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文化
  • 诺贝尔和平奖
  • 突尼斯
  • 阿拉伯
  • 纽约时报

借诺贝尔和平奖,回顾一下突尼斯和那场“阿拉伯之春”

在动荡的国家,和平奖更有着特殊的意义,而无论何时何地,和平都是最珍贵的,为之努力奋斗的人们也是最值得称颂的。

伦敦电 — 周五,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荣获 2015 年诺贝尔和平奖,因为“2011 年茉莉花革命(Jasmine Revolution)后,该机构在突尼斯多元民主建设上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距今近五年前,一起失业小贩自焚事件曾在突尼斯引发了一场政治动荡,长期统治突尼斯的独裁总统因此下台。接着,这一事件又继续发酵,在中东和北非全境引发了反响。

而这场后来演变为所谓的“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却颇有些让人失望——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三国陷入了四分五裂的崩溃状态,埃及重回军事强人的统治之下,伊斯兰国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宗派冲突中崛起。在各国中,突尼斯向民主国家的转变过渡而言还算成功,可以说是给了人们一线希望。

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由四大组织构成:突尼斯总工会(Tunisian General Labour Union)突尼斯工业、贸易及手工制品联合会(Tunisian Confederation of Industry, Trade and Handicrafts)突尼斯人权联盟(Human Rights League)突尼斯律师协会(Tunisian Order of Lawyers)。但是,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强调称,这一奖项“是授予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这一整个机构的,而不是授予这四个个体组织的。”

一月,突尼斯。左起:突尼斯律师协会(Tunisian Order of Lawyers)主席穆罕默德·法德赫·马赫福德(Mohamed Fadhel Mahfoudh)、突尼斯工业联合会(Tunisian Confederation of Industry)主席瓦迪德·布查毛伊(Wided Bouchamaoui)、突尼斯人权联盟(Human Rights League)主席阿布德萨塔尔·本·穆萨(Abdessattar Ben Moussa)和突尼斯总工会(Tunisian General Labour Union)秘书长胡辛·阿巴西(Houcine Abassi)。图片来源:Mohamed Hammi/SIPA, 美联社一月,突尼斯。左起:突尼斯律师协会(Tunisian Order of Lawyers)主席穆罕默德·法德赫·马赫福德(Mohamed Fadhel Mahfoudh)、突尼斯工业联合会(Tunisian Confederation of Industry)主席瓦迪德·布查毛伊(Wided Bouchamaoui)、突尼斯人权联盟(Human Rights League)主席阿布德萨塔尔·本·穆萨(Abdessattar Ben Moussa)和突尼斯总工会(Tunisian General Labour Union)秘书长胡辛·阿巴西(Houcine Abassi)。图片来源:Mohamed Hammi/SIPA,美联社

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凯茜·库尔曼·菲弗(Kaci Kullmann Five)表示,诺贝尔奖颁给这一机构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以此奖“鼓励突尼斯人民”。

““2010 年和 2011 年,‘阿拉伯之春’诞生于突尼斯,随后迅速蔓延到了北非和中东的其他国家,”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揭晓了诺贝尔和平奖的诺委会主席凯茜·库尔曼·菲弗(Kaci Kullmann Five)说,“这些国家中有许多国家对民主与人权的奋力追求或是停滞不前,或是遭到挫折。但是,突尼斯却经历了基于活跃公民社会之上的民主变革,人们要求国家尊重自己最基本的人权。”

在突尼斯国内,获奖者们为这一新闻雀跃不已。“恭喜突尼斯,恭喜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恭喜帮助对话大会完成使命的各方人士,”总工会秘书长胡辛·阿巴西(Houcine Abassi)告诉一家突尼斯电台 Radio Mosaïque FM,“这个奖项来得正是时候,因为我们的国家仍处在多种不同安全挑战的威胁之下。”

人权联盟主席阿布德萨塔尔·本·穆萨(Abdessattar Ben Moussa)告诉电台:“这证明,解决危机的唯一办法是对话而不是武器。”

突尼斯以前曾是法国的殖民地,于 1956 年独立。2010 年 12 月 17 日,小贩穆罕默德·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自焚,引发了数场大型示威游行。自那以后,重大的变化就开始在这个国度升温发酵。

2011 年 1 月,这名小贩死后几天,抗议者迫使突尼斯长期以来的独裁者扎因·阿比丁·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流亡他乡。同年 10 月,伊斯兰教主义党派伊斯兰复兴运动党(Ennahda Party)虽然在议会选举中获得了最高票数,但票数却未占到绝对多数。2012 年 8月,数千人占据了突尼斯首都街头,抗议移除 1956 年宪法中保证男女完全平等的条款,并要求政府取消一项法国遗留下来的世俗政治传统。

突尼斯转变为民主国家初期所面临的最为严重的威胁,就是 2013 年 7 月反对派政治家穆罕默德·布拉米(Mohamed Brahmi)遇刺事件所引发的危机。遇刺事件发生后,一些突尼斯人民发出抗议,威胁要推翻由伊斯兰复兴运动党领导的突尼斯民选“三驾马车”政府。而周五受到表彰的这四大组织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帮助突尼斯人民通过协商谈判度过了这一危机。

在这四大组织的介入下,三驾马车政府得以和平结束执政,国民代表大会接替了它的位置。与此同时,在这四大组织的推动下,突尼斯采用了新宪法,并于 2014 年 10 月和 11 月举行了议会选举和总统选举。

菲弗表示,在诺委会的考量中,四大组织的这一成就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去年秋天和平民主选举中突尼斯改革高潮的一大关键要素,就是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所做出的努力——大会支持了国民代表大会的工作,确保了突尼斯大部分人民认可赞成宪法程序,”她说,“大会为市民、政党和当局之间的和平对话铺平了道路,帮助突尼斯找到了一个建立在共识之上的解决方案,以应对各种不同的政治、宗教分歧的挑战。”

如今,一个由非宗教自由主义人士、工会主义者和一些以前本·阿里时代的官员组成的联盟监督着突尼斯。然而突尼斯目前的和平状态依然十分脆弱。三月,伊斯兰极端主义分子袭击突尼斯巴尔多国家博物馆(National Bardo Museum),造成了 21 名游客和 1 名警察死亡;六月,一名持枪的伊斯兰主义者在苏塞(Sousse)一个海滨度假村杀害了 38 人。这些袭击事件的受害者大多都是游客,突尼斯的一大经济支柱因而遭到了破坏。政府还关闭了那些被认为和极端主义分子有关联的清真寺。

宣布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时,官员们回避了记者关于伊斯兰国组织和其他极端组织的问题。不过菲弗承认:“我们想要证明,伊斯兰主义者和世俗政治运动团体是有可能为了人民的最高利益互相合作的。”

今年是自 1901 年以来的第 96 届诺贝尔和平奖。历史上,总共曾有 103 位个人和 22 个团体曾荣获诺贝尔和平奖,而突尼斯全国对话大会现在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国际红十字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曾获得过三次诺贝尔和平奖,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ffice of the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曾获得过两次诺贝尔和平奖。)

上一位来自阿拉伯世界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是塔瓦库·卡曼(Tawakkol Karman)。这名女权活动家与利比里亚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利比亚和平运动活动家莱伊曼·古博薇(Leymah Gbowee)共同获得了 2011 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诺贝尔和平奖奖金共 800 万瑞典克朗(合约 975000 美元)。颁布这一奖项的诺委会成员共有五位。这五位成员都是由挪威议会(Norwegian Parliament)任命的,但诺委会在形式上政治独立,自行选择主席和副主席。今年,诺委会共考虑了 273 名候选人。

去年,这一奖项授予了两位儿童权益活动家——来自巴基斯坦、现居英国的马拉拉·尤萨法扎伊和印度的凯拉什‧萨蒂亚尔希(Kailash Satyarthi)。尤萨法扎伊获奖时年仅 17 岁,是历史上最年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此前,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到底会花落谁家引发了诸多猜测。人们认为最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有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教皇弗朗西斯(Pope Francis)、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和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刚果民主共和国(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一位妇科医生丹尼斯·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以及一位曾帮助难民抵达意大利的厄立特里亚(Eritrea)天主教牧师雷福·穆西·泽莱(Rev. Mussie Zerai)。

翻译  is译社 钱功毅

  • 诺贝尔和平奖
  • 突尼斯
  • 阿拉伯
  •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