciaga 开始走上了不断更换创意总监来维持创造力和话题性的商业模式。

Michel Goma、Josephus Thimister、Nicolas Ghesquiere 和王大仁是在 Demna Gvasalia 之前的创意总监。1997 年接任的 Nicolas Ghesquiere 为 Balenciaga 带来了现代感,爆款是机车包;至于 2012 年王大仁,他为 Balenciaga 带去的则是运动感。但总的来说,他们都极力体现着女性美的优雅,就如当初 Cristóbal Balenciaga 做的那样。

不是什么街头风,而是一种反讽——越讽刺,越高级

Demna Gvasalia 曾说,“不在 Vetements 考虑优雅的因素。但在巴黎世家,这是关键因素,但我能用新的方式来定义优雅”。

不过,这件事已经远远超越了“不同的创意总监,不同的时尚风格”的意义。奢侈品的世界好像从来不缺乏大破大立的例子,但大部分是在美学上的革新,比如去年的 Gucci,只是换个了方式变得更美。

Alessandro Michele 曾在 Demna Gvasalia 发布他在 Balenciaga 的首个系列时到秀场看秀,他评价说:“我觉得 Demna Gvasalia 在寻找一些不同的美,特别是在一个长时间以来已经厌倦了定义美和支配美的行业里。”

从上个世纪 90 年代开始,时尚界在经历过烈焰红唇、胸衣、杂志时装大片、醒目图案、自助服饰、日光浴、女式裤装、拉链、露趾鞋、垫肩、细高跟、迷你裙、热裤、丁字裤等等之后,突然之间变得兴味索然(这或许是“时尚是一种轮回”的另一种说法)。

在热烈讨论过方便、美丽、公开裸露、批量生产、全球化影响、商标崇拜、“女人穿得像男人”、甚至是“男人打扮得越来越女人”这些在每个时代都曾敏感又极具争议的话题之后,这些事再也没有什么新鲜劲儿,唯一剩下的就是挑战社会阶层固化和随之而来的观念问题。

Demna Gvasalia 正好做了这件事。这位格鲁吉亚设计师为 Vetements 的街头服饰带去了高级时装的质感,反过来,又为其在 Balenciaga 的创作加入了街头服饰的态度。而这两者都可以归纳到消费主义后遗症里——如果说以往“你买的品牌塑造了你”,那如今就有一个人要来打破刻板印象。

对消费主义的反讽,开发了一个新消费市场

开云集团对 Demna Gvasalia 的评价一直很高,在他到任后,每一季财报里都会提到他的名字。根据财报显示,2016 年,Balenciaga 一直在拓展零售网络,先后在德国、香港和洛杉矶开店。电商网站表现良好,在 Facebook 上有超过 120 万粉丝,在 Instagram 上有 300 万粉丝。

“这表示了这个品牌在不断增长的声誉。自从 Demna Gvasalia 2015 年担任 Balenciaga 的创意总监以来,他就在延续着这个品牌的传统,并在用自己的创造力革新这个品牌。他的设计践行着创始人的核心价值,并让其在当代社会有了一席之地。因此, Balenciaga 已经开启了它历史上的新篇章,在成衣界的地位举足轻重。”开云集团 2016 年财年的财报写道。

看起来,Demna Gvasalia 受到了更多的认可。反正, Balenciaga 是肯定承认了他的才华。在官网上,历届设计师的作品都不见了踪影,唯一可以见到就是 Demna Gvasalia 的作品,还有不断循环播放的巴黎男装周的丛林走秀片段。

据说,2016 年开云集团宣布 Demna Gvasalia 到任 Balenciaga 那天,格鲁吉亚的官方电视台把那天称为“一个国家性的节日”。但 Demna Gvasalia 说,这显得傻不拉几的,让人有点难为情。

Demna Gvasalia 还说,他的家里人从来搞不太清楚他和哥哥 Guram Gvasalia 在外面搞些什么鬼,也不太明白这些成绩到底意味着什么。

“外婆不太喜欢我的设计。外婆说,那不是她的菜。”他说。

题图和文内图来自:pmcwwd.files.wordpress.comtheredlist.comblog.monicadmurgia.comupload.art.ifeng.comhtatic.highsnobiety.com

  • 奢侈品
  • 时尚
  • 巴黎世家
  • 品牌重塑
  • Demna Gvasalia
  • 长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