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日报

好奇驱动你的世界

打开
设计

这个荷兰设计师说,未来最大胆的创意也许来自中国|100个有想法的人

丹说,他现在很喜欢中国带给他的新鲜词汇

你可能在不同场合听说过以下这些天马行空的点子:

某外国设计师研制了巨大吸尘器,将一举吸走北京的 PM2.5;荷兰有一条酷炫的自发光智能高速公路,还有一条能在晚上展现梵高星空的自行车道;最近,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广场上,夜晚的空中,碧蓝的水光波动,仿若海底…… 

没错,这些都出自同一个设计师之手。他叫做丹·罗素格地(Daan Roosegaarde),36 岁,个子很高、有些清瘦的荷兰设计师,几年前在上海也开了一个工作室,在中国的曝光率层出不穷。他在荷兰的大本营刚刚搬了家,我们去了他的鹿特丹的新工作室转了转。

1

工作室靠近鹿特丹工业园区,是一个宽敞明亮的玻璃房,目前有数十人,专攻设计、技术等领域。丹给工作室设置的主题是:“未来的城市”(City of Tomorrow),但他自己最常用的形容词,还是“技术的诗篇”( Techno-poetry)。 

1

1

1

首先,那个称将在北京公园安装的雾霾吸尘器,吸走 PM2.5 大麻烦的想法,是真的。这个吸尘器现在看起来是一个圆柱体的黑色小屋子,所以改名叫做了无霾塔Smog Free Tower),第一期大概有 米高。丹介绍说,随着媒体对这个项目的关注,工作室已经与北京官方进行了愉快的洽谈与合作,今年 月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雾霾吸收器将先在新工作室的后院试行,而北京方面也会派人过来视察。到年底的时候,就可以在北京某公园安装上了。

1

1

1

丹说,这个吸尘器的主意,是住在北京时,惊叹央视的大楼可以在眼前因雾霾而忽隐忽现而生出的想法,那就像是楼顶有一个巨大的吸尘器似的。

要是有一个巨大的吸尘器可以将雾霾都吸走就好了,或者很多人都曾做过这样的梦,但把这样看似不着边际的想法实现了的,丹还是第一个。

他很擅长用技术实现鬼马点子。

荷兰大部分地面都处在海平面以下,全凭精湛的海岸堤坝设计,才让这个低地国家不被大海淹没。这个事实生活在荷兰的人都知道,但是我们都似乎已经忘记了这个事儿,忘记了荷兰文化与自然的相互影响。丹找出今年 月初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广场上水波Waterlicht)作品的图片,非常自豪。

waterlicht

这一整片电脑设计出的蓝色水波,模拟了海平面的实际高度,投影在空旷的博物馆广场上,蓝光要比地面高出一大截,身处其间,流光在头顶,像水纹、也带着雾气般,场景十分梦幻。

waterlicht

waterlicht

丹最有名气的作品,则是获得了 2013 年丹麦设计改变生活”INDEX 设计大奖的智能高速公路Smart Highway)。有一天,我开着车在荷兰的高速公路上,丹回忆说,你知道,荷兰人很无趣的,那么宽的高速公路,没有人会超速。 

1

“我就觉得,我们花了那么多钱和精力在汽车上,又花数亿万的钱,投资在完全打破了自然风景的高速公路上。而这些高速公路,跟半个世纪前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没有人把它们变得更美一点儿呢?

擅用灯光的丹,于是设计了一条被他叫做“未来 66 号线”的智能高速公路,下雨雪的时候,地面上雪花的纹路会显现出来,然后随阳光的出现消失;散落在路边的灯,会随着车子驶过,才点亮前路百米,于是会有一波波的光线;而路上常见的线路,则涂上了可以吸收白天日光的夜光漆,在夜晚点亮路面…… 

1

在荷兰南部城市埃因霍温(Eindhoven)一条叫做梵高星道Van Gogh Path)的自行车道上,丹试验了夜光漆。这条自行车道,在夜晚就像梵高的名作星空那样,发出点点星光,取缔了常见的路灯。

1

“这些不是什么高科技,刚刚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我就发现很多大学或科学院都已经做过很多实验,可以直接在现有的路面上实现,我只是去他们的档案馆里,把藏在抽屉里面的研究取了出来。丹说,所以说,比起设计,我更感兴趣的是改革想法,我想做商业世界里面的嬉皮士,提出创意。

1

这些嬉皮、有趣的想法,吸引了北京官方,也吸引了欧洲最大的公路承建商 Heijmans,后者在听说了智能高速公路的设计后,敲响了丹工作室的大门,问:这智能高速公路要多少钱?

从东京,上海,卡塔尔到阿姆斯特丹,这都是丹最常会遇见的一个问题——虽然他更希望人们不要问这要花多少钱,而是坐下来问问他,大家各自想要的是什么。但这个看似鲁莽的问题背后,是对这些创意进行大规模尝试的信任,也见证了丹的工作室的成长。

早些年的时候,丹的创意还相对小意很多——至少在规模上。这包括 2011 年前后,给模特儿做了一件会随情绪改变颜色的衣服,叫做亲密Intimacy):随着模特儿与他人的接触,原本黑色或白色的衣服会逐渐变得越来越透明。或是一个 2006 年前后做成的、叫做沙丘Dune)的装置,长长一条通道中设置了互动的灯光和音响设备,人走在其间,随手触碰,就能带动淡淡的灯光,以及像昆虫鸣叫一般的声响。

亲密亲密

“沙丘也是丹第一个带进中国的作品。我看到中国孩子们在沙丘里面奔跑玩耍,丹说,这与在荷兰展出的时候感觉很不一样。荷兰人会停下来仔细研究一番,为何灯光和音响是可以互动的,那些互动装置又装在哪里。

沙丘沙丘

在中国,丹最常去、也最喜欢的便是上海。这个城市有一点儿欧洲殖民遗留下的记忆,也有中国式的快速变革,让他既熟悉又陌生。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商场,中间是一架电梯,每一层都有一个主题,可能是新科技产品、可能是爵士乐,你在电梯里的一个按键,就能改变场所,因而改变情绪和感觉。对我而言,这就是中国,一个奇怪的、亢奋的功能性综合体,建立出了一个如此无序的场景,然而又充满了诗意。

“中国则对未来充满期望,同时也意识到她可能丢失了一些传统,这个结合,让中国弥漫着重新创造一个现实的氛围。那些固化的美或丑的概念,在这样的情境下变得没什么意义。而且,也许是好事呢?

丹举了一个来自中国的创意:一个浮在头顶的无人机,可以发出一些声波,就像一个气泡一样浮在你身周,然后你即便在吵闹的都市中央,都听不到一点儿杂音了。

“未来最大胆的创意,也许是来自中国。 

丹说,他现在很喜欢中国带给他的新鲜词汇,荷兰文化——从百年前就顽固得将海平面锁在了地面之上就能看出——是很有控制欲的,任何事情都有既定的规则。

目前看来,中国的新鲜和荷兰的规则都在助益他的发展——北京无霾公园计划的推动,背后有着荷兰外交部门的穿针引线,而在荷兰,他刚刚获得了基建部门的委任,在荷兰史诗般与大海斗阵的堤岸上,用类似的互动技术,给单调的堤岸增添一层魅力。

  • 设计
  • Daan Roosegaarde
  • 创意
  • 100个有想法的人