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设计
  • 独立出版
  • 视觉识别系统设计
  • Standard Manual
  • Jesse Reed
  • Hamish Smyth

怎么会有设计师,费心去设计“设计规范说明书”?|100个有想法的人

Jessy Reed 认为,这些涵盖了无数细节的设计应用手册,是“设计思维”的一种完整体现——在“设计思维”这个词没被用烂之前。

每个平面设计师都不会对视觉识别系统应用手册陌生。

它是一套实用、事无巨细的设计规范说明书,告诉阅读者应该怎样通过排版、颜色和字体为一个机构做出统一、符合要求的平面设计产品。

由于它单纯的功能性,能够阅读到一本视觉识别系统应用手册的人往往仅限于平面设计师,及同领域中的相关人员而已。

Jesse Reed 和 Hamish Smyth 却不这么想。尽管自己每天都会接触、参与制作这样的工具书,身为平面设计师的二人认为,一套好的视觉识别系统应用手册值得与所有人分享。

他们也的确这么做了。2017 年 4 月 24 日,以独立出版社 Standard Manual 的名义,Reed 和 Symth 在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上发布了他们的第四本视觉识别系统应用手册——由 NBC 台标的设计方、美国设计工作室 Chermayeff & Geismar & Haviv 在 1977 年为美国环境保护署(EPA)设计的整套视觉识别系统。

书本共 244 页(包括 10 页横向拉页),呼应书内环保主题而采用回收材料制作成的精装封面,全彩打印,单本众筹价为 49 美金。

Standard Manual 重新制作出版的美国环境保护署(EPA)视觉识别系统应用手册。

以上图片来自:Kickstarter

25 天后,原计划筹集 158,000 美金的众筹目标达成了。截止至本文撰写当日,该项目共筹到了 162,513 美金,至少有 1903 名来自世界各地、不同领域里的众筹者将会得到这本视觉识别系统应用手册。

这并不是二人众筹项目里的最好成绩,比较起来,EPA 项目反而是他们三个众筹项目里最平淡的一次表现——Reed 和 Symth 在 2015 年 10 月重新出版 NASA 著名的“蠕虫”标识应用手册时, 8798 名众筹者在 6 天时间里向他们资助了近 95 万美金。

在接受《好奇心日报》的采访中,Jessy Reed 把这项事业的开始称之为“一次偶然”。

2013 年,Reed 和同在五角设计联盟(Pentagram)纽约办公室的同事 Hamish Smyth 在公司地下室的柜子里偶然注意到了一本红色活页册,埋藏在废旧稿纸和文件资料中。抽出书本,他们发现手上拿着的是一本完整的 1970 年纽约市交通管理局(NYCTA)平面设计标准应用手册。

在地下室被发现的 NYCTA 平面设计标准应用手册。图片来自:Kickstarter

一开始,二人也没想到要再出版它。“当时我们只是认为应该让更多人看到这本书。”Jessy Reed 在接受 Design Week 网站采访时说道:“于是我们就把内页全拍摄下来,上传到了一个自制网站上。然后我们的设计主管 Michael Bierut 在推特上转发了这个网站,Pentagram 也转发了。结果一下子就产生了上百万点击量。”

直到一年后,当纽约市交通管理局成了 Pentagram 的客户,双方在一次会议中偶然提起了这件事情,管理局方面表示十分乐意将这本书再次制作出版,Reed 和 Smyth 才最终决定通过 Kickstarter 来作为实现这个想法的平台。

“我们一直认为视觉识别系统的应用手册会是一个很好的出版题材。但传统出版商不会愿意冒这类风险,这书的受众群太小了。由于我们先做了这个网站,证明了的确有这么一群受众存在,才最终触发了第一个 Kickstarter 的项目。”Reed 说。

2014 年 9 月 10 日至 10 月 11 日之间,共 6718 名众筹者向项目资助了超过 80 万美金。而 Reed 和 Smyth 为他们的出版项目设定的原始目标才 10 万美金。

Reed 和 Smyth 重新制作的 NYCTA 平面设计标准应用手册。图片来自:Kickstarter

众筹平台不仅帮助 Reed 和 Smyth 成功完成了第一个项目,还让更多人了解到视觉识别系统应用手册被制作成书籍出版的可能性。

2015 年的 NASA 项目才能够算是二人真正的“成名作”。这套系统由平面设计师 Richard Danne 和 Bruce Blackburn 设计于 1975 年。由于采用了现代的无衬线、弯曲的粗体字设计,使得这个 NASA 的 Logo 被人们称作 “蠕虫”标志。此外,标志里少了一横的“A”字也让人联想起火箭头的形状。

这个成功的设计让刚开事务所没多久的 Danne 和 Blackburn 获得了来自 NASA 的高额佣金,但却没有受到宇航员和科学家们的喜欢,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个全新的标志。二位设计师不得不在随后的十几年间绞尽脑汁制作出了这本厚达 90 多页视觉识别系统应用手册,向 NASA 的员工详尽解释从一只圆珠笔到航天飞行器上应该如何使用这套视觉系统。也因此,这套视觉系统被许多平面设计师认为是当代平面设计系统里的一个里程碑式的革新。

Reed 将 NASA 手册看作是一份“‘标准’的基本范例”。因此,当人们在推特上纷纷邀请他们重新制作这套 NASA 标志时,二人便欣然答应了。

最后没有被 NASA 采用,但依然成为设计经典的 “蠕虫”标识。

接下去的一切都发生得顺理成章,第二个成功的 Kickstarter 项目完成后,二人决定成立独立出版公司 Standard Manual。

“众筹平台让我们接触到了除了平面设计师外更广泛的受众。并且,这种形式帮助我们减少了传统出版程序中所产生的风险。消费者证实了这种需求,清晰的数据避免了过度生产、没用的想法和帮助我们追踪消费者的身份——这一切都让我们相信这是一种新的出版模式。”Reed 告诉《好奇心日报》。

第三本关于美国建国 200 周年纪念的标识应用手册则是二人按照自己的喜好出版的,仅在 Standard Manual 的官方网站上售卖。由 NASA “蠕虫”标志的设计者 Bruce Blackburn 于 1974 年设计。事实上,正是这个作品帮助了 Blackburn 接到了 NASA 的设计工作。

美国建国 200 周年纪念标识应用手册。

直到最近的 EPA 项目,由于前三本积累的名声,美国平面设计协会(AIGA)主动找到了 Reed 和 Smyth,邀请他们和正在庆祝 60 周年的 Chermayeff & Geismar & Haviv 设计事务所合作推出一本应用手册。

“当时我们在 CGH 的办公室里看了各种各样的应用手册,从 Knoll 到 NBC,这可以说是北美最优秀的企业形象设计手册集合了。但 EPA 很特别。我们相信这是一个大多数设计师都没有见过的系统。另外,考虑到最近的政治风向和 EPA 很有可能失去政府的资助,我们认为一套为联邦政府项目或任何公共事业部门所做的设计都有被同行们收藏的价值。”Reed 说。

因偶然发现而出版了第一本书,因网友呼吁出版了第二本书,因自己的喜好出版了第三本书,因商业合作而出版了第四本书……用 Reed 的话来形容,这实质上是一个“渐渐地将一种兴趣爱好转变成一门生意”的过程。

唯一没有变化的,是两人平面设计师的身份贯穿始终。这首先体现在对每本书的制作和包装上。由于二人均是富有经验的设计师(他们在 Pentagram 纽约办公室分别参与了万事达卡的品牌形象更新、希拉里竞选活动视觉形象设计、纽约市步行地图系统设计等重要项目),制作一本精美的印刷品对于这两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Jessy Reed 在意大利制作第一本平面设计标准应用手册。

以上图片来自:Kickstarter

从第一本书籍开始,Standard Manual 所有内页的印刷均在意大利制作完成。由于视觉标识系统的应用手册对颜色的准确性要求比一般印刷物更为严格,应用手册本身又因为年代久远和保存不当而泛黄,二人不得不花了大量的时间在扫描和较色工作上,以制作出和原件最接近的新版应用手册。

另外,每本应用手册的开头部分,Reed 和 Smyth 都会附上 1 至 2 篇由平面设计师撰写的的评论文章或与项目有关的其他补充资料。在 NYCTA 应用手册中,Pentagram 纽约办公室的主管、同时也是设计教育家 Michael Bierut 为其撰写了序言。而在 NASA 一册中,二人附上了设计方 Danne & Blackburn 当时制作的设计提案图片。

这些细小的编辑工作使 Standard Manual 出版物超越了原本应用手册单纯的“工具书”定义,更接近于一本记录了美国某一时期平面设计标准的文献图册。

Reed 和 Smyth 对 Standard Manual 抱有一种期望——通过出版一系列重要的视觉识别系统应用手册,“来保存和传播平面设计在历史上的各种艺术形态”。

“这些应用手册展现了一种‘设计思维’,在‘设计思维’变成一个很‘酷’的词之前。”Reed 说:“甚至是每一个字母之间的字距都规定得非常仔细。没有任何细节被遗漏,这么做是为了最大程度上提高设计效率。即使是一个兼职的设计师也可以立即从这里找到任何设计要求。”

这种细致是拥有年代感的。40 多年前,当时的人们并不清楚“网格”的使用规范和色板的运用原理,从而更仰赖于设计师的工作;客户们则总是提心吊胆,生怕自己不小心做出了什么不符合规范的延伸设计。

在设计领域,常常会出现一种现象——年轻的设计师爱讨论创意,而成熟的设计师更喜欢讨论规则。Reed 也是“规则”的倡导者之一。这一点还能体现在 Reed 和 Symth 新开设的设计工作室上——二人为工作室起名为 Order (秩序)。 

“我们认为秩序代表了好设计。分类和层级及其相关的一切组成了设计系统——这是我们的设计理念,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 Reed 在最近 Order 办公室开幕时接受 Fastcodesign.com 采访中说道。

Reed 认为,设计(在这里,讨论的主要对象应为平面设计)并不是社交媒体或是 pinterest 上的某种“趋势”,而具有其自身完整的方法体系。人们必须接受专业的教育——经过学习、训练相关的技巧和思维方式才能真正做出优秀的作品。

应用手册代表着“规则”本身,诠释了 Reed 和 Smyth 的想法。但随着媒介形式的演变,越来越少的设计公司会致力于制作一本厚厚一沓像辞典一样的应用规范手册。企业则希望自己的视觉形象更为灵活、多变,甚至随时随地被年轻人“黑”掉。人们很难再以一本固定的书本来概括一套视觉识别系统中的所有应用规范。

新的事物每天都在出现和迭代。在由令人眼花缭乱的多媒体技术所营造的视觉氛围中,这种传统的设计思维和规范,还会对设计师产生影响吗?

Reed 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根据我们当下的工作方式,尽管视觉显示终端会变得越来越多样,但整个原则依然适用。”他说:“我相信,任何一个学设计的人都需要先理解这其中的原理,才能对设计做出任何改变。”

题图及未标注出处的图片来自:Standard Manual

  • 独立出版
  • 视觉识别系统设计
  • Standard Manual
  • Jesse Reed
  • Hamish Smy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