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吃饭
  • 一个人
  • 消费主义
  • Eenmaal

一个人吃饭,不一定是孤独的美食家

从《孤独的美食家》大热就可以看出,一个人吃饭这件事能够催生多少共鸣和消费。

一个人吃饭,成了一件值得单独拿出来说的事情。

在伦敦,接近三分之一的“家庭”中只有一个人,而纽约和巴黎这个数字占到了接近一半。在斯德哥尔摩这样听上去就很冷的地方,更是有百分之六十的人独居。根据市场调研公司 NPD 的报告,美国人大概有百分之六十的时间一个人吃早饭,一半的时间一个人吃午饭。而在吃饭以外的时光,独处的比例甚至达到了百分之七十。海量独处的时间催生了海量的利润(记得你在发呆时清理了多少淘宝购物车的物件吗?)。美国的劳工数据统计部门发现,美国“打光棍”的人每年消费能力高达 1.9 万亿美元。一个人吃饭,带来了无数人的商机。

传统来说,一个人吃饭大概总是伴随着办公室盒饭、酒店客房叫餐服务或者街头果腹小吃店之类的刻板印象。但是现在,一批精致的为个人主义服务的餐厅的出现拯救了这些。

其实,一个人吃饭的模式大概要分成两类来讨论:

首先是众多鼓励“一个人吃饭”的餐厅,其实只是让他们“一个人前来吃饭”而非“只有一个人面对着饭完成整个进食动作”。这类餐厅通常有较大的吧台座位或者巨大的拼桌,可以让单独来的食客不至于到角落面壁,方便他们和其他只身前来的顾客打成一片;而另一方面,餐厅的厨师和服务员也会尽可能地热情亲切地打开话匣子,让顾客不至于陷入尴尬的沉默中。总体来说,这类餐厅更应该叫做“鼓励和陌生人交流”的餐厅(餐饮界的陌陌?)。

其次是更具实验性的,是以今年引得全世界纷纷报道的 Eenmaal。这家的餐厅喊出的口号是——暂时性与世界失联,空间和食物设计几乎完全不为交流考量,单人小桌把每个人都锁定在自己的方寸之间。在开业之后,每一个晚上的座位都被预定一空。一举成功的它在开业满一年之际,已经谋划着离开荷兰,以游牧的方式进行连锁,去往更多时髦、高冷的后现代资本主义城市——伦敦,安特卫普,纽约,柏林……

说到鼓励孤独食客的交流,香港午餐时段的那些茶餐厅们无一例外地需要拼桌,却也并没有催化出无数志明与春娇,多数人仍然能保持孤独的进餐状态;我又想到北京有一个小型连锁的面馆,招牌边总附着一句“一个人吃饭的小馆”——可是满街的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很多时候也都是招待一个人吃饭的小馆,为什么它们就没有挂上这样的口号?这些以快捷便民为宗旨的餐厅,或以其清晰简单的主辅食搭配(例如一份拉面加一瓶汽水)或若干小于主食份量的菜式以供食客自由拼配选择(例如蒸饺+馄饨+烫青菜)。它们在形式和实践上完全可以称得上一个人吃饭的小馆,却根本没有资格给自己戴上 solo-dining 的帽子——所以,我们现在谈论一个人吃饭的语境,是自赏的,是消费主义的,是不能离开对环境和烹饪的要求单独成立的。

不管以上的分类如何纠结,一个人吃饭总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其实很多时候是通讯工具把我们面对面的交流隔离开了:就算是整个空间都“逼着”你一个人吃饭的 Eenmaal,它也只是一个没有 wifi 的地方而已,每一个拥有 2G 到 4G 不等网络的手机都能让你的吃饭不再孤单,让一个人坐在餐厅里的你不会被人当成社交失败者。到底怎样才算是一个人吃饭,它就和所谓“正宗性”(authenticity)的概念一样,永远追寻不到尽头。大概只有吃牢饭的你才能真的做一个安静的美食客。

P.S. 最后在这里非常扫兴地插播一个不那么利好的消息。一个人吃饭,可以提升你的逼格,却也可能影响你的健康。欧洲癌症前瞻性研究组织从 1993 年开始针对年龄在 40-80 岁的 25000 人进行了一项为期二十年以上的调查,发现独居者每天少吃 2.3 份的蔬菜,而失婚者在伴侣离世之后平均少吃了 1.1 份的蔬菜——而这些人如果和家人或朋友一起居住,他们的膳食就和其他人群没有什么差别。一个人出来吃饭的时候,记得多吃点菜。

  • 吃饭
  • 一个人
  • 消费主义
  • Eenma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