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纽约时报

科学家在中非发现大规模泥炭沼泽,它应该被保护

该地区的不可接近性是“它这么多年来还能够提供自然保护的原因之一”。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科学家发现了一处泥炭沼泽,据他们说这是热带地区最大的泥炭沼泽,它位于中非刚果盆地,面积比纽约州还大。

这片泥炭沼泽由沼泽森林中缓慢分解的植被残骸构成,已经累积了一万多年时间。和其他所有泥炭沼泽一样,植被是其从大气中吸收碳元素的天然仓库,这片泥炭沼泽的碳元素含量约有 30 亿公吨,这大概相当于美国矿物燃料二十年的碳排放量。

这篇周三发表于《自然(Nature)》杂志的研究泥炭沼泽论文的作者——英国利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教授西蒙·刘易斯说:“我很惊讶,到了 2017 年我们还能有这样的发现。”

科学家在中非中部盆地湿地之下发现了一处“碳元素仓库”,其面积跟纽约州一样大。图片版权:Simon Lewis/利兹大学

刘易斯博士和他的同事第一次发现这片泥炭沼泽是在几年前。那时他们在一片横跨刚果共和国和刚果民主共和国、被称作中部盆地的湿地上工作,他们在沼泽下的地层之间发现了泥炭层。这里的植被终年处于积水中,缺乏氧气及其它可能导致其迅速分解的养分。

目前的研究是使用卫星图形和分析来决定泥炭沼泽的范围,面积大概是 142449 平方公里。贯穿整片湿地的现场工作则得出了这片泥炭沼泽深度为 6.1 米的结论,这让计算碳储存总量成为可能。刘易斯博士说,湿地现场工作是他在非洲进行研究 15 年来最艰苦的一次探险。

泥炭沼泽只占地表面积的 3%,但是由于它长期储存碳元素,其中碳含量相当于世界上所有的草木含碳量总和,几乎等于大气中的所有碳含量。

大多数泥炭沼泽位于北半球,包括阿拉斯加、加拿大以及俄罗斯。但热带泥炭沼泽对土地开发变化情况及气候变暖尤为敏感,这两种因素都有可能导致泥炭沼泽干涸以及快速分解,促使其将碳元素重新释放回大气层。

例如在印度尼西亚,为了种植油棕榈树,大片泥炭沼泽被抽干,这导致了大火及碳元素的快速释放。2015 年秋天,印尼泥炭沼泽大火每天释放出的碳元素含量比整个欧盟都多。

刚果盆地泥炭沼泽相对来说不太容易接近,因此大部分未被影响。但是科学家和环保主义者担心影响印度尼西亚的类似压力最终也会影响中部盆地泥炭沼泽,这里的碳元素含量在全世界泥炭沼泽发现总量中占到 30%。

负责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中非项目的埃玛·J·斯托克斯(Emma J. Stokes)说,保护泥炭沼泽至关重要,因为生长在其上的沼泽森林是许多动物的家园,这包括比其他任何地方密度都高的低地大猩猩。

斯托克斯博士没有参与这次研究,她说,该地区的不可接近性是“它这么多年来还能够提供自然保护的原因之一”。

她说:“但我认为我们不可以袖手旁观、轻松地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必须提前采取行动,避免任何可能影响这片森林和泥炭沼泽的土地使用计划。”


翻译 熊猫译社 曾丹

题图来自 Wikimedia Commons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