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时尚
  • 流行
  • 潘通
  • 颜色
  • 玫瑰石英粉
  • 颜色政治

温柔的粉晶色变得无处不在,是潘通决定的吗?

首先它不是生来如此,其次,它的流行里还藏着“阴谋论”。

先问一个问题:人类在讨论颜色的时候实际上在讨论什么?

今年,最流行的颜色恐怕要算粉晶色了。就在 2015 年年底,研究颜色最权威的机构潘通公布了粉晶色为“年度流行颜色”后,这个曾在轻博客网站 Tumblr 上很火的颜色出现在了一切你目所能及的东西上—— Calvin Klein 的广告画、Bella Hadid 穿的 Givenchy,化妆品 Glossier 的包装 Gucci 的 T 台走秀、Kinfolk 的杂志封面、Acne 的包装,Everlane 和 Mansur Gavriel 的新设计,Rihanna 穿的那件 Dior 2016 年春夏季斗篷外套,甚至是宾利汽车上。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粉晶色“横空出世”就是潘通决定的。

每年,潘通会让人四处调研建筑、室内装修、动画作品以及摄影作品,去决定什么样的颜色能成为当年的“年度流行色”。 但也不是每年的“年度流行色”都可以真的流行起来,比如 2014 年的蝴蝶兰紫反响就一般。但 2015 年,潘通史无前例地一口气公布了两个“年度流行色”,其中一个是静谧蓝,另一个就是粉晶色。

潘通色彩机构的执行理事 Leatrice Eiseman 解释了突然增加一个“年度流行色”的原因 :这两种颜色的融合给人带来“一种有序而平静的舒缓感觉”——如果在当下全球性的不安和动荡之中,将它融入产品设计,这一点会非常有吸引力。它也暗含了一种“我们”和“他们”之间并无界限的意味。“这两个颜色还和过去 5 年来我们一直在讨论的性别交叉有关系。粉色不再是指属于女性的颜色,同样蓝色也不仅限于男性。” Leatrice Eiseman 说。

不过有意思的是,尽管潘通强调了两个颜色“双剑合璧”的深意,但那个静谧蓝今年的确相当“静谧”,而粉晶色却变成了爆款。要知道此前,粉晶色一直被拿来和“女性主义”说事儿,由此也帮女性主义完成了部分其在现代社会的形象构建。

“在美国,自 1940 年以来,粉色就被固执地归为是女人的颜色。当然,也有人会争辩说,粉色也许也能适用于男生的,因为它看起来离坚毅的大红色不远了。” 纽约 FIT 流行设计学院的历史学家  Valerie Steele 说。Valerie Steele 也表示,在历史上,蓝色曾经一度和女性联系在一起。圣母玛利亚在画像中通常都身着蓝色。但就跟大多数其他事一样,媒体和商业改变了大众对这种颜色的认知。

“我认为 20 世纪早期的两幅画,分别是 Lawrence 的 Pinkie 和 Gainsborough 的 The Blue Boy 强化这种观念——这些信息在教育商业你要把粉色卖给女生,蓝色卖给男生。” Valerie Steele 说。

事实上,潘通在整个颜色流行的过程中更像是一个催化剂的作用。在粉晶色通过潘通成名之前,这个颜色就已不分男女地流行开来了。只是在潘通插了一脚之后,时尚界“很明显”地为之沸腾起来。因此,从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只是设计师听从了潘通的指挥。

国际著名的颜色趋势研究专家 Mark Woodman 就认为,潘通只不过挑了一个好时机。

“这两个颜色早在两三年前就有要火起来的趋势。” Mark Woodman 说,“对于整个产业来说,比如工厂和设计师来说,不可能等着潘通“一声令下再全身而动”——按照生产周期来说,时间也来不及。”

Mark Woodman 表示,他和另外几名颜色趋势研究专家早就对这个颜色会流行起来有预测。“我们已经讨论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他说,“ 2014 年这种颜色最初出现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当时的英文名叫 Shim。2015 年 6 月再在一个产品上看到它时,我的颜色雷达又响了,比潘通官方发布 2016 年的年度颜色早了 6 个月。”

在和千禧年交界的 1999 年,潘通也曾用“年度流行色”的标签力捧过一个颜色——天蓝色。

次年,Oscar de la Renta T 台上就展出了一款天蓝色的礼服。紧接着,这个颜色又从高级定制时装领域渗透到其他地方。如果你记性不错,在那部被封为时尚教程的古老电影《穿 Prada 的恶魔》里,梅姨 Meryl Streep 也指着扮演小助理的 Anne Hathaway 的天蓝色毛衣轻描淡写地说过“颜色传播的真理”。

“潘通很完美地抓住了 Y2K 的‘精髓’,但我们迷恋一切和未来主义相关的风尚。” Tumblr 博客 The Institute of Y2K Aesthetics 的负责人 Evan Collins 表示。“天蓝色很自然地和当时很流行的东西联系在一起,比如水蒸气、液体、冰、蓝天、太空感和洁净感。”

也就是说,潘通的确对文化和颜色的相关性、大众对颜色的态度有影响。不过,那也是因为它顺应了时代——流行并不是生造出来的。

Laurie Pressman 和 Mark Woodman 都认为,粉晶色还会流行至少两年。Mark Woodman 说:“它是一种温柔表达观点的颜色。”

“轻柔又温和,这就是这个时代面对无穷无尽的压力、疯狂政客和科技时的态度。” Mark Woodman 说,“你看看接下来 2017 年春夏时装周的作品,它们会看起来很苍白。我看到了比粉晶色更浅更温柔更安静的粉色。” 

专门制作女性经期内裤的品牌 Thinx 用了粉晶色在广告底色里。“这种有点安静的粉色表明了社会对女性主义认知的改变。传统意义上,和女性主义联系在一起的都是桃粉色和浅粉红色,通常你可以在女性用品或者女生玩具上看到它们。” Thinx 的设计总监 M.Y. Nguyen 说,“这也正是我们在 Thinx 做的事——改变人们对女性体验的固有认知。” 

这看起来很有道理。如果真的要用颜色来讨论性别政治的话,除了象征着性别融合外,粉晶色处于浓烈桃粉色和浅粉红之间,是一种可以用来不轻不重、不紧不慢表达态度的颜色。要知道在 1968 年的青年运动之后,这个世界就没有那么年轻和躁动了。那些过于凶猛的表达,哪怕只是在时装上的表达也不会被归为聪明。更何况摇滚和朋克都不再那么愤怒和激进了。

尽管潘通对颜色流行的控制力有限,图形设计师 Kevin Lo 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发表了一篇著名的评论:The Propaganda of Pantone: Colour and Subcultural Sublimation 来质疑了潘通在颜色领域的“威权主义”。他显然并不仅仅满足于“一种颜色代表某种主义”的简单逻辑。

“它们看起来就像是专门制造出来挑战主流文化的东西,并为大众消费文化服务。” Kevin Lo 写道,“通过领略所谓的‘时代精神’,潘通代替全人类选出了这些颜色。最重要的是,你要弄懂这家公司,明白它为之效力的产业,它们都需要满足自己的利益。2016 年的‘年度流行色’静谧蓝和粉晶色是两个极端的例子,上次潘通这么‘成功’还是 2008 年推出的鸢尾花蓝。”

面对 Kevin Lo 的指责,潘通从人类学的角度给出了一个挺稳重的答复:“趋势预测要求观察者对文化敏锐。要得到一个结论需要搜寻和研究数以千计的资料。是的,我们的确在去粗存真,但那就是通常意义上人类得到一个观点的方式。”

题图和文内图来自:thoughtsandformharpersbazaarnymag

  • 流行
  • 潘通
  • 颜色
  • 玫瑰石英粉
  • 颜色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