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设计
  • 纽约时报
  • 建筑
  • 扎哈·哈迪德

扎哈·哈迪德离世后,她的建筑师事务所将何去何从?

“她在有史以来最忙碌的时候离开了我们。”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在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Zaha Hadid Architects)的走廊里摆满了寄托人们哀思的白色花束。由大理石和聚氨酯材料打造的室内陈列物呈现波浪状,哈迪德的遗照则静静置于其中。人们布置了一个用来缅怀逝者的台座,上面放着一本吊唁簿。而在事务所的办公区,近 400 名员工依旧忙碌着。毕竟设计方案的截稿日子不会改变,压力依旧如影随形。

事务所里的人们安静地工作着,但仍感震惊。3 月 31 日,出生于巴格达 65 岁的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突然离世。她是一位卓越的建筑师,在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名。同时,她也是将这些员工带进事务所的领路人。

建筑界一颗闪亮的明星从此陨落,人们为此感到悲伤不已。哈迪德本人名气远扬,她的建筑师事务所也因此生意兴隆。本质上而言,大部分员工都是为她服务,帮她一起完成建筑的设计工作。随着她的离去,这家围绕她打造而成的公司将何去何从?

在哈迪德的建筑师事务所里,重整旗鼓的重任落到了深谋远虑的德国人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身上。他在哈迪德身边工作了二十八年,是这家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目前,舒马赫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凝聚员工,保证工作效率,不让客户失望。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表示事务所将会做好手头的建筑项目,继续前行。据悉,现阶段哈迪德事务所正在处理的项目包括:一个用于 2022 年卡塔尔世界杯的体育场、一栋位于纽约的高塔、一座地处台北的大桥以及伊拉克议会大厦。

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的帕特里克·舒马赫(Patrik Schumacher)题图版权:David Azia/《纽约时报》

哈迪德给事务所留下了错综复杂的遗产。舒马赫需要维护好这些遗产,保证事务所的金字招牌不受损害。更重要的是他必须站出来,赋予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一个全新的身份。

“确实很难。”在谈到勇猛率真的哈迪德的离去时,舒马赫这样说道。“不过在建筑行业,哪一位名人都是在行业内成长起来的,而后从不同流派、竞争对手、同行同业中脱颖而出。”

哈迪德的建筑师事务所创办于 1979 年,最初坐落在伦敦克勒肯维尔区(Clerkenwell district)一栋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学校建筑内。在那里,舒马赫说:“我们想告诉全世界,这依旧是一家可靠且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建筑师事务所。我们有能力设计带有重要文化意义的大型建筑项目。”

在伦敦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的走廊中,扎哈·哈迪德的肖像静静地立着。图片版权:David Azia/《纽约时报》

舒马赫今年 54 岁,曾经在非凡的角翼状消防站项目里担任项目建筑师(project architect)。这个为德国莱茵河畔威尔镇(Weil am Rhein)维特拉家具公司(Vitra)打造的消防站是哈迪德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建筑项目,竣工于 1993 年。他说:“我们在设计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我们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实际上,正是这个消防站让哈迪德一举成名。在维特拉消防站的落成典礼上,菲利普·约翰逊(opening)也出现在现场。约翰逊是声名卓著的美国建筑师,他很支持和看好哈迪德。

舒马赫与哈迪德合作已久,几乎每一个哈迪德的著名设计项目中都有他的功劳和贡献。他也是一个颇具名望的教师、演讲者和作家。另外他还是一个理论家,对他所谓的“参数化主义”(parametricism)设计风格研究颇深。在舒马赫看来,参数化主义是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继承者,这种设计风格喜欢利用算法、计算机设计和新型材料塑造建筑物。

不过在舒马赫看来,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的未来目标应该更宏大。他说:“我的抱负是将这里打造成更有名气和声望的建筑师事务所。对客户而言,这里应该成为建筑业的领头羊和风向标。”与此同时,他认为事务所需要加速内部研究项目的发展速度,从而“保证不断进步和壮大”。

接受采访时,舒马赫身穿一件白色 T 恤和自己设计的黑色运动外套。他表示,自己和事务所都将建筑学看作是在空间范围内的“一种交流语言”。在他们眼中,建筑学不仅仅是设计造型美观的实体建筑,也应该包含对室内家具甚至是服饰进行设计。从身着自己设计的衣服来看,他的确很看重这一理念。

舒马赫告诉我们,哈迪德去世后,事务所的客户都表示非常同情。他们理解事务所目前所处的艰难环境,也表达了自己的支持。据悉,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目前手头上共有 36 个正在处理的项目,其中有的已经开始施工建造,有的则已经与客户签订设计合同。

他们最近刚刚在纽约开设了新的办公室。舒马赫介绍说,他们计划以纽约办公室为主力,“继续在重点城市(北京、香港)承接大型建筑项目”。另外,他们还计划在迪拜和墨西哥城开设新的办公室。

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也希望能在航空建筑领域里有进一步发展。目前他们已经拿下了一个新合同,将为北京打造一个新的机场(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译者注)

历史上声名显赫的建筑师或者“明星建筑师”去世后,他们所在建筑师事务所的命运各有不同,可谓喜忧参半。有些以建筑师名字命名的著名建筑师事务所在他们离去后纷纷没落,比如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建筑师事务所、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建筑师事务所、埃罗·沙里宁(Eero Saarinen)建筑师事务所以及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建筑师事务所。

世界上是否有哪个建筑师事务所能在名声远扬的创始人离世后依旧蒸蒸日上?舒马赫认为这个问题目前很难有结论。他说:“建筑师的明星效应是一个相对比较新的现象。”他告诉我们虽然有的明星建筑师年事已高,但他们目前都还健在,比如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和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不过舒马赫先生的确提到了恩里克·米拉列斯(Enric Miralles)。这是一位著名的西班牙建筑师,操刀设计了苏格兰议会大厦。2000 年,年仅 45 岁的恩里克·米拉列斯不幸离世。但是,恩里克·米拉列斯的建筑师事务所在他去世后仍然运营得很好。去年迈克尔·格雷福斯(Michael Graves)驾鹤西去,但是此后他的建筑师事务所依旧在努力完成他生前所参与设计的各个建筑项目。

舒马赫表示,听闻哈迪德猝然离世的惊人消息后,他们根据伊斯兰教的传统习俗安排了一周悼念活动。在吊唁簿上,人们倾诉着自己的心声。有人写道:“扎哈,你改变了我的人生,也改变了建筑行业和整个世界。我们会永远怀念你。”还有人写道:“亲爱的扎哈,谢谢你的设计,它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的样子。”

诺曼·福斯特是哈迪德的密友,他在自己公司的网站上写道:“扎哈用打造雕塑一般的手法设计建筑,使其拥有着超越了人们视觉感官的美丽。这是扎哈的胜利。这些设计方案变成现实中的建筑后,让一些扎哈的批评者很沮丧。她是一个勇敢无畏、信心满满且坚韧不拔的人。一般来说,你很难在一个拥有自由创新精神的人身上找到这些宝贵的品质。”

姆詹·马吉迪(Mouzhan Majidi)承认,目前的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在很多方面都处于危机状态。对他本人来说,情况也不甚理想。十八个月前他刚刚加盟哈迪德女士的建筑师事务所,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马吉迪曾经与福斯特一同共事了二十七年。加盟哈迪德的建筑师事务所之前的七年时间里,他一直在 Foster&Partners 建筑师事务所担任首席执行官。

姆詹·马吉迪出生于德黑兰,现年 51 岁。1976 年,12 岁的他和父母一起来到英国,并在那里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杰出的建筑师。

他告诉我们,哈迪德去世后,事务所的员工们纷纷拼命工作以缓解心中的悲痛。马吉迪表示:“她在有史以来最忙碌的时候离开了我们。”他还补充称事务所有“高度的决心”,一定要完成哈迪德的遗作。“我们将会继承哈迪德的愿景和遗产,勇往直前。我们也会将她在事务所内创立的实验性研究发扬光大。对此,我们信心满满。”

马吉迪表示,每一个员工都“曾经接受过扎哈的教育和引导”。可是当你回顾她留下的遗产时,你会发现“她不是那种喜欢命令别人的主建筑师,也不会指挥别人去干这干那。她所带领的是一个团队,是讲求协调合作的集体”。不过他承认,哈迪德的离世的确给事务所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和隐患。“我们必须提高自身的能力和水平,只有这样才能发展壮大,打造属于我们自己的未来。”

翻译 糖醋冰红茶

题图来自 www.elledecor.com

  • 纽约时报
  • 建筑
  • 扎哈·哈迪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