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冥想,帮你作出更冷静、更准确的选择

作者拉塞尔说,“成功一直植根于我所经历的那些宁静时刻。这种宁静时刻在我的生活中出现得越多,我所获得的幸福感与成就感便越多”。

序:丰富的宁静

我在皇后区的荷利斯镇长大。在人们还不曾将我称为“音乐大佬”或“嘻哈教父”的遥远年代,我的家人和朋友一度叫我“Rush”(急急忙忙)。

这个外号相当贴切,因为在那个时候,没有什么能让我的注意力集中超过三分钟。

在学校自然不用说。礼拜天上教堂也是。干起活来也是这样。某个漂亮姑娘也许能将这个纪录延长一分钟,但很快我就会急急忙忙地去追求另一个姑娘。

任何事情我都急急忙忙——走路、说话、吃饭,甚至是睡觉。如果我出生在现在,家里人肯定觉得我有多动症,或者患有严重的注意力缺失,甚至每天会逼我吞下双倍剂量的利他林或苯丙胺。谢天谢地,当时我只被认为是有点“闹腾”。

所以到十几岁时,我差一点就沦为皇后区街头的小混混。我当时很崇拜梅里· 梅尔在早年间那首嘻哈经典 TheMessage 中唱到的“玩私彩的/ 恶棍、皮条客、毒贩和暴发户”,我希望自己也成为那样的人。

但是,尽管一度痴迷这种生活方式,我却不曾发自内心地认同它。即使一些时候我对那些暴徒和毒贩心存羡慕,但内心深处依然觉得:外面的世界会有更好的生活。后来亲眼目睹了身边许多朋友陷入犯罪、黑帮和毒瘾的泥潭不能自拔,我决定“要走一条不同的路。”

我选择了嘻哈(hip-hop)。而在绝大多数人看来,似乎没什么前途,但是对我而言,这是一个绝佳的表达方式,可以把我在纽约街头感受到的活力与精神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而且积极,充满了正能量,毫无破坏性和负能量。

我不想炫耀出道至今所取得的成就,但在与一些极具天赋的艺术家合作期间,我确实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绩。随后,我又在时尚界、电影界以及金融服务领域有所建树,现在主要从事慈善事业和公益活动。此外,我还致力于在妙不可言的嘻哈文化和美国主流文化之间架设桥梁,我热爱这项工作,它充满力量,让我不断感觉自己能够投身其中是何等有幸。

然而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在过去许多年里面,我并没有认清驱使我成功的动力是什么。当我还是个毛头小伙时,自然会以为“成功的要义”在于嗑数不清的药、参加数不清的聚会、睡数不清的女人,并且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捞钱。毕竟这是我们这个圈子的生活常态,而且人们不断告诉我这样做有多爽,所以这也怪不得我,对吧?

当时我没有意识到,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我与生命的真相只有一步之遥。激励我成为一流嘻哈歌手的动力并不是能够坐在豪车里四处转悠,而是我在一个宁静的时刻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当时我正在工作室里为 Run-D.M.C. 的单曲 RockBox 做最后的混音工作,此时一个想法浮上我的心头:我想把这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同全世界分享。

同样,在我推出自己的服装品牌 Phat Farm 时,驱动我的并不是这样的愿景:在金碧辉煌的夜店里大口吸着可卡因,身边还环绕着妖娆动人的模特,而是当我注视一件新夹克的设计图时心中感受到的平和与安宁,是那令人目眩的设计美感。人生幸福与成功的基础正存在于这些难能可贵的宁静时刻,而并非那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

时至今日,我的心中已不再有任何疑惑——如果我始终相信驱动我不断向前的是那种喧嚣浮躁的生活,我的人生早就失败了。一旦我的唱片不再热卖,或是我的服装品牌不再被视为潮牌(在这些行业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我就会觉得“哼,我得搞出点东西来再次大卖。我应该多参加些聚会好让自己嗨起来”。哪怕嗑再多的药、参加再多的聚会,也并不能将我朝着成功的方向推进一分一毫,自然也不能让我更加快乐或是灵感泉涌。

显然,这种做法只会妨碍我的工作,分散我的注意力,把我变成一个瘾君子或是徒有其表的社交花瓶——总而言之,让我的生活变得更糟糕。

那时我所以为的动力其实只是个假象,要是我不断地往脑子里输送这种假象,我听到自己内心声音的宁静时刻就会越来越少,而那样的宁静时刻才是我迫切需要的。我会不断把自己往前推,以为前方就是风光无限好的顶峰,而实际上迎接我的只是可怕的深渊。

谢天谢地,我并没有真正地坠落深渊。尽管当时的我让人捏把汗,但我并没有在人生的赛道上翻车撞毁、烧成灰烬——当时跟我一起游荡的许多人就没有这般好运了。我运气够好,不用等到失去工作、失去居所或是进戒毒所后才幡然醒悟,发现自己一直在追逐错误的东西。相反,我及时地悬崖勒马,意识到自己的成功其实一直植根于我所经历的那些宁静时刻。这种宁静时刻在我的生活中出现得越多,我所获得的幸福感与成就感便越多。

说实在的,要是没有这些宁静时刻,根本不会有今天的我。它影响的不仅仅是我的事业,还有我的身体和精神。在娱乐圈打拼了三十多年后,我依然能在每天早晨对工作充满热情。我可以诚实地说,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依然会为它的到来而兴奋不已,那种心情同 Run-D.M.C. 即将登上“拯救生命”演唱会舞台时我所感受到的一样。能够在五十多岁的年纪拥有仿如二三十岁一般的活力和专注力,我感觉自己仿佛受到了老天爷的格外眷顾。

更重要的是,每天醒来的时候我都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知道我亲爱的家人就在我的身边,我美丽的女儿们、我的妻子以及我的兄弟丹尼和乔伊。

也许在一天里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分歧、周折,但到一天结束的时候,我们仍然能够分享对彼此的爱,没有什么可以改变我们的爱,而认识到这一点,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安慰。虽然我房子墙壁上的镀金饰板或是车库里的豪车也能让我感到满足,但都远远比不上家人之间的爱。每一天我的心中都充满感激,因为我清楚地了解那些宁静时刻是如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我不想骗你,我确实花了很长时间才领悟到了这些,实际上是花了好些年的时间。就像我毫无掩饰地告诉人们的那样,我走了许多弯路才最终认识到,我喜欢晨间冥想胜过深夜狂欢。

一旦达成了这一共识,我便再没有回头走过那些弯路了。

文摘

它能帮我在白天“醒着”

白天里我们每个人在生理上都是“醒着”的,但并没有多少人是真正“活在当下”的。

不久前,在一个聚会上和一位著名的时装设计师聊天,聊着聊着我们谈到这样一个话题:我管着这么多的生意,经营着数个慈善机构,要过自己的生活,还要做一个好父亲——我是怎样应付这些压力的。他问我说:“拉塞尔,我听说你通过冥想来保持状态,那么请告诉我,你从中得到的最大好处是什么?”

“噢,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我微笑着说,“它能帮我在白天‘醒着’。”

我能看出那人对我的回答感到很困惑——拉塞尔的意思是他有嗜睡症吗?如果不是因为冥想,他就会趴在办公桌上睡着或是在会议期间打盹?

我希望自己在白天“醒着”时,并不是说身体上的困倦。如果我犯困了,大可以喝咖啡(虽然我很少喝咖啡)或是功能饮料,甚至尝试一些我在年少轻狂的时代用过的、不那么合法的提神方式。

我真正所说的是“活在当下”(being present)。

你看,白天里我们每个人在生理上都是“醒着”的。但并没有多少人是真正“活在当下”的。

而生活中一切积极、新颖、快乐、美好、有爱的东西,都源自“当下”。

当我说“活在当下”时,我指的是真正与这一瞬间相连相融。外在世界的干扰和喧嚣褪去,你的思想落在这一真实的刹那,而不是过去或将来。

我意识到当我使用类似“瞬间”或是“刹那”这些词语时,一些人可能会觉得有些怪异。他们可能会这么想:“噢,拉塞尔马上要大谈特谈他那些‘禅’的玩意了。”

但“活在当下”这个概念,真的同异国哲学或神秘主义没有什么关系。实际上它是一种每个人都十分熟悉的状态,也是每天我们都在体验(但愿如此)的状态。

比方说,当你听到一个笑话大笑起来的瞬间,那就是“活在当下”。当你看着你心爱的球队触地得分赢得比赛而欢呼跳跃时,那也是“活在当下”。当你沉浸在一本书里几乎忘了呼吸,那也是“活在当下”。我们都熟悉这种感觉,即使我们没有把它想成“活在当下”。我们都有过这样的体会:当你完全沉浸在某项活动中时,周遭世界中那些烦人的事物似乎一下子不复存在了。当你看到你心爱的球队触地得分时,你不会想着下个星期必须上交的工作报告。当你在阅读一本扣人心弦的恐怖小说时,你不会想着要付的账单。你只会享受这一刻。

让我们用舞蹈来举例吧。为什么有些人是伟大的舞蹈家,而有些人似乎总是跟不上节拍呢?我们喜欢开玩笑说,黑人兄弟个个生下来就会跳舞,白人却连手脚怎么摆都不知道,当然啦,这都是瞎说。我见到过许多跳舞跳得很好的白人,也见过许多黑人兄弟打死也不会跳舞。

决定一个伟大舞者的关键因素并不是出身背景或肤色,而是对“当下”的把握。有些人在随着旋律迈开舞步的那一刻,心灵就与音乐连接上了。

他们不会担心俱乐部里的其他人怎么看自己,他们只是专心地回应着自己听到的音符。

当他们真正与音乐融为一体时,他们就会开始“踩着节拍”跳舞。如果你曾看过一位真正伟大的舞者跳舞,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他的舞步不仅同贝斯旋律线、鼓点以及吉他完美同步,而且似乎总是精确无比地落在音符与音符之间的空隙。当迈克尔· 杰克逊跳他那标志性的踢腿舞步时,并不是节拍牵着他的舞步在动,而是他在用舞步把节拍带出来。这就是他与音乐相通相融的表现。当他跳舞的时候,他完完全全地“活在当下”。

现在想象一下,要是你穿行于生活中的步伐能够像迈克尔· 杰克逊的太空步一样流畅自如,你的心情能够像观看一位出色的喜剧演员表演时一样轻松欢愉。

这不只是一个梦想。在我们心里,每一个人都是当下的主宰。我们都有能力把握当下,就像迈克尔· 杰克逊在跳舞时、迈克尔· 乔丹在打篮球时或是克里斯· 洛克登台表演脱口秀时一样。

我们内心都有这样的能量,只是我们经常被世界发出的噪声所干扰,没能意识到这一点。而当来自外部世界的喧嚣消退时,你就能把握住你在那些“当下”——你因为一个笑话而开怀大笑的时候、因为听到喜爱的歌曲而欢愉的时候——所感受到的东西,然后将这种感觉延伸。这样你就不会只是偶尔感到自己“活在当下”,而是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为了帮你接受这个事实,接下来我将详细地阐释冥想如何帮助你发掘出全部的潜能、成为最好的自己。

不过我也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之所以看这本书,是希望复制我在生意上的一些成功,所以我也会谈到冥想怎样让我变得更为平衡、更有爱心、更少偏见,我还会着重说说这些品质为什么能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生意人。

  • 嘻哈音乐
  • 冥想
  • 拉塞尔•西蒙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