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设计
  • 新加坡设计周
  • Handmade
  • Wallpaper*
  • Tony Chambers

我们和 Wallpaper 主编聊了聊,这本杂志的美学到底寄托在何处

15 件关于吃、喝、玩、住、行、穿的展品,其实是对这本杂志的美学作一次综述。

2017 年新加坡设计周,一场主题名为 MultipliCITY 的小型展览在 3 月 8 日的一个炎热下午对外开放,展览上展出了 15 件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与工艺品牌合作制作的生活器具,种类多样——从鞋柜到行李箱,从午餐篮到耳机,还有电饭煲、烧烤架、道具组、香水、时装、酒器……

图片来自:@wallpapermag

策划这场展览的,是拥有 100 多个国家的读者,2016 年全球发行量超过 100,000 本的 Wallpaper* 杂志。它由加拿大记者 Tyler Brûlé(他也是 Monocle 杂志的现任主编)于 1996 年在伦敦创立。

常年在欧美大陆间游荡的新闻人 Brûlé 通过这本设计杂志向世人宣告了全球化趋势下的都市精英生活方式。“杂志页面里那些受斯堪的纳维亚现代主义设计风格影响的设计美学以一个完美的时间点出现在 90  年代里,一个互联网和廉价航空让旅行变得更容易的年代。”英国设计师、策展人  Jeremy Leslie 在一篇为 Creative Review  撰写的文章中评论道。

左图为 Wallpaper* 在 1996 年的创刊号,右图为 2001 年 4 月刊封面。图片来自:backingpaper

创立 Wallpaper* 仅一年不到,Brûlé 就把它卖给了隶属时代华纳集团的时代传媒公司。自己则继续担任主编直至 2002 年。他离开后,Wallpaper* 杂志由《伦敦晚间标准报》(London Evening Standard)的生活方式编辑 Jeremy Langmead 担任主编。

Langmead 上任后立即任命了曾在 GQ 担任艺术总监的 Tony Chambers 作为创意总监。在 2003 年至 2007 年的时间里,二人 在原来 Brûlé 建立的风格基础上巩固了 Wallpaper* 杂志作为高端生活方式媒体的品牌形象,并在 2005 年设立由杂志命名的设计奖项—— Wallpaper Design Awards。

图片来自:Wallpaper

2007 年,Langmead 离任,学习平面设计出身的 Tony Chambers 成为在杂志行业里从美术编辑逆袭成主编的稀有案例之一。

Chambers 喜欢称自己为一名“视觉编辑”,成熟设计师背景为他带来了精明的审美眼光,但 Chambers 继而证明了自己在商业化运作上的潜力。

通过上线网站和电子杂志、举办设计比赛和更丰富的奖项评选、策展、开设线上买手商店…… Wallpaper* 杂志在 Chambers 的手上成功地转变成了一个更为广义的设计品牌。

现在,当人们想到 Wallpaper*,那本讲述关于建筑、室内家居、旅行和美食的杂志时,想到的已经不是某一页的文章或是漂亮的杂志大片,而是每年 Wallpaper* 与全球各大设计学院联合举办的毕业生设计比赛 Graduate Directory;Wallpaper* 出版的全世界 100 多个城市的旅行导览;或是 杂志与某位著名设计师联名推出的一款高级酒器。

其中,作为 Wallpaper* 传递杂志美学的重要项目之一,Wallpaper* Handmade 由Tony Chambers 于 2010 年策划成立。该项目由杂志社出面,委托编辑们认为时下最活跃的设计师或工作室,联合手工匠人、工艺品牌、制造工厂一起推出有关生活方式的各种器具,并把这些作品集合成一个小型展览,在每年的米兰国际家具展上展出。

当时杂志的美术总监 Meirion Pritchard 在一次 2011 年的采访中表示,这是“迄今为止 Wallpaper* 最具野心和品牌建设力的项目之一”。他回忆道,当建筑与汽车编辑 Jonathan Bell 在一次会议上提出了这个项目的概念后,Tony Chambers “立即看到了这件事情背后巨大的潜力”。

第一届 Handmade 项目在米兰的 Brioni House 四楼举行了为期三天的展览,邀请了建筑师、时装品牌、自行车制作品牌、手作咖啡店、平面设计师、插画师等等一起制作了空间装置、自行车和自行车包袋系列、书箱、沙发、挂毯以及一台和多媒体艺术家合作的 Wallpaper* 杂志自动贩售机。

Wallpaper* Handmade 在 2010 年于米兰国际家具展上开展。 图片来自: Creative Review

自此以后,每年 4 月的米兰国际家具展,Wallpaper* 都会带着十多件 Handmade 项目的设计作品参加展览,同期,编辑部还会制作一期专门讲述合作故事的 Handmade Issue。

图片来自:Wallpaper

图片来自: Design scene

事实证明 Tony Chambers 当年的直觉是准确的。至少在现在看来,已经举办了 7 届的 Handmade 项目让 Wallpaper* 与英国,乃至全欧洲的设计资源、生活方式品牌维持起了更为紧密的联系。不论是其他杂志、百货商店、奢侈品牌、工艺工作室还是设计师等,都能以不同的角色参与到该项目中来。

此次在新加坡设计周展览上展出的 15 件展品,“可以说是 Wallpaper* 美学的一次综合预览。我们通过这些精美物件向人们说明 Wallpaper* 在做什么,Wallpaper* Handmade 的这个项目在做什么。”Tony Chambers 告诉《好奇心日报》。

这些设计作品有些是用于展览的概念性孤品,也有可以作为在百货公司或设计商店里售卖的生活器具。自 2015 年,Wallpaper* 杂志上线了自己的线上设计商店后,各式各样的合作款又有了新的售卖平台。

由调香师 Geza Schoen 制作,设计师 Karl Lagerfeld 设计外包装的 Paper Passion 香水。

英国珠宝设计师 Hannah Martin 根据自己的 “巫师的三角形”系列设计的拆信刀,更像是一座桌面雕塑。
由擅长玻璃和陶瓷器皿的德国设计师 Christian Haas 设计,由德国玻璃制造商 Theresienthal 制作的容器,内部盛装的是有 500 多年白兰地制酒历史的法国 Marquis de Montesquiou 出产的酒。每只瓶子上还雕刻着不同密度的花纹,以标注酒的年代。 
Sprueth Magers 画廊的所有人 Monika Sprüth 与眼镜制造商 Mykita 合作设计制作的眼镜。 
设计工作室 Future Facility 和博朗 Oral-B 合作的 USB 充电牙刷。 
由来自上海的 Neri & Hu 设计工作室联合捷豹共同制作的融合中国茶文化和英式野餐传统的“Wild Feast”野餐篮。
来自西班牙的设计师 Tomás Alonso 和专注于水晶吊灯和玻璃器皿制作的威尼斯工艺品牌 Lobmeyr 合作的黄铜酒器。其中的铜制圆球可以代替冰块来更好地长时间冷却杯中饮料。 
创意制皂工作室 Pelle 和美国五金件制皂公司 ER Butler & Co 合作的 “石头花园”。

MultipliCITY 展览旨在呈现“新加坡城的多样性、适应性和创新性的一次玩味诠释”。但给人更强烈的感觉是,它作为一幅图景向新加坡乃至亚洲设计师们展示 Wallpaper* 的审美趣味。

以下是我们在短暂的时间里与 Tony Chambers 的交谈内容,有关 Handmade, 有关设计,还有关一点点当下的世界。

Q = Qdaily

T = Tony Chambers

Q:是否能解释一下此次展览的策展思路?为什么选择带这 15 件产品来到新加坡?

T:我们在过去的 7 年里合作了 400 多件作品,这是一个挺大的数量。其中一些不在我们的库存里,甚至,我们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可能在设计师那,也有可能被生产商借走了。尽管如此,我们手头仍有比较丰富的选择。当你策划一个展览时你当然希望手上存货丰富。所以,我们希望选出一个系列,能够表达清楚 Wallpaper* 在做什么,Wallpaper* Handmade 的这个项目在做什么。

显而易见,Wallpaper* 杂志关于设计和生活方式。所以设计、建筑、旅行、食物、酒,这些元素是必不可少的。你可以看见好几件有关食物和酒的设计——烧烤架、威士忌酒杯套组、道具等。我们尝试用这些涵盖范围广泛的设计作品来综合说明 Wallpaper* 的品味。

那瓶香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件令人感到意外的作品。它来自一家德国的艺术印刷商,他们非常喜欢书本,同时擅长印刷。因此,我们就想如何将书和香水结合起来。这里面有很多元素——书、印刷、香水、时尚……我们把这些混合起来,这想法看上去有点疯狂,但最终的结果是一瓶装在书里的香水,它非常优雅。这就是 Wallpaper*。

Wallpaper* Handmade 每年都会参加米兰国际家具展,我们会有专门的一期杂志来介绍每年的项目。但新加坡这一次比较像是一场衍生展,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与新加坡设计周合作。不过这将会是一次长期合作,明年,Wallpaper* 将会邀请新加坡设计师参与设计作品,并在明年这个时候先在新加坡展出,然后再到米兰。

Q:这 7 年来,Handmade 项目的主题是如何被制定的?

T:Handmade 项目刚开始其实并没有主题,但现在有主题了。仅管这样,也都是些非常松散的主题,我们不会要求设计师严格按照字面意义去做些什么。比如 2015 年我们的主题关于食物,它叫作“吃掉我!喝掉我!告诉我你爱我!”,非常可爱。2016 年,主题又变成了“酒店风情”,但设计师也不需要真的设计一个酒店,只要任何可能在酒店里出现的事物就行了。今年,由于我们的新展出地点在米兰 Brera 区的一座转成世俗用途的教堂里,所以我们制定了一个名为“精神现实”(Sipiritual Reality)的主题,一个小写“r”开头的 religion。

我认为这个主题放在现在再适合不过了——警觉的、深思熟虑的,将我们的思考提高到更高的一个层面。现在,世界处在非常不稳定的状态,社会正在发生着激烈的变动,因此我们可以更加关注一些更理论的、精神化的事物。那么更远地说,我们会将这个概念和我们委托的设计师以及工艺品牌沟通,请他们不要按照他们平时的惯例来制作 Handmande 中的作品。我们总是希望结果是出乎意料的,同时也应该让受到委托的人感到些危机感。

Q:你提到了“激烈的社会变革”,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设计师”这个身份会产生什么变化吗?

T:我们(另外包括《时代》、《财富》杂志)和新加坡合作了设计论坛,其背后的另一个原因是,我认为,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有趣、更适合去成为一名设计师了。因为世界正在产生巨变,整个社会正在因为科技而迅速更迭,那么在这些动荡背后,总有一些问题会出现。

我们并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沟通往往会出现障碍。设计师则是问题的解决者。他们总是被赋予挑战。在 5 年或 10 年之后,当人工智能或是机器人技术继续发展,人们会担心自己的工作被这些程序所取代,但成为一个设计师、一个创意思考者,这种职业是不会被取代的。

Q:但人们对物质的态度在转变,不是吗?很多东西被过量生产了。

T:我理解你的意思。这是个站得住脚的观点。但设计并不完全关于物质,它有时候关于一种更意识上的东西。当然了,物质的东西很重要,我们在生活中需要它们。我也同意你的观点,很多时候它们太多了。因此我们更需要更少的,但深思熟虑的设计。就像 Dieter Rams 很多年前说的那样——‘更少,却更好。’我想这也是我们的角色,作为一本杂志,一个编辑,一个策展人去精选出那些真正值得被关注的设计。在对的时间,找到对的人,做对的事情。

当然有时候我们也会犯错误,任何人都会犯错误。但我们的目标和原动力来自于去生产一些有价值的事物——无论它解决了世界上的一些“问题”,还是仅仅带来一些美的享受。

题图及未标注出处的图片来自 Wallpaper* 提供和现场拍摄。

  • 新加坡设计周
  • Handmade
  • Wallpaper*
  • Tony Cha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