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智能
  • 小牛电动车
  • 电动车
  • 交通
  • 牛点科技
  • 胡依林

那个设计师创业项目小牛电动车,为什么出个货就那么难?

我们参观了它的工厂,和很多品牌不一样的是,它们自建了生产流程,投入巨大,不确定因素也很多。

开售 5 个月,互联网电动车品牌小牛就卖掉了 4.4 万辆,当中包括京东众筹上卖掉的 1.6 万辆。

对于一家还没产品就融资 5000 万美元的新品牌来说,这个数字还算不错。

但小牛电动车正在面对的,是一个巨大而且竞争激烈的国内两轮电动车市场:2014 年全国卖出的两轮电动车有 1.86 亿辆,但市场上 3000 多个电动车品牌中只有 200 个电动两轮车的年利润达到 200 万以上,产品同质化也很高,普遍走平价路线,2014 年的平均价格只有 2400 元左右。而这当中你听过品牌名字的可能只有几个,例如爱玛和雅迪。

相比之下,小牛的价格要高得多。80 公里续航,时速 20 公里/小时的“都市版”3999 元,甚至是 100 公里续航“动力版” 4999 元的定价已经比市场上的传统电动车均价高出至少 60%。

这个价格,小牛多提供的功能包括:防止电池过充、ABS 防抱死系统、防盗功能,真实反映电动车的时速和电量的屏幕,可以查看电动车位置和电池状态的智能手机应用。

并没有什么太吸引眼球的“智能”新功能,小牛 N1 更像是一款比传统电动车要更好也更贵的代步工具。

11 月 25 日下午,小牛宣布发售新的保险业务:399 元一年起,包括一年两次的保养和盗抢、人身伤害两种保险

线上销售、强调智能、按年支付的硬件保险、来自 GGV 和 IDG 的风险投资……小牛电动车推出以来的运作方式都和小米之类的互联网手机品牌颇为相近。不同之处在于它的生产并不依靠代工,而是在自己的工厂完成,这让它的投入成本剧烈增加。

自建工厂的原因也很简单。在这之前,胡依林找了不下 50 家电动车生产工厂,但因为产品零部件很多、需要定制,大工厂不愿意做,使用小工厂胡依林又担心会有质量问题,自建是唯一的选择。

我们曾经报道过小牛的产品特点:采用了目前电动车市场并不常见的锂电池驱动技术。

目前电动车市场主要还是采用铅酸电池,它虽然技术成熟,但却天然不适合作为能量来源。存储同量的电能,铅酸电池会是锂电池的几倍重,而且寿命短,平均更替时间为 1.5 年。当然,锂电池也有自身的缺陷,它比铅酸电池更贵,保养更难,而且不够稳定容易引起爆炸。随着锂电池近两年的成本降低,驱动电动车成为一种可能。

不过同样因为工厂,6 月在京东开始众筹的小牛电动车 N1,到 10 月初才全部发到用户手上,比原本预告的时间迟到了一个半月。在这期间,小牛电动车经历了难产、产品召回等问题。而牛电科技的联合创始人胡依林只好出来道歉,承诺给众筹用户每迟一周退 200 元。

"我原本预计只卖 1 万台。”胡依林在早些时候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说道。众筹阶段,小牛在京东众筹平台上筹得 7202 万人民币,成为京东上众筹金额最高的项目。

而在这一个半月当中,在牛电科技的常州工厂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牛电动车和工厂入口小牛电动车和工厂入口

位于常州工业园区的工厂内,生产车间只有一层,流水线、检验台和打包处练成一条线,纵向贯穿了工厂,总的来看自动化程度并不高,从物料检验、组装中的安装和检验,到最后的试驾检测,全都由工厂内 200 名工人手动完成。

小牛电动车的工厂里有三条这样的“悬挂装配线”,一条非悬挂装配线,悬挂线就是下图中黄色的装配零件传递盘,大部分零件的装配都由 65 名身穿灰色工装的工人完成,每天,他们能完成 800 台小牛电动车。而这离小牛规划的每条生产线每小时 50 台的目标相距甚远。

黄色的悬挂框装载一部分配件在上方,跟下方的流水线保持同速黄色的悬挂框装载一部分配件在上方,跟下方的流水线保持同速

胡依林告诉我们,问题就出在他们的零部件上。在小牛电动车上,还有 300 多个零件,期中 80% 是小牛自己参与研发和设计。“200多个核心部件里,如果有一个器件影响到产能,就会形成瓶颈,进而会影响我们整个产能。”

而因为使用更加轻便的锂电池,而非传统电动车的铅酸电池,这给小牛电动车 N1 的产能爬坡带来了不少问题。他们使用的是 170 节 2600 毫安的松下 18650 锂电池,每一个电池包都要测试之后才能投入使用,一个电池包的出厂就需要花费一个星期。

检查过的电池包检查过的电池包

而在装配之外,在小牛的工厂里还有骑车到处走动的质量测试人员,在电动车安装完毕后,车辆检测台接受检验,检验项目包括前后碟刹,仪表盘、电机和控制器等,就像下图。试车员将驾驶这台车经过两公里的测试路线,检测刹车性能、爬坡性能等 7 项测试,再返回工厂内。

如果通过了所有检测,牛电科技就会把装配好的电动车用实木框固定好,然后装到纸箱发货。完成这一整套组装和测试的工序,只需要 40 分钟左右。随后,这些车辆就会通过德邦物流,还有京东的电商物流团队,送到用户手中。

把小牛电动车装箱把小牛电动车装箱

根据胡依林的说法,N1 就是一次试验,而非一批准备好“大卖”产品。

“说句实话,我们现在卖一台车亏一台,因为我们现在的研发成本太高了。但是只有这样做,我们不停拿到新的意见建议跟他们的想法。”

这是胡依林的第二次创业。他最早是创新设计咨询公司 Frog 的设计师,2011 年年初,他开始制作一种特殊的鞋,材料是杜邦特卫强。特卫强是一种看上去和白纸没什么两样的材料,只不过摸起来更有韧性。从技术的角度说,它其实是一种由100%高密度聚乙烯通过闪蒸法制成的无纺布

胡依林创立了一个叫做 UT. LAB 的品牌,把鞋子命名为 “Light Wings”(别名叫做“小飞鞋”)。这个生意更像是杜邦和胡依林的合作,大多数技术问题都由杜邦的研发人员出面解决,而杜邦依赖胡依林作为一个设计师对于市场趋势和消费者偏好的准确把握,由此为技术研发提供更多预判,从而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

2011 年 10 月,胡依林把色彩斑斓的小飞鞋在上海新天地做了一个展览。这种只有 130 克至 150 克的超轻鞋不仅吸引了原本的目标受众——年轻人,也吸引了很多老年人和孕妇。展览结束后半年内,胡依林的 UT.LAB 就拿到了 500 多万元的投资。

从鞋子转向电动车,胡依林的转变相当之高。除了更大的资金投入和技术管理,还有更大的市场风险。他的合伙人是前华为集团副总裁李一男(因为李的背景,小牛曾引起科技媒体的广泛关注,甚至被看作是中国版 Tesla),在 2015 年 6 月的发布会上,李一男选择用自己作为前期市场营销的起点,就如同雷军之于小米,罗永浩之于锤子

不管怎么说,这个团队面临从渠道到售后的各种挑战,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也没有太多令人惊喜的解决方案。这个生意能不能做好,我们会持续关注。

文中插图部分由牛电科技提供

  • 小牛电动车
  • 电动车
  • 交通
  • 牛点科技
  • 胡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