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表情
  • 纽约时报
  • Emoji
  • 编码

抵制“被代表”和emoji审批霸权,旧金山有一群人为此开了大会

不用等待联盟批准就可以使用某个图形符号,与会者把这称之为“emoji 编码的最后一道防线”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整个大会感觉就像把文字短信泡泡带进了现实生活中。

周五晚上,四百多人聚集在 Uber、Pinterest 和 Airbnb 总部附近的一个豪华联合办公空间,共同开启了第一届 emoji 大会(Emojicon),这是一场为期三天的“全 emoji 庆典”。黄色的笑哭沙滩球到处弹跳着,公主气球则飘浮在空中。客人们在一个藏有鬼脸和“肉串”纸板道具的照相亭里摆 pose、径直坐到魔鬼和便便懒人沙发上,还可以品尝到各种源自 emoji 键盘的小吃:寿司、馅饼、啤酒、梨子以及一串串甜甜的日式团子串烧。

一个打扮成巨型桃子 emoji 的女人接受采访时,对苹果公司最近的重新设计表示了遗憾——因为他们把桃子这种被许多用户当作是性唤起符号的图形制作得看起来不那么像屁股了;还有一对情侣穿着配套的紧身衣、戴着兔子耳朵,打扮成跳舞的双胞胎在酒吧旁边拍照。在一串个性化 emoji 气球动物里排队时,偶尔还可以听到有人在说:“这是有史以来最有旧金山范儿的事情。”

11 月第一个周末,首届 Emoji 大会在旧金山举行。工作人员为照相亭选择 emoji 道具。图片版权:Aaron Wojack/《纽约时报》

Emojicon 创办人李竞(Jennifer 8. Lee)戴着一顶写有“internet!”字样的红色棒球帽在人群中安排着工作。夜晚接近尾声的时候,她停下来打量着自己创办的大会,说:“我对开 party 还是很在行的。”

但其实 emoji 要比人们认为的更加重要,通过这次大会,李竞想要带来的也远不止是让大家乐一乐。如今在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各种文字信息泡,emoji 就是我们用来调情、争吵、沟通的表达工具。

很多 emoji 使用者不知道的是,在我们键盘上显示的每一个无言的猴子和美甲 emoji 都受到统一码联盟(Unicode Consortium)的严格控制——它是一个由大型科技公司代表组成的不透明团队,他们能够决定哪些新符号可以出现在我们的指尖之下,哪些不能发布——最近有一个新的“自拍”emoji 提案通过了审批,而另一个步枪的就没能过关。在 Emojicon 大会欢乐的氛围之下,还酝酿着另一个比较隐秘的动机:尝试公开 emoji 的创造过程,让那些真正使用的人更容易接近它们。

Emojicon 一位参观者打扮成了旧版的桃子 emoji 造型,她说,比起重新设计的新版本她更喜欢原来的。图片版权:Aaron Wojack/《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前记者和数字文学创业公司 Plympton 创始人李竞有次在和朋友(设计师陆怡颖)发信息商量一起去吃饺子之后,受到了一次 emoji 政治速成教育。她们发现,emoji 表情里没有用来代表饺子这种她们最喜欢的食物的图形,因此陆怡颖起草了一个设计,而李竞则着手准备把饺子添加到 emoji 键盘上,就加在汉堡和披萨切片旁边。

这让她有机会接触到了统一码联盟这个非盈利性组织,他们把各种数字设备中的文字符号进行标准化,以确保(比如)由一台美国苹果手机发出的信息能够在世界各地的手机、计算机和平板电脑上读取。这要多亏过去几年里多彩而形象的 emoji 符号风行全球的浪潮,它也使得我们现在全都能够在文本里输入内嵌的雷龙、筷子和人鱼图像并发送给其他人。

第一届 Emojicon 开幕夜派对上的自拍。图片版权:Aaron Wojack/《纽约时报》

任何想要提出新 emoji 审查提案的编写者,首先必须浏览统一码联盟复杂的网站,递交一篇学院派风格的论文来说明情况,最后获得来自几大科技公司代表的批准——这些公司包括苹果、Google、Adobe、甲骨文(Oracle)以及德国软件公司 SAP,他们每年要支付 1.8 万美元会费才能拥有 emoji 符号的投票权。一旦通过的话,编码字符就会发回到这些科技公司,让他们根据各自的审美对 emoji 进行设计,然后提供给自己的用户使用。整个过程大约需要 18 个月时间。

李竞表示:“我发现,那些能够对 emoji 做决定的人大都是五六十岁的工程师,他们在编码方面十分专业,但对于决定一种动态的全球化视觉语言,他们就未必很合适了。”

另外,emoji 利益相关者往往都符合某种特定的人口统计模型。(我猜是这样的)。当统一码联盟 emoji 小组委员会联合主席、来自 Google 的马克·E·戴维斯(Mark E. Davis)和苹果公司的彼得·埃德博格(Peter Edber)碰到一起时,他们看起来有点像为同一个角色试镜的演员:都留着白色胡须,戴着金属框眼镜,polo 衫也都塞进了裤子里。因此,就在李竞一月份提交饺子表情提案的同时,还成立了 Emoji 国度(Emojination),一个致力于让 emoji 创造过程民主化的组织。(李竞还谈到了自己进入 emoji 小组委员会的过程,不过她并没有统一码正式投票权。)

马克·E·戴维斯是管理 emoji 的统一码联盟的联合创始人和主席。图片版权:Aaron Wojack/《纽约时报》

在上周末开办的 Emojicon 中,她邀请了 emoji 学者、艺术家、设计师和普通用户来和戴维斯这样的 emoji 管理者进行交流。总共约有一千人参加了这次为期三天的大会,其中还包括从荷兰、印度及澳大利亚专程飞来的嘉宾。

会议的大部分活动恰好在旧金山一家大型购物中心里举行,这是一个可以讽刺硅谷权力与消费文化精神融合的地方。整个场面充斥着高雅与低俗。

在主大厅里,一个化名杰米·钱德勒(Jamie Jandler)的年轻人在兜售一种看起来像茄子 emoji 的振动棒,他称之为 Emojibator;隔壁的 Google emoji 设计师雷切尔·贝恩(Rachel Been)则描述了她精心设计出的一系列职业女性 emoji 形象,包括农民、科学家和医生——它们可以作为全世界女人和女孩的代名词。

珍妮·布鲁克斯(Jeanne Brooks)与李竞合作开办并且组织了这次大会,她称 Emojicon 是一次努力在统一码与用户之间“搭建桥梁”、引发对“哪些人被代表了,哪些人没有”进行讨论的尝试。

戴维斯在大会开幕式上发表了讲话,揭开了 emoji 选择过程的神秘面纱,就像游戏一样。他眨着眼睛说统一码联盟“神秘莫测”,并在一个 PPT 里面用没有面孔的人物 emoji 来描述这些管理者,不过随后他就被参与者的提问包围了。一个与会者问是否有机会把自己的 emoji 添加到键盘中,戴维斯表示,统一码联盟已经承诺每年会推出大约 70 种新的 emoji 符号,另外会有一半左右的公共提案被否决。饺子符号预计明年就会出现在各种电子设备上。

随后,学者们上台批评了统一码联盟对 emoji 的极度把控;一名字体设计师呼吁推出更多中性符号,以便于补充不断增加的男性和女性符号;普通用户则提出了可以代表他们自己的 emoji。

这些提案包括冥想的人、孔雀、椒盐卷饼和希贾布(hijab,穆斯林头巾,译注)。15 岁的沙特阿拉伯女孩 Rayouf Alhumedhi 来参加 Emojicon,就是为了努力争取一个看起来像她自己的图像字符,她表示:“我真的只想要一个自己的希贾布 emoji,让我可以在社交媒体上跟朋友们使用。如果 emoji 连邮箱都有四种的话,为什么没有一种可以代表全世界 5000 万名戴希贾布的女人的?”

而在一个或许是全场最为直率的演讲中,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基思·温斯坦(Keith Winstein)提议从统一码的严密控制下夺回 emoji 的创造权。他说统一码对现代视觉表达的控制“危险”而又“疯狂”。他表扬了 Slack 这样的通信平台,它们允许使用者上传属于自己的 emoji,不需要进行统一码编码。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在身后的大屏幕上打开 Slack,找出了一个戴着希贾布的女人形象。他说:“我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批准,我想用就用了!”

温斯坦和李竞最近合作提交了一份正式提案,要求统一码联盟创建各种视觉编码通道,好让人不用等待联盟批准就可以使用某个图形符号。他把这称之为“emoji 编码的最后一道防线”。联盟尚未对此发起表决。

翻译 熊猫译社 乔木

题图来自 Etsy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 表情
  • 纽约时报
  • Emoji
  • 编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