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商业
  • 收购
  • 纽约时报
  • 并购
  • 交易
  • 拜耳
  • 孟山都

拜耳收购孟山都之后,受影响最大的农场主怎么看?

这是 2016 年最大的一起收购,而每一次并购都有可能造成农场主成本上涨。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唐·哈尔科姆(Don Halcomb)是肯塔基州阿达尔维尔一位 63 岁的农场主,他觉得在农产品价格下降、种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共同作用下,今年自己不会获得任何利润。

哈尔科姆指出,去年,随着生产商公司出现合并,8 万粒装的玉米种子价格从 80 美元涨到了 300 美元。近期大宗商品的价格出现下跌,哈尔科姆说他估计自己今年每亩要赔 100 美元。

“我们现在是在赔本产粮食,就像产油方亏损产油一样,我们没法迅速地把成本降下来,”哈尔科姆周三在电话中说道。他在 7000 英亩的家庭农场上种植了玉米、大豆、小麦、燕麦。

哈尔科姆在肯塔基州阿达尔维尔的家庭农场中种植玉米等农作物。图片来源:Joe Buglewicz/《纽约时报》

随着全球农业陷入下滑的泥潭,美国各地的农场主都面临着共同的困境。他们生产了过多的玉米、小麦、大豆,所以不得不降价销售,同时他们也减少在种子、杀虫剂、化肥上面的开支,造成了孟山都(Monsanto)、杜邦等农用产品巨头的销量不景气。

因此这些公司发起了数十亿美元的交易,以减少成本、渡过难关。去年一共出现了四起大型农用产品并购案,而最近的一起则是拜耳(Bayer AG)在周三宣布出资 560 亿美元收购孟山都,这是 2016 年最大的一起收购,而每一次并购都有可能造成农场主成本上涨。

哈尔科姆购买了圣路易斯孟山都公司获准生产的特色种子,以及(有意与陶氏化工达成并购交易的)杜邦公司出售的种子。他的化肥是由阿尔伯塔卡尔加里的阿格瑞姆(Agrium)公司所生产的钾化合物和磷,这家公司在周一同意与加拿大萨斯克彻温的化肥生产商 Potash Corporation 合并。哈尔科姆的杀虫剂由瑞典的先正达(Syngenta)生产,而这家公司也在二月同意被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收购。

“就像其它出现并购潮的行业一样,”哈尔科姆说道,“农用产品公司告诉监管机构它们正在减少成本,但在交易完成之后,它们会对消费者说它们不得不涨价。”

公司称并购是为了多元化、促进增长、增强科研实力,但由于这些交易的规模范围不容小觑,美国立法、监管机构已经开始对其产生注意。这些并购不一定都会获批,一些公司也许需要销售资产才能减少垄断的疑虑。美国司法部目前正在审核陶氏化工与杜邦的合并。

市场似乎已经预测到了周三孟山都交易案将会面临困难。相较于总部位于德国勒沃库森的拜耳给出的每股 128 美元的价格,孟山都的收盘股价要低 20%。而在交易公布之后,两家公司的股价也只上涨了不到 1%。

汤森路透公司(Thomson Reuters)统计的数据表明,如果加上孟山都大约 100 亿美元的债务,拜耳总额 660 亿美元的协议将成为最大的现金交易,超过了英博(InBev)在 2008 年 6 月收购另一家圣路易斯公司(安海斯-布希)所用的 604 亿美元。

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是爱荷华州共和党员以及司法委员会的主席,他计划在下周举行听证会,讨论这些农用产品行业并购有可能造成的影响。根据美国玉米种植者协会的信息,爱荷华州去年是美国玉米产量最大的州。

“这就像着火了一样,有太多公司都陷入了并购之中,”参议员格拉斯利在电话采访中说道。“竞争减少之后,价格就会上升。”

在拜耳-孟山都交易签署之前,就有欧洲竞争监管人员公开宣布将会调查并购对价格、种子产品供给、以及科研的影响。

拜耳“农作物科学部门”的负责人利亚姆·康登(Liam Condon)在一次采访中指出,在五月份接触孟山都之前,拜耳已经就垄断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康登说自己不认为两家公司的业务之间存在着太多的重叠,因为拜耳的重点主要在于农作物保护,而孟山都则重视种子和特性。他说两家公司假设其需要卖掉一些资产,以安抚监管机构。

孟山都以生产转基因种子而著称,曾多次拒绝拜耳的报价,认为这些价格过低。周三的交易比孟山都 5 月 9 日(拜耳交易意图浮现的前一天)的股价高出 44%。为了打消孟山都的担忧,拜耳拿出 20 亿美元作为协议解约金,以在垄断审查不通过时,对孟山都进行补偿。

Argus Research 公司的分析师比尔(Bill Selesky)认为,这次交易的战略目的在于为农场主打造一站式的购物体验,使拜耳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种子以及农用化学品生产商。通过为农产主改善产品,合并后的公司最终可以提高价格,比尔在采访中说道。

参议员格拉斯利说,自已已经与一些农场主谈过,这些农场主认为这些交易是必要的,如此一来,大型农用产品公司可以继续吸收研发成本、研发产品、以及获得政府批准。

蒂姆·哈利(Tim Hully)在肯塔基州阿达尔维尔的 Walnut Grove 农场收割玉米。图片来源:Joe Buglewicz/《纽约时报》

拜耳和孟山都说,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它们计划削减大约 12 亿美元的成本,以提高效率。

但来自印第安纳凡尔赛的印第安纳农场主联盟主席吉姆·本纳姆(Jim Benham)却不是那么乐观,他认为种子、肥料等投入品成本的上升在蚕食农场主的利润,并警告说合并会使这一情况雪上加霜。在过去的四到五年中,成本已经出现了两位数的增长,拜耳—孟山都的合并会加速涨价。

“合并对农场主不利,投入方面的合并越多,我们也就越悲惨,”本纳姆说道。他会在自己 1400 英亩的农场中种植玉米、大豆、小麦(偶尔种一下)。

拜耳的康登说,除非为农产主带来更多价值,否则该公司不会涨价。

“这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行业,如果不提高附加优势、或为种植者带来更多利益,单纯地涨价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康登说道,“我们要让大家看到我们正在帮助农产主提高投资的回报。”

一些农民说,合并甚至会使价格下跌。

克里斯汀·汉密尔顿(Christine Hamilton)管理着南达科他州金博尔的一家农场,面积超过 12000 英亩,种植农作物以及经营牧场。她说,如果该并购协议通过垄断审查,农场主可能真的会从中受益。

“我明白有的公司需要靠合并来提高竞争力,”克里斯汀说道。“由于我们处于较低层的环节,我很高兴看到降低投入品价格的机会能够出现。”

翻译 熊猫译社 黄超

题图来自 www.ibtimes.co.uk

© 2016 THE NEW YORK TIMES

  • 收购
  • 纽约时报
  • 并购
  • 交易
  • 拜耳
  • 孟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