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金宇澄
  • 牡丹亭
  • 红楼梦
  • 白先勇
  • 昆曲
  • 传统文化
  • 孙逊
  • 曹雪芹

作家白先勇来沪,称中国现在需要一次欧洲那样的文艺复兴

“我们过去有很辉煌的传统,我们的文学、艺术,我觉得非常需要一次像欧洲那样的文艺复兴,使我们的传统文化有一次大的复苏。 21 世纪是最好的契机,因为现在没有战争、革命这种内忧外患,是个承平时代。承平时代就应该建设文化。”

6 月 3 日晚 7 点,位于上海淮海中路的上海图书馆西区二楼报告厅出现了“爆满”。座位上、过道上、地板上、出入口,从一楼到二楼都挤满了人,近千人或坐或站,都在静静等待着一场活动的开始。

这场名为“中国文化的‘天鹅之歌’——程乙本校注版《红楼梦》暨《白先勇细说红楼梦》新书论坛”的演讲者是现年 80 岁的作家白先勇。

身着绛红色上衣、黑色裤子的白先勇缓步上台,一直站着为台下的观众演讲了 70 多分钟,热情分享了他和《红楼梦》的故事和对它的看法。

“大家都知道,《红楼梦》是我们中国文学最伟大的小说。可是,我觉得还不止。跟世界的名著来比的话,如果要我来挑五本最伟大最杰出的小说,在我的阅读范围以内,最伟大的小说我一定会包括《红楼梦》。可能我会把它放在很前面,也有可能放在第一名!”,白先勇在演讲中说道。“第一名”话音刚落,现场响起了掌声。

来自:《好奇心日报》记者现场拍摄
来自:《好奇心日报》记者现场拍摄
来自:《好奇心日报》记者现场拍摄  

在他看来,《红楼梦》是“天下第一书”。“西方经典小说不乏哲学思想深刻沉厚、宗教意识高超宏大、心理分析曲折幽微、艺术形式巧妙多变的作品,但要看懂这些西方经典必须正襟危坐,全神贯注,从头看到尾才能领略其中奥妙,那是一段吃力伤神的阅读经验。《红楼梦》也有极深厚的宗教哲学思想,但却能以最鲜活动人的故事人物具体表现出来,《红楼梦》最‘好看’,无论翻开任何一回,都能引人入胜,叫人无法释手,追看下去。《红楼梦》才真正达到雅俗共赏的最高标准。如果说文学是一个民族心灵最深刻的投射,那么《红楼梦》在我们民族心灵构成中,应该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白先勇在《白先勇细说红楼梦》一书中写道。

演讲中,他还从小说艺术和美学的观点出发,将程乙本《红楼梦》和庚辰本《红楼梦》比较,表达其对前者的推崇。不过,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孙逊在演讲后的讨论中称,不同意白先勇的看法,认为相比庚辰本,程乙本也有很多问题。“我赞成白老师的观点,一个伟大的名著可以允许不同的版本供给大家阅读、研究。大家不仅读《红楼梦》,还把两个版本一起读就好了”,孙逊总结道。

小说《繁花》的作者金宇澄则在现场分享了自己读《红楼梦》的经历。“我是 50 年代的人,所以说,《红楼梦》对我的影响和白老师他们这一代不一样。我看《红楼梦》非常晚,是在七几年的时候。那个时候毛泽东好像提出来说,要看《红楼梦》。而且毛泽东有一句话,没看五遍你没有发言权。包括当时都是政治原因,所以我的青少年时代,看鲁迅的书比较多。鲁迅的书里面说到《红楼梦》,就是‘焦大不会爱林妹妹’,‘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如此等等。阅读环境和白老师一代完全不同”,金宇澄在现场说道。

最后,白先勇称,红学家通常认为《红楼梦》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分属曹雪芹和高鹗两位作者,这点他不认同。从创作者角度出发和程甲本、程乙本的序言两项证据考虑,白先勇觉得,这两部分均由曹雪芹写作。而且,后四十回的文字功夫和艺术成就绝对不输前八十回,尤其“宝玉出家”和“黛玉之死”写得尤为精彩,是全书的柱子。

白先勇,来自:crntt

“后四十回很多人攻击说,写得不好,没有八十回写得好,张爱玲就这么讲。张爱玲说,她一生中最遗憾的就是《红楼梦》没写完,一念到从八十一回开始进去,就天昏地暗。我的感觉和她不一样,我念到后四十回是大放光明”,白先勇说。

白先勇出生于广西桂林,父亲白崇禧是中国国民党桂系将领,曾任中华民国首任国防部部长。与身为军人的父亲不同,他一生都和文学艺术相关。著有《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和《孽子》等名作。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夏志清曾评价道,“当代中国短篇小说家中的奇才,五四以来,艺术成就上能与他匹敌的,从鲁迅到张爱玲,五、六人而已。”

1965 年, 28 岁的白先勇在拿到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Writer’s Workshop)文学创作硕士学位后,来到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教授中国语文及文学。在这里,他持续二十多年讲授了《红楼梦》,并分为中英文课程,分别面向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

来自:亚马逊

1994 年,白先勇提前从加州大学退休。此后致力于推广传统文化,他重新整理明代汤显祖戏曲《牡丹亭》和高濂《玉簪记》。 2004 年,他策划的《青春版牡丹亭》首演,引起轰动。最后全球巡回公演超过 200 场,在中国掀起了昆曲复兴运动。今年在台北的演出, 6000 张票在 13 天之内也一抢而空。“《青春版牡丹亭》在年轻观众中间引起了热潮。昆曲在年轻人当中变成了一种文化时尚”,白先勇说。

2014 年,白先勇受邀回母校台湾大学开设《红楼梦》导读通识课。他花了 3 个学期、 100 个钟头讲述这门课,最后集结成了《白先勇细说红楼梦》一书。

“我这一生中,最喜欢、受影响最大的有两本书,一本是《牡丹亭》,一本是《红楼梦》,受益甚大。我想对青年朋友们说,经典读物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学的同学们,在念书的时候多读几本这种经典,可能终生受用”,白先勇在演讲后的讨论中说道。

来自:亚马逊

附:我们和白先勇都聊了啥

Q= Qdaily

B= 白先勇

Q:我看有人称您推广《红楼梦》和昆曲的行为是“一个人的文艺复兴”,您怎么看这个说法?你觉得为什么要文艺复兴?如果中国要文艺复兴,为什么要首选《红楼梦》和《牡丹亭》?五四运动快一百年了,一直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我们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尤其是西方文化?怎么处理之间的关系?您有什么想法?

B:我们的传统文化,从 19 世纪,经过 20 世纪,一直下来,我觉得一直处于弱势,一直在文化,不管是艺术、文学、音乐和戏剧这方面,好像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这两个世纪以来,失去了发言权。西方那个强势的文化,很多时候,他们说了算。他们说好就是好。

但是我觉得,我们过去有很辉煌的传统,我们的文学、艺术,我觉得非常需要一次像欧洲那样的文艺复兴,使我们的传统文化有一次大的复苏。 21 世纪是最好的契机,因为现在没有战争、革命这种内忧外患,是个承平时代。承平时代就应该建设文化,超越了基本的经济条件,下一步是文化建设是很自然的。

为什么《牡丹亭》和《红楼梦》都应该是我们文化的指标?我希望至少从这两个开始,一个是戏剧到顶,一个是文学到顶。至少我想我们重新亲近这些经典,可能对我们有所启发。当然现在的文艺复兴,不仅要依靠我们的老祖宗,现在已经世界化了,世界性了,你当然要对现在西方文化有所了解。不过,我认为你先要固本。如果你对自己的文化都不了解,忽视它们,你怎么可能了解人家的文化?所以我想这是第一步。

本来我的专业是外文系,学西方文学的。我年轻的时候,也非常沉迷于西方文学,也很崇拜西方的文化。他们的成就是了不起。但是,有了对西方文化的了解,你回头再看我们自己的文化。有了一个比较的看法,你才知道我们真正的力量,真正的优点在哪里。所以我学外文学了几十年,最后跑到昆曲,跑去讲《红楼梦》去了。

《青春版牡丹亭》剧照,来自:豆瓣

Q:其实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做一件事,推广《红楼梦》和昆曲。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比较深刻或者有意思的事情吗?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怎么处理的?

B:我在台湾教了一年半的《红楼梦》,中国大陆方面,我发觉,两边的读者,不管是一般的读者还是学校里边,其实兴趣很强的。我遇到的问题是流行的版本,现在流行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的,以庚辰本为底的,那个版本是钦定本,最有权威的版本。我在南京师范大学做了一个演讲,在座的师生大概也有七八百人。我就说,你们看过程乙本的有多少人?一个。只有一个人举手。我大吃一惊。我觉得,程乙本是被边缘化了。其实程乙本在民国几十年间在大陆是最风行的。一直到台湾,台湾开始也是程乙本风行。到 21 世纪,台湾那边也跟风,变成大陆的庚辰本。

我觉得,版本的问题是我推广最大的问题。因为程乙本非常重要,胡适之强力推荐,所以风行很多年。因为在大陆,胡适跟他的学术在 1954 年受到批判后,程乙本就被边缘化了,被别的版本取代了。我在台大教书的时候,就把庚辰本和程乙本从第一回到第一百二十回,仔细对了一遍。我完全是从小说的艺术,从美学的观点比较的。我发现庚辰本问题不小,程乙本也有问题,但庚辰本的问题很少有人提出讨论。

既然《红楼梦》是我们最伟大的小说,当然需要一个最好最靠得住的版本。至少有几个版本比较的话,我们知道的比较全面。我发觉,这边的读者很多人只做了红楼一梦,其实还有好几个梦。我在《细说》(指《白先勇细说红楼梦》)举出来很多例子,因为版本不同,整个人物的个性和调性都完全不同。

题图为白先勇,来自:family977

  • 金宇澄
  • 牡丹亭
  • 红楼梦
  • 白先勇
  • 昆曲
  • 传统文化
  • 孙逊
  • 曹雪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