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城市
  • 纽约时报
  • 中央公园

纽约中央公园重新开放一处自然保护区,它一直鲜为人知

这片自然保护区正逐步向公众揭露其神秘面目。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菲奥雷洛·亨利·拉瓜迪亚(Fiorello H. La Guardia)还担任纽约市市长,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还是美国总统的时候,这里便一直是纽约市一处鲜为“人”知的神秘境地,因为除了迁徙的候鸟,偶尔闯入的土狼和紫藤等恼人的外来入侵植物,这片位于中央公园、占地 1.6 公顷的半岛一直没有工作人员打理,也不对公众开放。

至少没有在官方意义上对外开放。

现在,这片自然保护区正逐步向公众揭露其神秘面目。自 1930 年代以后,这里从未定期向公众开放;如今,它将会在 6 月 30 日前每周 3 天中的下午 2 时到 5 时, 以及 7 月 1 日至 8 月 31 日期间每周 4 天的不同时间段向公众开放。

纽约中央公园的哈利特自然保护区入口处安装了一道全新的木门。图片版权:Ramsay de Give /《纽约时报》

重新开放这片自然保护区是中央公园保护协会(Central Park Conservancy)林地计划的一部分,这项投资 4000 万美元的计划目标是要振兴占地 337.2 公顷的公园区域,包括这片原名为“海角”(Promontory)的自然保护区。在 1986 年,这片自然保护区更名为“哈利特自然保护区”(Hallett Nature Sanctuary),但由于中央公园保护协会需要集中精力管理公园中更重要的区域,这片自然保护区一直只能获得最低限度的维护,并且一直是封闭的。

现在,虽然这片自然保护区仍会被围起來,但会新设一道入口小门以及步行小径向公众开放。在自然保护区的至高点,有一个由稀有宝石商人希玛·加达米安(Sima Ghadamian)女士及她的投资者和地毯进口商丈夫莫拉德·加达米安(Morad Ghadamian)捐建的长椅休息区,并以她的父母的名字命名以作纪念。在过去几年间,加达米安夫妇一直住在哈利特自然保护区的附近。

稀有宝石商人希玛·加达米安在这片自然保护区里捐建了一处长椅休息区,以纪念她的父母。图片版权:Ramsay de Give/《纽约时报》

中央公园保护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公园管理委员会主席道格拉斯·布朗斯基(Douglas Blonsk)解释说:“这片自然保护区被封闭如此之久,是因为当时执掌中央公园的罗伯特·摩西(Robert Moses)希望将它变成一个鸟类保护区。”罗伯特·摩西在 1934 年成为中央公园的管理委员会主席。

虽然在春天往北方迁徙、以及在秋天往南方迁徙的候鸟会在迁徙途中在这片保护区里停留栖息,但是保护区内的树木和植物却并非恰当的品种:挪威枫树、黑樱桃、虎杖——这些都属于入侵性植物。

布朗斯基先生说:“紫藤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在林地里,紫藤会扼杀一切,这也正是这片自然保护区所面临的问题。”他还表示,这个休息区位于由曼哈顿片岩构成的巨石上,但椅子上也缠满了紫藤。在星期三的采访中,他走在前面带着我们前往休息区。一路上他解释道,尽管园区工作人员努力清除这些紫藤,但很多根部仍然深嵌于岩石的裂痕中。

他表示,15 年前,园区工作人员已经开始这项需要大量劳动力的清理工作。这里已经成为了高中生旅游的目的地之一,公园工作人员为这些旅游的学生专门开设了一个入口,这个入口并未向公众开放,但是无家可归的人总能想办法进入这个自然保护区内。

加达米安女士称,她是在一次探望一名患白血病的朋友时得知这个自然保护区的,不久后朋友就不幸去世了。她说:“我不禁想,我自己如今正经历如此艰难的时刻,但幸运的是,我有家人和朋友在身边支持自己。试想,如果有人在纽约这座城市里独自一人,身边没有可以依靠的人,甚至没有一个可以去的地方,该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情。”

纪念加达米安女士父母的牌匾。图片版权: Ramsay de Give / 《纽约时报》

她觉得哈利特自然保护区本应是让一个让人们寻求内心平静的地方,但是整个保护区却变得杂草丛生。直到现在,这里重新设置了步行小径以及休息的长椅后,她才觉得这样的哈利特自然保护区才是符合弗雷德里克·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Olmsted)最初的设想。

奥姆斯特德与卡弗特·沃克斯(Calvert Vaux)是负责设计纽约中央公园的建筑师。对于加达米安女士来说,奥姆斯特德是一个鼓舞人心的人物,除了建设中央公园,这名建筑师还有很多出色的成就,包括他在任职美国卫生委员会(United States Sanitary Commission)主席时的工作,当时他的主要任务是在改善内战期间联邦军队环境卫生和士兵的健康状况。

加达米安女士说:“他为士兵送去蔬菜,治愈坏血病,拯救了许多生命。我是一名移民,对我来说,这就是特别的美国精神。”

加达米安女士出生于德黑兰,在1978年来到纽约市。她第一次看到中央公园是在她到达纽约第二年的夏天。她回忆说道:“当时我觉得这根本不可能是一座公园。之后15年我都没有再踏足这个公园。这座公园与我以前在英国生活时看到的公园截然不同。当时它看上去就像个垃圾场,一片荒地,里面到处都是吸毒者。当时的中央公园是一片没有灵魂的荒地。”而这还是在 1980 年代的“毒品瘟疫”(Crack Epidemic)发生之前。

加达米安女士和她的丈夫现在住在第五大道的一所公寓,这所公寓以前曾属于前美国副总统纳尔逊·洛克菲勒(Nelson A. Rockefeller)。在公寓里能俯瞰中央公园,从窗户眺望就能看到哈利特自然保护区,令人不禁猜想,为什么洛克菲勒先生在在任期间推动发展那么多的建设项目,却没有对改善哈利特自然保护区作出一些努力。

加达米安女士位于第五大道上的公寓,在公寓内能俯瞰中央公园以及位于公园中心的哈利特自然保护区。图片版权:Ramsay de Give/《纽约时报》

她说:“可能是因为纳尔逊·洛克菲勒从来没注意到过这个地方。很多人在这个地方经过了无数次,却从来没有注意到它的存在。”

中央公园保护协会最近将灌溉线路延长并引入哈利特自然保护区,以便于公园工作人员能定期对自然保护区进行灌溉。此外,工作人员除去入侵植物后重新栽种本地植物,如兜状荷包牡丹、 流星毬兰、延龄草等。

加达米安女士说,她将种植工作交给中央公园保护协会是有原因的,正如她所说:“因为我一点也不擅长园艺。”

翻译 熊猫译社 李秋群

题图来自 en.wikipedia.org

  • 纽约时报
  • 中央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