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娱乐
  •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 李安
  • Demetri Portelli

我们和《比利·林恩》的3D摄影师聊了聊,拍 120 帧电影到底意味着什么

“电影拍摄的本质没有变,一个好的摄影师 50 年前是好的,现在也会是很好的。”

12 月 1 日—2 日,北京国际先进影像大会(ICEVE 2016)在北京电影学院举办。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也邀请到《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 3D 摄影师 Demetri Portelli 现场为我们讲述了幕后的拍摄过程。

Demetri Portelli 是资深的 3D 摄影师。2012 年,Demetri 与马丁·斯科塞斯合作了电影《雨果》,电影获得了卢米埃尔奖最佳实拍电影。2014 年,他与让·皮埃尔·热内合作的电影《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获得了比利时的 3D 电影奖,该电影还获得了 Camerimage 3D 评选的最佳 3D 电影奖。

Demetri Portelli

不过,与李安合作《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Portelli 依然感觉,“像回到了电影学院重新学习怎么拍电影”。

为什么要用 120 帧拍摄?这是李安会被反复问到的问题,而他的解释是想让观众沉浸到电影里,更好地体会人物的情感。

而 Portelli 从技术角度解释了这个选择。

“120 帧获取的信息和数据更多,如果用 120 帧来拍,再用 60 帧或者 24 帧放映,效果也是非常好的,因为对我们来说 3D 的一个困难就是闪光和抖动,所以使用 120 帧时,每个帧信息非常丰富,播放非常顺畅。”

事实上,哪怕你在顶配的电影院,看到的也并不全都是 120 帧的画面。电影的部分片段,在后期做成了 60 帧或者 2K 的效果,有些爱情故事是 2K,而回忆的故事里,那些不真实的人物出现的时候,可能是用 60 帧/2K 的规格。

Portelli 引用了李安的话,说李安想看到演员的眼神。“当时拍《少年派》的时候李安导演说他对 3D 是不确定的,在 24 帧的时候他看不到演员的眼神,他意识到是有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他希望能够利用更高帧率的技术,看到近景时能看到演员的眼神,这是非常重要的。李安导演不愿意有低于 120 帧的帧率了,他下一部电影应该也是计划用 120 帧来拍的,他做了非常大胆的一步,向大家展示了这个可能性。”

而在拍摄的时候,Portelli 格外重视预先规划。3D 摄影只是摄影团队的一部分,因此需要做好对接工作,比如他希望不太用变焦而是只用定焦的镜头。他说,如果计划做得好,3D 摄影跟 2D 的摄影计划、摄影进程可以保持同步,并不会因此效率变低。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工作照

技术和工具的进步,让 Portelli 在拍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在办公室里,他们用到了不少实验室的装备,里面有非常好的保护机制,也有空调系统来为设备降温。《比利·林恩》总数据量达到了 420T,这也需要更高规格的存储设备作为支持。而在拍摄的时候,Portelli 用的是德国公司的 3D 摄影支架,“他们的支架机械性能非常好,不需要后期再进行任何的转化或者定影,因为它的摄影支架可以直接进行自定义或者客户直接定制来满足我们的需求。”

“3D 的成功之处不像 2D,在道具和组织方面的测试非常重要。”

不过,Portelli 也承认,120 帧/4K/3D 这种格式,提供了庞大的感官信息,因此观众的感官符合会非常大,也会影响观众的观影体验。而且,因为这种技术能够纤毫毕现地展示细节,“尤其是在面部近景镜头的时候可以看到人肌肉的纹理和他的动态”,所以演员的表演可能显得浮夸,而且容易看到化妆的痕迹,“所以在这部电影中我们要做的是自然的环境”。

但 Portelli 还是相信这一技术的前景,而且他认为,一个艺术家最重要的是“勇气”,“当时和 3D 的摄影师一起工作,李安跟我们说一定要很勇敢地去尝试”。

在会后,Portelli 接受了《好奇心日报》的采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Q=记者
P=Portelli

Q:和李安一起工作感觉如何?

P:非常棒,感觉像回到了电影学院重新学习怎么拍电影。他表现得像一个学生,学习如何拍戏,如何生活,和他一起非常开心,很有想法,很民主,让大家一起来做选择,不会一个人独断地做判断。

Q:为什么选择《比利·林恩》做这个新技术?

P:《比利·林恩》是本书,很有名,电影公司那边想拍这个,因为这是个很有趣的故事。李安是个爱拍 3D 的导演,尤其是《少年派》之后,他更喜欢 3D 了。当他发现有个新技术,新工具,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去讲故事,他就会去努力思考如何呈现更好的 3D 电影,如何更好地拍出面部,如何更好地拍出眼睛。在拍《少年派》时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主角移动时画面不清晰,所以他选择了新帧率,就是 120 帧。

Q:所以其实不一定要选择《比利·林恩》来做这个新技术试验,只是李安下一部作品恰好是《比利·林恩》?是不是可以用任何作品来尝试?

P:是的,可以是任何作品,就像彼得·杰克逊选择了《霍比特人》来做高帧率尝试。他们,彼得·杰克逊、李安,包括乔治·卢卡斯,都是在推进新技术的使用。

我们做了很多实验,关于纹理,光线,镜头的速度,全部团队都在做实验,看在 120 帧下要怎么拍。《比利·林恩》在任何帧率下都是一部好电影,但它在 120 帧下表现更好,那么为什么不尝试新的技术呢?

一开始我们也没有定下具体的帧率,可能是 60,但我们发现在实验室里 120 帧表现最棒,所以李安决定了用 120,这会让作品成为杰作。其实之前有想过做更多尝试,多镜头交叉呈现等,但在这些复杂的技术革新里,120 帧是最便宜的选择。

Q:你在监视器里看到的是 60 帧?

P:对,没有摄像机可以让你直接在监视器里看到 120 帧的效果,但 60 帧的 3D 效果已经表现得相当好了。我们也中途检查这些在 120 帧下的表现如何,事实证明相当的精彩,电影有了更多更丰富的细节,这不是问题。

Q:试验是在做什么?

P:试验非常重要,我们一起出去,带他们体验真正拍电影是什么样的,爬山,拍些东西回来,让他们体会在拍摄中有没有什么实际问题,这样才能在正式开拍前保证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Q:有人说《比利·林恩》有些过于真实了,以至于感觉很不真实,血不像是真的血了。

P:这是表现的问题,我们尝试去表现得更好,当我们改变了通常的制式,观众确实会感觉很不舒服。而且大屏幕比你的生活中看到的要更大一些,细节也更多,所以我们要怎样才能让他看起来更真实呢?这是我们的工作,对生活上的事物做一个表现,和之前不同的表现。

Q:那你们做了些什么来使得画面看上去更真实呢?比如说血的部分。

P:我们试了很多种血在索尼相机里的色彩表现和 3D 效果表现,当时演比利·林恩的演员自己带了血包,所以演出时大家惊呼,天啊到处都是他自己的血,但这就有个问题,这在镜头里的颜色就不对了。其实我们有准备颜色很好的血。

Q:你怎样描述你在不同电影里的工作内容呢?

P:也是不一样的。有时候我是摄影,有时候我是摄影指导,在《比利·林恩》里,我是立体摄影师。你得全权负责 3D 拍摄这一块。观众喜欢 3D,因为这让他们很兴奋,在 3D 里,他们可以看到一些急速升空和下降的场面,看起来会更棒。

我在 3D 拍摄时,主要负责提供支持,包括拍摄和后期。一个高质量的作品,需要高质量的团队——不仅仅是好的工具和好的技术,更重要的是人。

Q:立体摄影师和摄影师是不一样的?

P:主摄影师很忙,他还需要管理光线等工作。我也很忙,立体摄影师负责组建 3D 影像,需要一整套流程来管理,拍摄,制作。3D 拍摄需要现场有两台相机同时拍摄,你拍出来的就是 3D,在监视器上看的也是 3D,给剪辑师的也是 3D,出现任何不合适的就可以立刻更改。

你也可以现场拍 2D,后期来制作 3D,这就需要在现场监视器上想想它的效果,6 个月之后才能看到真正的成品。这就是非常技术的部分。技术是一切的基础,在做好了这些之后再去考虑艺术表现的部分。这很有趣。

Q:有些 3D 电影从拍摄到制作都是 3D 的,但观众仍然选择去看 2D 的,影院也去播放 2D 版本,这对于你们制作的时候会考虑吗?

P:作为一个艺术家,你需要为眼前的工作负责。你为了拍 3D 电影,按照在电影院播放的方式去拍摄,去考虑色彩,而不是因为它可能也会在电视上播放就去拍一个“电视电影”。3D 电影会以 2D 的形式播放,但决定拍 3D 电影时,你会选择 3D 的镜头效果,3D 的色彩等……不是说 2D 不好,但电影从头到尾都是为 3D 而做的。就像你要去看一副油画,就应该去展览上看,从书里看总是不够好的,因为艺术家选择了以这种方式表达,你就应当用这种方式来感受,这是非常不同的。

Q: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3D 意味着《阿凡达》这样的电影,你觉得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变化大吗?

P:是的,有了很多变化,从《阿凡达》开始,拍摄是以 3D 方式拍摄的,整个行业都发生了变化,在中国也是,之前不会有人用两台摄像机同时拍摄的。

Q:拍摄流程有改变吗?

P:没有什么变化,和 2D 拍摄差不多,多一点人手,拍摄计划做得要好一些。这和胶片拍摄又不一样,胶片很贵,需要不停的 cut,演员会说,能 cut 一下吗?我休息休息。而现在数码摄像机不停地运转,有点像真人秀的拍摄了。

Q:所以其实拍摄流程没有完全改变。

P:是的,拍 2D 我们可能需要多少天,拍 3D 的话,同样的时间也没问题,我们沟通好一点就可以做到。与 2D 不同的是不可能说你把相机设备打包就走就立刻去另一个地方拍摄,所以需要很好的计划表,你需要一切都安排好,井井有条,而不是让别人去等你的节奏,3D 不会更耗时,但需要更多前期思考,后期处理的限制会多一些。

Q:所有导演都知道他们用 3D 为了表现什么吗?

P:不是的,很多导演只是卷入了这场商业争夺,为了票房,或者为了片子看起来厉害而选择了 3D 制作,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难过的,真的特别难过。因为作为一个导演你应当知道你所应用的工具到底意味着什么。比如斯皮尔伯格他就整天在钻研 3D,因为他想拍一个 3D 的好片子,但导演还是按照 2D 的效果来做。

电影技术的发展十分迅速,甚至有点太迅速了……对观众来说,似乎每年都有新技术出现。

现在 VR 是热点话题,但我想在两年前 3D 也不多见,现在也没有翻天覆地的改变的电影,只是使得电影多了一些表现的东西。但电影拍摄的本质没有变,一个好的摄影师 50 年前是好的,现在也会是很好的。

这是关于电影制作人,关于这个故事,如何表现给它的观众,他们应当多尝试,他们必须富有创造性。从故事板开始,就应当多多思考如何用 3D 表现。表现手法关乎故事讲述,而故事讲述就是艺术。很多导演想做 3D,他们认为在布景时把某个物体放在某个物体后面,控制房间的灯光,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 3D 镜头的表现手法,而 3D 可以给予镜头更多的信息,更多的内容,多了这些内容,你可以更好地讲述故事。

Q:我听说,120 帧/3D/4K 的制式完全改变了电影拍摄,是这样吗?它改变了多少?

P:我觉得这个改变在于你得思考,演员要怎么样去动,可能后期需要考虑的更多,对于我并没有太大改变,拍电影还是拍电影,但对于场景布置就很严苛,你不能放些乱七八糟东西在墙上,因为会看得很清楚,每个人都需要做得更好,更细致一些,不能偷懒,后面的演员也不能做蠢事,因为会看得非常清楚,需要更注意更小心。

有的时候你做得非常好,拍了非常好的电影,但人们在手机看去看,这就很糟糕,因为好的电影的美你无法看到,有些技术的改变是正确的,会让电影更美,如果你发现你的电影更美了,那就证明这个改变是正确的。

其实六十年前,希区柯克已经做了 3D 了,到现在 3D 拍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了,只不过到了近年才被广泛应用。

中国是最大的 3D 市场,但中国 3D 电影特别差。要我说,中国观众很需要高质量的 3D 电影,这很重要。因为我很痛恨花很少的钱用很差的质量做一些 3D 卖给中国观众。如果总是在卖很差的 3D 电影,会毁了这门生意,因为 3D 电影票很贵。所以我现在出现在这儿,就是想推动更好的高质量新技术的推广。

Q:你觉得别的技术会不会很多地改变你的工作?

P:我觉得作为一个立体摄影师,我要保持开放的心态,但拍电影就是拍电影,技术只是手段,但也许会有些改变,比如 VR,但我不知道,我在多学习这些东西。这些新技术与你的大脑更有关系,而不是眼睛,大脑的感受更重要。


题图为《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剧照

  •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 李安
  • Demetri Portel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