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时尚
  • 上海时装周

不同背景的人在聊,该如何定义中国的青年文化?|上海时装周

中国的潮牌和十年前相比,热闹了许多。但潮流本身只是符号,并不等同于青年文化。

上海时装周,作为买手订购会的 showroom 也在寻找自己的定位。Tube showroom 走“小而美”的先锋艺术路线,主会场 mode 用行业 Talk 树立专业的地位,Ontimeshow 则打算走青年文化的路线,rapper、DJ、部分“非专业模特”的走秀、潮牌装置展示都被搬到了上海西岸艺术中心。

ontime show 走秀和开幕派对

Ontimeshow 最后一天,一场关于青年文化的谈话在举办,NPC 主理人李晨、独立设计师上官喆、苏五口和 i-D 中国的主编 Adam Chen,以及做游戏的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副总裁吴萌,聊了聊中国青年文化的过去、未来和现在。

中国到底有没有青年文化?如果你将其定义为 Hiphop、朋克、摇滚这些亚文化的话,在中国其实并没有坚实根基,很多人只知道潮流不懂文化,很多人懂文化但他没有真正体会过、经历过。但能否认的是,中国有自己的青年文化,可能是上官喆所说的不怎么酷的高考文化,可能是 VICE 曾报道过的更年轻一代在 QQ 里的青年组织“黑界”,可能是视频里的弹幕文化,不过这些都没有成为大众潮流。

今天谈话的这些人是 80 后,他们都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年轻人,但他们都在自己的领域引领着中国的青年潮流,我们可以听听做游戏的、做潮牌的、做设计的,都是怎么看青年文化的。

现在的年轻人和过去的年轻人有什么不一样?

李晨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关注青年文化,那个时候都是买过季的日本杂志看,并没有太多的地方、太多的人去交流。他发现自己开始影响年轻人的时刻,是从做 Channel V 主持人开始。而现在,“年轻人的偶像也变了,年轻人追星的方式也变了,年轻人了解世界的方式也变了”。

“我开 NPC 已经八年了,我相信我们整个消费群体都已经变了。当时在我们店里喜欢我们品牌的这些人,现在的社会身份、地位、收入、习惯、穿衣打扮已经完全有了一次改变。如今新来的又是全新一代的消费群体。”李晨说。

“大器晚成”的上官喆从大学毕业后才走上服装设计这条路,从零开始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也有将近十年的时间。他最大的感触是,现在的年轻人很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比如说我记得我在还比较小的时候,可能高中大学毕业之后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之前人生的剧本,可能还是模仿那种父辈或者你能看到的东西。但我觉得现在很多比较年轻的或者更早的一代,他们可能在初中和高中就知道我可能要去做音乐、做设计,我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我觉得其实这是还蛮酷的事情”,上官喆说。

上官喆在 ontimeshow 2017秋冬展览

Adam Chen 认为这是因为现在年轻人见得多了,自然而然对权威产生了质疑,他们会翻墙、会去和别人讨论、会自己去网上查,不像以前,只能去看一些杂志,比如说 milk,觉得“上面的东西就是好东西”。

带着棒球帽穿着棒球衣的苏五口看起来没有像他做的事情那么“张扬”,他做了一个 Fake 系列,抄袭各种品牌,并把抄袭本身也设计在衣服中。他与上官喆合作了一个“不合作系列”在新天地展出,在广州的优衣库店里挂了一件自己品牌的衣服,白色的上面写着“please steal this cloth(请偷了这件衣服) ”。

谈及青年文化,苏五口说最大的印象就是,“他们喜欢说不,喜欢反抗”,“然后认真地想了一下就为什么要不,为什么要反抗,觉得挺有趣,王朝皇帝的时候,当时说不就是革命,若是从比较高的立足点看这个事情的话,他就是一个更新迭代的过程,是推动整个文明的浓缩的一个字。如果是从一些像生物这种角度的话,它简直就是进化……所以如果是从这个角度,就不要说它过去现在未来怎么样。我一直在很努力想知道它是什么东西,感觉我马上快知道了,它又变了另外一个东西”。

作为时尚行业外的吴萌,分享了一个局外人来看这件事的角度。他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更加喜新厌旧,不会像他小时候一样花很长时间研究球鞋、攒很久的钱买双球鞋,“我们过去对很多事情很忠诚。现在因为信息变化太快,没有人能保持专注,没有人能保持对你 100 年不变”,而现在的年轻人内心其实是很孤独的,所以喜欢在网上和别人分享、和别人玩。

层出不穷的新款和爆款,时尚变得过剩,独立设计师怎么看?

苏五口:表面的那个形式一直在变,因为别人肯定的是形式。你一旦对一个东西内在自己感兴趣的时候,你会发现它和其他东西可能有共性,原来做医生和做艺术,价值差不多。如果你发现了这个逻辑的话就会沉得住心来看一个事情,如果你一直在看表面运作得很快的话,你就一直在追赶,就会迷失自我很浮躁。

一开始我觉得做设计就是学软件,那些全部学完就天下无敌了,但是学完的瞬间就觉得软件不行,就是一个形式。然后我马上去训练一下自己画画,画画到头,觉得也基本就是那样,然后我寻找下一个东西。然后就遇到了建筑,建筑给我的东西非常多,一堵墙一块砖,它里面可以探究的东西非常多,我觉得这个太有趣了。

然后我做到建筑的时候觉得对这个行业非常不喜欢,但我对做概念很感兴趣,然后我就想到要不要直接把这种概念嫁接到服装上。……所以我整个过程就是从我也在一直在脱掉我说的自己表层那个形式的东西。

不过我自己身上肯定还有,我自己做这个“不合作系列”本身就是一个套路,然后作为一个噱头,做完就买衣服这样。所以我一直也还在其中。但慢慢脱掉形式这个过程非常有趣,每当下一阶段觉得之前做的东西就不好的时候,反而是比较开心的。感觉自己这样说自己不好,卖不出去的。

上官喆和苏五口的不合作系列

上官喆:互联网在文化上的颠覆,造成了不同的年轻人都可以有能力去发出自己的声音。包括音乐也是一样,以前都是精英在创作这些音乐,现在每一个个体都可以在网上发表作品,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层面上来说青年文化在流行文化中,其实跟创造力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其实我觉得大部分都是非常无聊的东西,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它跟创造力跟设计跟艺术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它只是影响力的一个东西。

所以对于我来说我在开始做 SANQUANZ 头几个系列(的时候),都在关注青年文化方向,包括亚文化。但是突然有一天我觉得特别的无聊,特别疲倦,没有办法感动了。我觉得它更多是一些克隆的东西。年轻人他们并不需要真的去欣赏一些好的东西,他们可能只需要宣泄自己多余的时间,然后通过某一个品牌或者某一些活动去认识一些男孩、女孩。就是荷尔蒙的宣泄,所以我觉得跟创造力没有什么关系。

当然也会有,在小体量的亚文化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很先锋的东西,音乐、设计......但是它一定不是大众的东西,可能是比较小众的人在享受,但是我觉得那些更小众的东西在推进这个东西世界的发展。

上官喆 2016AW,来源:BOF

如果说 Vetements 是一场革命

Adam Chen 认为,Vetements 是在用造价很便宜的东西,去反抗固有的奢侈品行业,“我没有完全同意,我觉得这个不是实干的东西,不是工艺上的进步,而是形而上的东西”。

而上官喆认为,概念恰恰是现在时尚最重要的东西。“我觉得 Vetements 做 DHL 的 T 恤,其实就是当代艺术家杜尚的的想法,“由艺术家决定什么是艺术品”,这个时候由时装设计师决定什么是时装。 DHL T 恤就是他们的工作服,但因为换了语境,在 Fashion Week 里面它就是时装。它看似是一个玩笑,但我觉得它背后是非常厉害的一个举动。而且只能他做,Zara、H&M 做不来这个事情。这是时装里很历史性的一个转变。因为在传统里是不强调观念的,它们强调的是我的材料是很稀有的,我的手工艺花去大量时间,但这种奢侈的概念已经在被替换了。

对于当代来说,时装最奢侈的部分是人的创造力本身,是你通过你的想法或者创意可以让廉价的东西变得富有生命力,所以我觉得这个是青年文化里面的核心,倒不是说我只穿一件很大的衣服。”

不过 Demna Gvasalia 本人的想法可能恰恰相反,相比概念,他认为产品可能更重要。他曾表示过“并不试图推动时装界线”,他还说“时尚不应该成为你梦想的东西”。他将地下、街头的元素解码重构,在奢侈品的时装体系中运作,在媒体和业界人士的吹捧下变成了革命,就像 Vestoj 的主编所说,这场革命真正的名字只能是“品牌化了的 Vetements”。

谈一些根本的问题,做一些微小的事情

Adam Chen 觉得中国青年潮流文化中,“激发人想象的东西比较少”,“对于国内设计师来说,时尚本身是亚文化的根源,而不是说音乐、电影或者其他艺术形式直接成为了你设计灵感。”

但创新这件事情,不能“旱地拔葱”。“当我们谈到创新的时候,我们要先去了解我们的民族是什么,才知道我们的年轻人是什么”,吴萌说,“为了创新而创新,我觉得本末倒置,像我做游戏我就可能需要问三个问题:第一,人为什么需要玩游戏,第二,人需要玩什么样的游戏,第三我怎么作出他们需要的那种游戏。同样的问题问我们做服装的:人为什么需要穿衣服,需要穿什么样的衣服,你怎么做出他需要穿的衣服?”

吴萌用他典型的商人思维思考这件事情,有什么样的需求就做什么样的衣服,而不是凭空的工作室里憋出来一个想法,那“就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 yy,你做的东西根本没人想要,可能全都是库存”。

但这三个问题问独立设计师的时候,答案却大相径庭。“现在奢侈品本来不是一个很功能的东西,就是好不好看,在我们当下好看变成一个刚性的需求”,苏五口说,“做衣服是好面料好工艺,为什么我们不搞这个,就是(玩)观念的东西,务虚,其实我是从市场的角度考虑一些东西的,这个东西人家做成那样怎么和人家拼呢,要不然我自己往这个方向这样走一走……”

“服装对人日常生活的功能性对我影响不是特别大,我是不太在乎别人穿得好不好看,或者说他需不需要我的东西”,上官喆说。

中国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全世界年轻人喜欢的潮流文化?李晨觉得这件事情总需要有人走在前面,就算现在再小再不成熟都要去做。“乐观来说,现今的设计师已经非常优秀了,只不过我们缺一个更好的平台和媒体环境让大家接受,已经有国外的媒体在关注这些了”,李晨对《好奇心日报》说,“但也许我们都是铺路的人”,他随即补充道。

题图、文中图来自:ontimeshow、上海时装周官方微信

  • 上海时装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