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记忆
  • 生物
  • PTSD
  • 多伦多大学
  • AAAS
  • Sheena Josselyn

科学家证明创伤记忆可以被删除,但这不会有伦理问题吗?

随着记忆各方面机制的逐渐阐明,人类也能更好地理解大脑的运作方式。至于用技术来操控记忆,则需要细致详尽的讨论。

多伦多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方法,可以找到小鼠脑中形成恐惧记忆的神经元,并靶向消除这些记忆。

“研究结果表明,有一天这种技术可以用于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和成瘾”,生理学部副教授 Sheena Josselyn 上周在波士顿举办的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年会上作了报告,同时也警告这种方法“伦理问题不能忽视”。

据 Josselyn 教授介绍,大脑中有数百万神经元,但只有几个与恐惧或威胁记忆形成相关。通过不同的方法,从单基因过表达到化学遗传学(用特定化学物质控制细胞活性),再到光遗传学(用光控制特定神经元的活性),Josselyn 团队精确定位了这些神经元。

抑制这些神经元的活性后,小鼠不再害怕电击的声音,而恢复神经元的活性也恢复了它们的记忆,就像开关一样控制自如。

来自电影《黑衣人》

这给未来的科学家提供了新药开发的思路:一种侦测热量区域的药物,并且只作用于和恐惧记忆相关的神经元。目前的 PTSD 只能通过心理干预和药物治疗来缓解症状,一旦停止治疗,恐惧记忆有可能再次唤起。

但这种神经元的数量有限,抑制某一段记忆相关的神经元,也会影响到其他的记忆。但如果某些记忆太过折磨以至于影响生活,这可能是一种可以接受的妥协。

被问到伦理考虑时,Josselyn 教授说,潜在的治疗方式很关键,她并不认为将来会用杀死神经元的方式消除记忆。

“伦理问题十分重要。我们是我们记忆的总和,我们都从错误中学习。如果消除这些记忆,如何避免重蹈覆辙?”但她补充,“对于真正影响日常生活的事情,我认为只针对这些细胞的疗法可能是合适的。”

除了消除恐惧,研究人员也去掉了小鼠服用可卡因相关的记忆,这也具有治疗成瘾的潜力。

Josselyn 团队还发现了记忆形成期间的竞争机制,记忆被储存在印迹(engram)当中。如果两件相关的事件发生在邻近的时间窗口(6 小时)之内的话,那么两个印迹会储存在同一个神经元当中。如果两个事件发生间隔超出 6 个小时,那么记忆会被不同的神经元分开存储。

科学家们一直以来在尝试消除恐惧记忆。除了陆续发现各种药物可以干扰记忆的巩固之外,生理方面的研究也有不少进展。2010 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Richard Huganir 团队发现杏仁体外侧与恐惧记忆相关的 AMPA 受体。2016 年,复旦大学禹永春团队通过移植抑制性神经元持久压抑恐惧记忆,清华大学罗敏敏团队也发现了内侧缰核与脚间核通路在恐惧记忆消退过程中的作用。

相关的科研成果还有很多。无论是药物抑制记忆形成,还是抑制恐惧记忆的基因表达,都为消除恐惧记忆提供了方向。也许将来,在合适的伦理框架之下,帮饱受 PTSD 折磨的患者忘记痛苦将成为现实。


题图:电影《暖暖内含光》截图

  • 记忆
  • 生物
  • PTSD
  • 多伦多大学
  • AAAS
  • Sheena Jossely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